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全球大赏”种草派对上的名媛、投资人和保安

一般来说,一个男科技记者是不太有什么时尚品味的。根据我对自己以及直男同事们的了解,可能因为沾染了太多科技宅属性,能分清楚护肤品和化妆品之间的区别(不都是往脸上抹么?),时尚段位就已经很高了。至于那些分门别类的单品 TOP3 榜单…我觉得还是探空火箭的发动机技术更简单易懂一点。

一般来说,一个男科技记者是不太有什么时尚品味的。根据我对自己以及直男同事们的了解,可能因为沾染了太多科技宅属性,能分清楚护肤品和化妆品之间的区别(不都是往脸上抹么?),时尚段位就已经很高了。至于那些分门别类的单品 TOP3 榜单…我觉得还是探空火箭的发动机技术更简单易懂一点。

要感谢海淘网站小红书的邀请,上周末参与了他们在上海举办的“小红书全球大赏”派对。这个派对延续了小红书素来使用各种笑容又酷又暖、胸肌又大又亮、身材又健又美的男模的传统。我害羞地挤在一群晚礼服盛装的姑娘们中间,壮起胆子拍了这辈子见过最多的裸男。

603830266

1696397481

1807331427

IMG_2500

IMG_2504

当然,必须声明,以上这些都不是我感兴趣的。毕竟对于男模,除了拍照我还能对他们干什么呢?人家并不乐意我干扰他们的工作,减少他们跟不同晚礼服里的姑娘合影的时间。在陷入手足无措的窘迫之前,科技记者只好另辟蹊径。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尚派对上,我分别找了名媛、投资人和保安聊了聊时尚或者不时尚的东西。

名媛麦芽

南京姑娘麦芽拥有多年海外消费、跨境购物经验。她用 JocelynT 这个 ID,已经在小红书上写下了四百多篇笔记,拥有三万多粉丝,被赞了十四多万次。这是她使用小红书这个app不到两年交出的成绩单,这次也受到了邀请,来参加派对。

麦芽就是小红书等海淘公司们目前最典型的目标用户:年轻,在上大学或者毕业不久,20岁到30岁;可支配收入不低,麦芽的年收入约为20万;受过良好教育,麦芽研究生毕业四年,从事建筑设计行业;网龄久,麦芽接触电子商务就已经近十年了;有自己独特的品味,愿意为更好的品质生活花费更多精力和时间。

“我没有很大的生活压力,但是也不攒钱,月月光,海淘都是自己花自己挣的钱。”

“经常要出差,无聊的时候,在机场、在酒店,就很自然地打开小红书嘛。之前他们官方有一个统计,说一年之内在手机上点开小红书 app 次数的用户排名,我得了个第一,竟然有 3.1 万次,也就是说平均每天点开将近一百次…简直就是网瘾少女。”

“我很早就在网上买东西了。读书那会儿还买得比较少,工作收入慢慢提高以后就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一般每个月都会花几千块网购,像 11 月、12 月就会更多一点。”

“没有在国外长时间生活过,最早买国外的东西,还是因为出国旅行。出国旅行越来越多,给自己给家人买的东西数量和种类都越来越多。然后是上国外的购物网站买,一般不选择转运,太麻烦了,物流也没法跟踪。主要就是这样,在网上查攻略,一步一步慢慢摸索。后来就在小红书这些app上买,他们做社区、做海淘电商,就集中了分散的需求,方便多了。现在来说的话,大概60%还是自己在国外买,剩下的一半是在小红书上买。因为有些需要的东西小红书上还是没有的。”

“护肤品化妆品买得比较多。买过最贵应该是一款两千六百块只有六片的面膜,我也非常肉痛!不过效果确实好。是我自己在线下买的。包包之类单价就更贵了,两万的包包也买过。”

“对我来说,价格不是第一要考虑的因素。主要是能不能买到我想要的,并且物流体验更好的。现在护肤彩妆这些线下买都很少了,3C 数码产品最好买了,都一样的,看价格就行,黑五的时候在小红书上买了很多。”

“在小红书上认识加了微信的朋友可能有几十个。关系最好的就是这个群里,天天都有很多话要说,早就不仅仅是购物之类的话题了,女生嘛,就会说很多话。”

腾讯女投资人

派对的一个环节是发布小红书平台上各大品类的单品排名榜单。之前穿梭在会场各处的男模天团,带着这些上榜单品,在中央舞台上尽情秀出自己的脸蛋和肌肉。我作为一个科技记者,也忝列嘉宾席,得以近距离欣赏了一番。可惜对除了数码产品之外的部分均不明觉厉,连那些零食都是我听都没听过的。

万幸的是,旁边就坐着一位来自小红书投资方腾讯的女投资人,在她的帮助下,我勉强也为自己增添了一点聊胜于无的时尚知识。

IMG_2498

我:这些男模往脸上抹的都是女生用的化妆品吗?

