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未来,全让这帮废柴机器给毁了

本文经未来事务管理局授权转载自《不存在日报》。

微信公众平台:“不存在”(ID:non-exist-FAA)

长了腿的电热蚊香猪,拖着粉红塑料外壳缓缓前进,只剩头颅的塑胶娃娃长在蜘蛛机械爪上,试图以高速撞翻对方,不不不,这不是《玩具总动员》经典桥段,而是那个以废柴为终极目标的Hebocon机器人大赛。

没有穿帽衫的geek天才,没有编程、液压杆和遥感器,在这场比赛中你只能看到毫无技能点的普通人,围着一堆电动破烂狂欢。今年,他们又回来了,但这一次,有些家伙不那么高兴。

此刻我正在和进水失灵的笔记本触控板搏斗,试图安抚屏幕上狂跳的光标,觉得它也理应获得一个金灿灿的废柴机械奖杯。

在搞懂这场机器人大赛之前,你需要对“废柴”有清醒的认知。

不是“不起床就打脸”那种拯救废柴的机器,而是这些参赛机器人,本身就是一等一的loser:绕钢管转动的电动芭比,因为重心不稳摔出场外,安装了两颗松果的电动小马达,花10分钟颤抖着前进1厘米,其中最废的那台,就能赢得金灿灿的奖杯和无上赞美。

1

2016年世界废柴机器决赛赛场,各位选手严阵以待(图源:hebocon tokyo)

可是,当你们为这些抱着必输决心的破烂欢呼,正有超过200万台工业机械臂在流水线上建造世界。这些,还不算你家楼下的提款机、公司的电脑和地铁站的检票闸口。

碳基生物的审美,总是这么难懂。

“那群妖艳的废柴,又回来了!”

2

芭比舞娘6.0版,已经学会撒钱了(图源:hebocon tokyo)

两年前发源自岛国的Hebocon(Heboi,日语“废柴“)机器人大赛,又开赛了,在席卷了英国,德国,西班牙,新加坡、冰岛、法国,匈牙利等25个国家之后,这次轮到了香港。

依旧是相扑赛制,一方把另一方撞翻或推出场外,就算胜利;假如技术程度太高,还要倒扣分。

3

看见角落里的奶粉罐了吗(图源:hebocon hk)

创始人石川大树依旧是那个宅大叔,面对采访,一本正经地传授参赛秘诀:看见这些工具了吗?千万别用。不要在意细节,假如你的机器人造出来不动,随便修修,当你彻底崩溃放弃的时候,就成功了!

在废柴精神的鼓舞下,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把比赛办出了本土特色。

日本选手将情色文化运用到极致,振动棒组成的八岐大蛇和名为“杀戮橡胶”的飞机杯,是前年比赛的亮点。在2016的Hebocon世界争霸赛上(这帮废柴拖到今年才公布比赛视频),赢得“最废柴大奖”的是代表歌舞伎精神的钢管舞芭比娃娃:“派对摇滚圣歌”。据说芭比的主人一共制作了6个版本,才一路挺进决赛。

4

15年参赛选手,杀戮橡胶(飞机杯)(图源:hebocon jp)

英国把绅士气质发挥到巅峰,裁判是一位西装革履的金发王子,操着地道伦敦腔:先生们女士们,接下来,这只美丽的、手工制作的编织玩偶,将要对抗一只马桶!

5

裁判小哥与这个胡搞的比赛画风不符(图源:hebocon uk)

工业领主德意志的赛场仿佛点歪了科技树,充满自然风情:进击的德式大香肠因为过于油腻而滚出擂台,因此败北,两颗松果组成的小机器人凭借灵巧身手杀进决赛。

6

进击的德式香肠正在艰难蠕动(图源:hebocon munich)

前几天,2017年度首次Hebocon大赛在香港闭幕。香港的Hebocon已举办了两年,赛场也是一年比一年废柴,今年只在理工大学随便拼了两张桌子,却涌现出一波具有本港风格的废柴机械。两年前,代表速食精神的“大快活”餐盒,搭载了插满塑料刀叉的“合味道”,周身散发出39港币的烧鸭饭风味,曾获得满场掌声。今年,奶粉桶八脚怪则代表着“限奶令”下,也要在龙城药房门口顽强生存,勇闯罗湖关口的钢铁意志。(2013年港府颁布限奶令,规定离港人士每次最多携带两罐奶粉出境)

△ 15年的参赛选手合味道+大快活代表了香港快餐精神(图源:hebocon hk)

8

17年的赛场也很废柴呢(图源:hebocon hk)

混战中,多数人已经根本不去考虑机械的运动方式、外形和攻击武器,只是单纯地在挑战一只小四驱车可搭载破烂的上限。同时,参赛者无不赞美废柴式的机械精神:

香港主办方表示,有些机器人刚上场就已经散掉了,但因为造型太可爱,反而得到不少掌声。这时,创始人石川大埔补充道:假如你专业技能过高,又想参加比赛,最好用左手制造机器人,并把关键部件留给你5岁的孩子去做。

9

废柴领主石川大树(图源:hebocon jp)

