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从来不是Google的武器,反而成就了它的对手

new_android_wallpaper

如果看数据你会发现,从2008年10月第一部Android智能手机发布到现在,Android操作系统的增长速度十分惊人,根据IDC的统计,在2012年第三季度时,Android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已达到75%,远高于它最大的竞争对手iOS,而Google更是在今年3月曾表示,Android设备全球激活量已经超过7.5亿部。Android为我们带来了丰富的生态系统,宽容的开发环境并帮助三星等厂商在手机领域崛起。

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除了在防止苹果的iOS一家独大之外,对于Google而言,Android并没有起到其他明显的作用,反倒是它的那些竞争对手们,利用Android获得了丰厚的利益。

11074061_954394

其中最大的赢家当属微软了,虽然自己的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还远不足以在移动市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但Android的鼎盛却帮助微软轻松的坐享其成了——由于Android是基于Linux开发的操作系统,它无可避免的在底层构架和中间层侵犯了微软的专利。从2010年起,微软就开始利用Android的这一硬伤压榨各大Android设备开发商,收取高额的专利许可费用。例如根据协议,HTC 每销售一部 Android 手机,则必须向微软支付 10美元的专利费,而当初微软对三星的授权协议价中这个价格被提升到了10~12美元。分析公司Trefis的报告估算数据,单是HTC和三星,微软每一季度就能从它们那儿获得7.92亿美元的专利费。和微软签署了类似协议的厂商还包括Acer、优派、尼康、仁宝、广达和纬创等,微软表示,目前全球半数以上的Android智能手机都由已经和微软签署专利保护协议的厂商生产。

而Google呢?虽然我们明确的数据,但在2012年3月《卫报》报道的Google对Oracle 一案审讯中的供词来看的话, 从2008 年到 2011 年末,Google在Android上的总收入为 5.43亿美元,主要来自Google Search、AdSense以及AdMob带来的广告收入。这4年的总收入还没前文提到的微软一季度从HTC和三星身上拿到的7.92亿美元多呢。

再来看看Google 的另一个竞争对手亚马逊。PingWest的文章中已经多次提到了Google和亚马逊这两家公司正在不断地侵入对方的核心业务。你会发现,其中的许多亚马逊入侵的领域实际上正式建立在Android之上的,例如Kindle硬件和Kindle Appstore,而它们不仅帮助亚马逊扩展了新的业务,同时它们都服务于亚马逊最核心的业务之一——亚马逊数字内容,而这恰恰也是Google正在与亚马逊竞争的主要业务之一。根据The Verge在4月17号的报道,亚马逊刚刚宣布新增了 200 多个适用Amazon App Store国家。

我认为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对于Google而言,Android的盈利一直是一个“并不迫切”的问题,反倒是亚马逊,不仅将新业务建立在Android平台之上,同时已经它们成为了亚马逊商业体系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亚马逊CEO Jeff Bezos在发布2012年Q4财报时说道:“电子书正成为十亿美元级别的业务,并还在快速增长——2012年一年增长了70%。”在这背后起到推动作用的正式Kindle硬件产品的大卖和Amazon App Store生态圈的建立。当然,你还不能忽视Amazon Search等业务将来会在这个平台上以怎样的形式与Google之间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0Q30a055_2

也许你会说,对于Google而言,Android的意义在于能够帮助更直接且全面的向用户推送地图、搜索、邮箱、云等服务,并收集数据在Android终端上直接且精准的推送广告,嗯,这才是Google的核心商业模式。但在两周前,Facebook推出Facebook Home时,我就将这个愿景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我们都知道Facebook在广告业务上一直是Google的巨大危威胁,这场从社交网络开始蔓延的争端说到底就是“数据”和“展示位”的争夺。

Facebook用一种无比聪明方式告诉Google:“你想做的,我在Android上同样能够做到,而且比你更轻松。”虽然Facebook Home如今差评不断且触及的服务并不全面,但它无疑为各个互联网服务商树立了一个榜样,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会有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推出“Home”型产品,在Android之上蚕食Google的互联网服务。

所以我想说的是——Android从来都不是Google的武器,也许是Google发明了制造土地的配方,但任何人都能在上面生产播种,还有像微软这样有着地契的地主剥削你,最后谁能获利完全取决于谁能通过渠道将这些粮食卖给消费者。而这个渠道是什么呢?答案是“互联网服务”。在目前的产品形态下,它主要以App和Web App来体现,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服务会被整合到OS或者“类OS”的产品当中,但依旧是它们连接着“用户”和“互联网公司”,而非OS或类OS。

是的,实际上所有有潜力进化成“桌面OS”的产品都是有核心服务作支持的,Facebook是这样,微信是这样,360手机卫士也是这样。从这个角度来看,不仅是Google,原先所有的桌面级别产品在没有一个强有力服务做支撑的情况下,最终都很难成为“入口”。

我想以上观点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为什么Google+在Google的战略中变得愈发重要,而Android的痕迹在被悄悄抹去。但不可否认的是,拥有Android让Google在需要更底层权限的云服务上占有主动权,这也是为什么Google对阿里在Android底层的修改上反应激烈的主要原因,而非许多人所说的“阿里不承认是基于Android开发的”。

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Android确实在很大程度上阻击了iOS,建立了良性的生态系统竞争;开放的授权模式和开源性为终端厂商和开发者带来了丰富的机会;为消费者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其低成本也帮助智能手机更快的全球化普及;哦,别忘了,在Android的帮助下,一个全新的智能硬件时代正在快速来临。

总之,虽然Android也许并不会成为Google成为互联网大脑的核心武器,但它为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Thanks to Android,thanks to Googl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