女投资人:对呀,你不知道吗?那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呃,完全不知道,我是小红书邀请过来的媒体。

女投资人:什么媒体?

我:PingWest 品玩。

女投资人:噢,哈哈,科技媒体,难怪。

我:……

我:可是为什么要把女用化妆品抹到男模脸上呢?为什么女生都在对他们这样尖叫?

女投资人:因为这样很好啊,你不觉得男生抹女用化妆品很令人激动吗?哈哈哈。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感觉哦。

我:……

IMG_2509

我:那个只穿着内裤的男模为什么在背上套着一双大翅膀?

女投资人跟她一块的女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代之以一阵默契而花枝乱颤的笑。

我一时不明所以,只好追问:翅膀男模手上拿着的盒子里是什么?

女投资人终于一本正经地说:女性用品。

我:……

这位女投资人自己就是小红书的重度用户,“每个月都花几千吧”。她很享受这个派对,该笑的地方就笑,该起立就起立,该尖叫就尖叫。如果不是询问,我实在不敢相信她代表的竟然是小红书的投资方之一。

小红书还邀请了当红男星郑恺来到现场,我并不是他两千五百万粉丝中的一个,但女投资人和她的女伴肯定是。在郑恺要随机选取现场女生送一双高跟鞋的时候,她们就像普通粉丝一样,一点都不愿矜持地坐在嘉宾席上,反而冲到中央舞台边缘,高高举起双手蹦蹦跳跳,希望引起郑恺的注意。

我终于明白,一个女人快乐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职业的标签去评价她。

保安

派对会场大约有二三十个保安。其中一位来自江西,脸庞还很稚嫩,来上海打工刚刚八个月,而做现在这种兼职保安的工作才一个月。我来早了,就随便跟他聊了聊天。

姑且称他为老表。

在此之前,老表在龙之梦万丽酒店做保安。“中山公园那里的标志性建筑,五星级酒店呢。”老表的嘴角确实是带着一股子上扬的戏谑,“包吃包住,三千三一个月,早上6点就要起床,一直到晚上9点才下班。五星级酒店又怎样,挣得还不如现在做兼职保安多,累又累得不行。”

在小红书全球大赏派对这天上午,老表刚刚接了另外一个会务活动:“就是一个经济财经那种的,那个郎什么平的人来讲。”

“郎咸平?”我顿时起了兴趣。

“对对对,就是郎咸平。很多老太太到现场来砸场子,说他诈骗,呵呵。”

“那你们做保安的是不是要保护他?”巧合的是,同一天一千多公里外的太原,《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也因为牵涉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诈骗事件被一帮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围攻。

“我们才不用,我们只要负责站在那里就好了,公安局的来了二三十个人,不过还是没有砸场子的老太太多。”老表说,“要不是有人来砸场子,我肯定到现在也不知道郎咸平是谁。就像这个小红书,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我们只要接领队的活就好了。领队会在微信群里发布,今天有什么什么活,需要多少多少人,然后我们就去哪个会场。”

老表做一天这两个活动,每个活动四个小时左右,一共能挣两百:“其实领队拿到手的,每个活动都有两三百,发到像我们这种没有熟人的保安手里,两个活动一共就两百块。晚饭都是从工作人员那里偷来的盒饭,我们本来是没有包晚饭的。上面也是,层层克扣。也没办法,谁让我们没有熟人呢?我要是有资源,我也可以去做领队。”老表更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非抱怨受到了不公,“但还是比之前在五星级酒店里做好。”

其实老表不知道小红书对他来说有什么用,小红书的目标用户也不是老表们。但在这样一个夜晚,不同阶层的人各司其职,在同一个会场渡过灯红酒绿的四个小时,本身就是很神奇的。

其实老表也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来上海之前,他想去少林寺塔沟武校学功夫,学个一年,然后去开武术班也行,进担保公司帮人追债也行,总之就是更加有技术性的身体工种。“河南那里有一些地下赌场,他们很需要会点功夫的这种人,因为经常要砍人要打架么。”老表说起这些听说来的事儿时压根不怕,他只想去冒险。

在派对正式环节开始之前,我必须离去,我问老表,要不要帮他拿杯酒。

“不用,完了之后我自己会去拿。”仍然是嘴角上扬,年轻不羁地笑。

在跟女投资人聊天的间隙,我又看到了约莫十米距离外的老表——他只是中央舞台周围朝观众站着的众多保安之一。深色正装让老表融入了派对,但稚嫩的脸出卖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