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来自邮箱系统、开放政策遭遇“两难”——马化腾的演讲中你应当注意哪些信息

23a768a4d9ea2c9

这两天,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公开了腾讯CEO马化腾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互访TCL站“道农沙龙”上的演讲内容。在马化腾长达三个小时的分享中,抛开老生常谈的“移动互联网颠覆论”和“O2O”之外,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更有意思的信息——微信出自QQ邮箱团队并非意外、腾讯现今面对最多的博弈来自运营商、不忌惮易信和来往这类挑战者、在选择开放时遭遇内外“两难”。

微信的本质是邮箱系统

微信是由张小龙所带领的QQ邮箱团队做出来的,这并不是个意外——它没有离线、在线的概念,只要连接网络,用户就可以随时收到信息,非在线设定也可以让你选择在任何时间去回复这些信息。所以,相较于即时通信软件,微信的推送机制更接近邮箱系统。用马化腾的话说,由于智能手机长时间伴随用户,让用户都处于“永远在线”的状态下,所以微信既可以以一个相对实时的状态让用户保持顺畅的沟通,同时这种非在线显示的设定也不会给用户带来很强的压迫感,这是微信与手机QQ很大的不同。

另一点是马化腾称微信会坚持微信朋友圈的“私密社交”属性,在他看来,这一定位是微信“击败”微博的成功之钥。

最大的阻力来自运营商

马化腾在整个分享中提及最多的“博弈“,并非来自互联网企业,而是运营商们。他提到在微信在发布之初,是并没有导入手机通讯录关系链的,这是中国联通给腾讯划上的“红线”——中国联通以“不结算”作为惩罚威胁,来阻止腾讯鲸吞自己的金矿。但最终,为了不让微信仅仅成为一个“阉割版QQ”马化腾选择突破这一边界。

“既得利益者”的阻力同样出现在腾讯在韩国投资的Kakao Talk上,根据马化腾的描述,韩国最大的运营商曾经恶意破坏Kakao Talk的网络连接状况,其目的不言而喻。

马化腾用了“大势所趋”及“合作”两个关键词表明了自己对运营商的态度——一方面,运营商无法阻止互联网服务对原有短信、电话业务的冲击;另一方面,他认为在这种通信费到数据流量费的转化下,运营商需要学会放弃既得利益,与服务提供商合作,实现数据流量的薄利多销。

不忌惮来往和易信

相较于运营商们,马化腾对来往和易信这两位“挑战者”就没有那么在意了。他把微信和来往的关系类比做当年QQ和旺旺的竞争,认为阿里巴巴最终是需要来往与淘宝用户、电子商务结合,最终定位还是用于商家和买家之间的通信,很难成为一个消费体的沟通工具。

此外,在马化腾也不认为一个“几乎一样的东西”会对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产生挑战——例如他讲到依着百度搜索画瓢的腾讯搜索、曾照着淘宝画圆的电子商务,还有追随新浪微博的腾讯微博,都是腾讯在这一思路下的典型失败案例。

想要开放,但政策上“摸石头过河”

马化腾希望微信能够开放,将业务“外包”出去的原因在于:首先,他认为腾讯内部团队在许多领域并不擅长——不了解需求、缺乏想象力、没有核心资源,就像他形容自己已经老了,对不少创新和产品难以判断一样,需要将这些事情交给他人来做;其次,马化腾认为所有业务都自己来做的话需要重头开始尝试、构建方案、迭代,整个进度太慢;

也就是说,如何利益最大化,是腾讯考虑是否开放业务的核心。那么,在移动游戏这类腾讯有自研发实力和已验证优势的业务上,我们很可能难以看到腾讯真正的开放。

而在考虑开放时腾讯需要考虑两个边界——第一个是对于腾讯内部的业务部门而言,开放的层级是怎样的?哪些事情选择自己做?用马化腾的话说,如果外面的人做的更好,而自己非要尝试,那么就是在浪费腾讯的运营成本;第二个是对第三方开放时的合作机制。因为一旦某项业务开放,腾讯需要在众多同质化的企业中筛选合作伙伴,如何做到相对的公平,对于腾讯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注:图题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