只要西班牙主办人David Cuattielles一本正经:那啥,呃,我希望这个比赛可以唤起人们对科技的关注。

满场溢美之词中,David不幸戳中真相:Hebocon的初衷,本来是打破机器人比赛高精尖的刻板印象,唤醒普通人对技术的热情:弄不好你还搞不砸吗?先把电动牙刷拆坏,就是你了解机械、计算机和科学的第一步。但现在,大家却只沉浸于废柴式的自嘲。假如仅靠一块斜坡,一把扇子驱动的所谓“机器人”,靠着剩余电量疯狂抽动,就是身残志坚的竞技之魂,获得全世界关注……

10

还记得去年那个身残志坚喂pocky的假人大叔吗(图源:hebocon jp)

那么你应该立刻关掉你劳累多年的电脑,并举办一场“世界最努力硬盘大赛”。宇宙其他角落里,那些恪尽职守的机器每天有多拼命,你一点都不了解。💻

与此同时,那些一本正经、拼命努力着的机器

11

你倒是开门呐!(图源:ghost robotics)

在你欣赏废柴大乱斗时,另一些机器人却在岗位上全速运转。

分拣机器人在快递业普及3年后,一段申通的机器人捡件视频才浮出水面,戳中大众神经。奔跑的橙色小圆饼名叫“立镖”,以3m/s的速度礼貌运行,每隔4小时自己跑去充电,然后等分拣员把货物放在自己头上,称重、扫描,脑袋一歪倒进对应货口。没驮货物也忍不住歪头的可爱样,让人想起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流水线上的螺丝工,看到螺母的状物件就全身抽搐,忍不住做出拧扳子的动作。工业史上,这是最早的机器精神。

13

拧螺丝成神经衰弱(图源:摩登时代)

与此同时,亚马逊的Kiva机器人已经在美亚的特雷西仓库里忙碌了3年。Kiva眯着蓝眼睛的样子有点凶,可能因为每次都要提起重达700磅的货架,排着队送到分拣员面前。亚马逊全球业务和客服高级副总戴夫·克拉克拒绝透露Kiva为公司省了多少钱,但表示,以前拣货到发货要用1.5小时,Kiva来了之后,只需15分钟。

14

Kiva:我超凶(图源:amazon.com)

在你惊呼“黑科技”的时候,你3年前买的那提卷纸,就是这种机器人运送的。

太过敬业导致用力过猛的例子无独有偶。波士顿动力的四脚兽蹦蹦跳跳的样子你可能见过。狗机器人Big Dog,Spot,豹形的Cheetah,以及人形的Atlas,Petman和Handle,为了挑战机械平衡这一世界难题,每天都在兢兢业业地蹦跳抽动,模仿着他们根本不擅长模仿的人体力学并忍受棍子戳、脚踢等平衡测试。尽管测试人员的“踢狗”视频曾引起很多人不适,仍有好事者煽风点火——《连线》记者Nick Stockton曾说:我发誓,Atlas迟早会颠覆现状,下一件事就是末日审判。

△ 这些图以后都是证据(图源:boston dynamics)

论起卖萌,他们一点也不输Hebocon上的废柴机器人,可一旦犯错,就被扣上“造反”的帽子。2015年,德国大众工厂的机器人“误杀”员工,经调查后发现是人为操作失误。去年的特斯拉无人驾驶“杀人事件”中,厂商明确规定:当自动巡航被激活时,系统会提醒司机时刻把手放在方向盘上,保持对车辆的控制,而事故车的驾驶员Joshua Brown,并没有遵守说明。

另外,全世界95%的提款机还在使用老掉牙的Windows XP,在老化、缺乏保养的状态下,坚持为人服务。可是那帮废柴机械,越是犯错你们越是叫好。

16

灯,等灯等灯(图源:geeeeeks)

备受忽略却拼命工作的机器人,明明比废柴却四处炫耀的机器人可爱一百倍,但世上并没有捡件大赛,点钞机大赛,和机器狗越野大赛。这只是因为它们长得太像机器,没有blingbling的贴纸和浮夸造型吗?

人类追求外表而忽略功能的劣根性,从计算机兴起的年代就有端倪。80、90后的童年里,可能残存着英国TNN电台《机器人大擂台》的记忆。十几年前,它像《动物世界》一样成为茶余饭后的助兴节目,七届霸主“路障”,残忍的“磨盘”,长着钢铁尾刺的“利剑”,困兽一般在围场里嘶吼。打着“机械竞技”旗号的节目,最后变成了暴力斗兽场。人们想看的并不是机械、编程和力学,而是高速旋转的电锯如何一路火花带闪电,劈开对面的钢铁大怪兽。

27

童年回忆(图源:robot wars)

相比之下,正经如euRathlon、FIRST、EuRoC、RoCKIn、APC、RoboCup这样的世界机器人竞技,则因为太宅太geek而显得冷清寒酸。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活该要被机器统治。

当大众沉迷娱乐的时候,世界才会悄悄被取代。Hebocon的Heboi,意为无能、废柴,可是,废柴的明明是你们碳基生物啊。

《不存在日报》是一个专业科幻媒体,我们为你提供来自不同宇宙和时间线的新闻或故事。有的可能来自你所处的时空,有的不是。 小心分辨,跟紧我们。 

28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