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Google开始禁止Google Glass佩戴者进入会场……

1

在智能手机时代,隐私问题就已经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而自Google Glass发布以来,这种担心更甚:穿戴式设备便捷而隐蔽的摄录和分享功能,让它成为了人们隐私保护和信息安全的潜在“威胁”。

不少私密活动已经开始特别标注,禁止参加者佩戴Google Glass入场。而一些特定的场所反应更加激烈,比如,美国西雅图一家名为“The 5 Point”的酒吧就宣布,禁止戴Google Glass的顾客入内,违者将会被胖揍一顿然后赶出来。

这些反对的声音里,最让人意外的是,恐怕还是Google自己的态度。尽管一方面施密特就曾表示,不太赞同过早的杞人忧天,产品总监Steve Lee也强调,用Glass拍照时“会有明显的动作线索,这一动作十分明显,不仅仅使用者看得到,周围的人都看得到。”但很明显,Google自己也不是很放心。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在Moto X的发布会上,所有参会者们都被要求,禁止佩戴Google Glass。

科技博客Geek的记者Russell Holly就很不满地记录了整个过程。他在博客中写道,

在Moto X当天,Google举行了一个发布会,邀请记者们到场。在领取自己的胸牌时,我被告知,不能在下午3点(东部时间)前摄录或者分享任何内容。我同意了。

桌子后面负责签到的女员工停顿了一会,继续盯着我,仿佛在等着我做什么。然后她出声了,说的话很刺耳,以致于旁边的人都停下来盯着我。“我需要你在活动上把Google Glass取下来。在整个展示的过程中,不能录像。当展示结束去到Demo区的时候,你可以再把它戴上。”

当我照做的时候,另外一个戴着Google Glass的人也走了进来,遭到了同样的对待。所以整个演讲期间,Google Glass不得不像一幅墨镜一样挂在我的衬衫上。

Russell Holly认为,这种做法完全没有必要。首先,一副充满电的Glass也只能录制45分钟,而且会发烫,其次,500万像素的摄像头绝不可能比摩托自己录制的视频更清晰。他说,过去的几周,他一直戴着Glass到酒吧、私人聚会、公共休息室里去,甚至还去了一个成人商店。但是从来都没有人要求他把眼镜取下来,最糟糕的也不过是有人提醒他一句,“嗨,你现在不在摄像吧?”只要他表示否认,没有人会强制他取下。

所以,Google的做法让Holly感到愤怒,他说,“如果Google表明自己都不信任自家产品的用户,那别的人为什么要去信任他们呢?”

Holly的经历也许能代表部分佩戴者的看法。以眼镜的形态出现,也就意味着它的默认状态是“戴上”的,如果戴着就等同于拍摄,那么任何不宜拍照的场所、甚至与人交流时,用户们都得把眼镜取下来,回到正常场景时再戴上,那它作为可穿戴设备给普通用户带来的麻烦也许还要多过于便捷。

但在这件事上,你也很难指责Google的谨慎,总不能因为对这些用户的“纵容”导致内容提前外泄,搞砸了自己数千万美元的营销。而且事实上,Moto X此前就已经有过被Google Glass拍到而流出谍照的“前科”。

在7月中旬的一个私人聚会上,著名博主Robert Scoble用Glass就拍到了摩托罗拉负责产品经营的高级副总裁Rick Osterloh拿着Moto X的样子(如下图)。当时,Scoble一直在用Google Glass拍着台上的音乐表演,然后趁人没注意的时候,迅速的地扫了一眼拿着Moto X拍得兴高采烈的Osterloh——现场没有一个人察觉。

google glass

所以,Google禁止与Google Glass佩戴者入场,整个事情听起来多少有点反讽的意味在:Google你自己都注意到隐私问题了,那么其他人呢?

当拍照、摄像这些功能被高度集成进Google Glass以及其他穿戴式设备中时,它几乎让每个人都处在了一个“透明的时代”。人们保护自己的隐私变得更加困难,而隐私被侵犯的成本也大大降低。当一项技术让犯错的成本变得很低,又没有成熟到可以有效地阻止人们犯错时,它的边界到底该如何界定?

当然,确实还不必太过担忧,每一次技术的进化,必然会带来社会伦理的革命。Google Glass现在还是在早期,它们的用户在公共场所和私人空间的应该怎么行为才能被接受,总会在争议中得出答案。也许最好的解决方案还是利用技术,比如在禁止拍照领域,这些产品可以实现自动关闭拍照功能;但如果做不到,或许有一天,进入室内,取下Google Glass也会像现在取下帽子一样普遍。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