这家有 15 年历史的创业公司想成为下一个大疆

乐心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讲还有些陌生,而了解到它则可能是因为下面的两位重量级人物。

2015年,代表乐心对外发声的是当年 5 月份加入的前苹果企业部门大中华区运营和渠道总监黄瑜,他在乐心的职位是首席运营官。

同年 12 月,前大疆副总裁潘农菲的加盟又把这个诞生于广东中山市、原本做技术方案、贴牌生产的品牌再次至于聚光灯下。毕竟设计生产无人机的大疆创新早已是这个行业里的老大,如此人事变动很难不引人关注。

David pan lifesense

|我们看到的乐心只是冰山一角

严格来讲,代工出身的乐心属于医疗设备制造商,它的前身是中山市创源电子(Transtek),2012 年更名。其主营业务是血压仪、体重秤、体脂秤,合作的品牌包括 Withings、博朗、Taylor、飞利浦等等。血压仪部分,PingWest 品玩早前组织的血压仪线下体验活动中,乐心的产品就有参与。

贴牌代工(ODM)是它的主要收入来源,早前的占比在 90% 以上,近两年降到了 60%,对应着面向消费者的自有品牌占比目前已经攀升到了近 40%。当然,乐心创始人兼 CEO、控股股东潘伟潮(持股比例 60.74%)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

潘伟潮是技术出身,在与麦炯章、沙华海等几位同学一起创业之前,他是儿童学习机“读书郎”的研发工程师和产品工程师。他告诉 PingWest 品玩,早在 2010 年左右的时候,乐心便尝试过智能可穿戴设备,彼时这个市场刚起步,当时爆发的金融危机也让对海外市场倚重颇多的乐心受到了波及。

此后,乐心自有品牌的发展速度加快,IPO 计划首次在 2014 年提上了日程。而它的总部所在地中山市的地理位置是一大障碍。于是,乐心在广州设立办公室负责品牌、运营,以及 app 开发等。

更关键的一点,招徕乐心急缺的互联网背景人才,文首提到的两位大咖的加盟就是最直接的举措。

黄瑜带来的是渠道资源和品牌运营。为了把产品推广至更多渠道包括苹果专卖店,乐心统一更换产品包装(换成题图的包装风格)。目前乐心的产品,包括血压计、体重体脂秤等,除了京东、天猫等线上渠道,还进驻到了沃尔玛、华润万家等 3C 和商超卖场。更重要的是,黄瑜改变了乐心以往销售集中在深圳的状态,把全国划分为三个区建立了分级制度,以及代理商区域化。

而潘农菲带来的则是成熟完善的产品流程,包括产品管理方法的梳理与创新、产品团队建设、产品规划与策略。讲一个小细节,潘农菲加入后,团队的沟通流程规范化,转用邮件,而非之前的小团队里常用的微信。另外,某一款未发布的产品曾因为原方案功耗控制的不理想,他又带领团队在一个月时间内让产品设计替换成了备用方案。

LifeSense PingWest mambo watch Photo By Hao Ying-2

|把乐心做成下一个大疆

从乐心官网公布的数据来看,2015 年乐心健康电子产品总销量 1080 万台,其中智能硬件销量 383 万台。营收上面,2015 年的数据是 6.29 亿人民币,黄瑜给乐心订立的 2016 年目标则是 10 亿。

单从可穿戴设备来看,按照 IDC 2015  Q4 的统计数据,乐心手环产品出货量排名国内第二,仅次于生产小米手环的华米,整个季度出货量达到了 80 万台。

而这两者一个相同的特点是,前者在去小米化,发展自主品牌 Amazfit 走高端路线,后者则是在代工之外创立乐心品牌,同时也在努力走出价格战的怪圈:

中国早在 10 年前就验证了自己做低价产品的能力,不需要再繁复验证了。现在需要做的是品牌溢价。

潘农菲并不讳言对大疆模式的推崇,“大疆是中国新时代制造业的榜样,给了大家更多的信心。”这时你会发现,他给乐心所设想的“台湾+韩国”模式其实与大疆模式很接近,走技术路线。潘伟潮也强调,2015 年底,乐心有 260 多位研发人员,170 多件专利。

呼应着这一点,mambo watch 价格定为 399 元,同时强调产品的技术和设计属性,1 英寸 OLED 屏幕、Ambiq 内核处理器、动态心率监测、IP67 防水,5 天长续航,等等。

huami Amazfit huangwang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3

前段时间刚发布新产品的华米

另外,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一点是,华米和乐心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方——高榕资本,它既是华米的 B 轮领投方,也是乐心的 A 轮投资方。这些都间接促使了两者在步调上趋于一致,它们都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专业的医疗健康领域。华米的医疗级设备发布在即,而乐心本身就有着浓厚的医疗健康背景,并在 2015 年开始社区慢病管理服务,合作方有深圳市罗湖医院集团。

在乐心布局的同时,大环境却早已变换了好几种心情和脸色。对于这一点,潘农菲表示,乐心的管理层主要是 70 后,他们并不会被风口言论所左右。然而整个智能硬件市场的热情和原本蜂拥而至的创业团队都在以可见的速度溃散。

你可能早就听说,已经有智能硬件创业公司转行去做 VR 了。而乐心还有很多故事没讲完。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