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正在抛弃Google+:它同Facebook一起变老

Google-Plus-Logo

在硬核用户眼中,同为实名社交网络的Google+比Facebook优秀多了:更时尚的设计,以圈子为核心的范围可控的内容分享机制,以及那些亮眼的附加功能:Photos漂亮的高分辨率大图、优秀的图片编辑、好用的自动备份、充满灵性的自动特效和Stories;对了,还有能够轻易驾驭文字、图片以及多人视频的IM hangouts。

但与此同时,就连最忠实的用户也得承认:Google+就是Google迟来多年的Facebook竞品。除了圈子等一些亮点功能外,它本质上并无创新:笨重的实名社交,仅此而已。那么,在Facebook已经牢牢确立领先地位的前提下,Google靠什么来说服用户使用Google+?答案是,强硬粗暴的推广手段——把Google+捆绑式的硬塞到依赖Google服务的用户那里去,这也促使了Google+被人们称为”the social network we love to hate“。

只要是Google产品的用户,这两年应该都会对Google+在Google系产品中展现出来的“聚合者”霸道姿态印象深刻。无论是像Gmail这样的大众产品还是Google纵横这样的小圈子工具,几乎每一款面向用户端的Google产品都无法逃脱Google+施加的潜在影响力。连相对独立的YouTube都无法逃避被整合的命运,而深受小众用户喜爱的Google Reader,更是直接死于它的“屠刀之下”。Google+就像家里被”溺爱“的那个孩子,为了自己的成长毫不犹豫地欺凌自家兄弟姐妹。

于是,这个佩奇执政的“第一号政绩工程”,从诞生起就不断凝聚来自用户和媒体的争议。而不加节制的推广行为,也让Google在用户眼里变得越发陌生。质疑盘旋不去:用户感受和公司战略,Google究竟把什么放在第一位?如果答案是后者,那Google跟它曾反对的垄断巨头微软有何区别?

终于,Google似乎也厌倦了围绕Google+建立一切,一波“去Google+浪潮”已经悄然开始。

4月25日,负责从头打造Google+产品的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突然宣布离职。虽然Larry Page在送别Vic时例行表示将会继续努力为Google+用户提供优秀的体验。不过从此,Google+的使用体验不但没有得到多少提升,反而多种信号都表明它正在失去过往所享受的“溺爱”。

6月25日,在旧金山召开的Google I/O 2014 大会上,Google+彻底淡出了公众视野:开场演讲里从未提及它,而一年前就在同一舞台上Vic还用臃长的篇幅喋喋不休地介绍Google+各种产品细节。2014年I/O两天的活动中也只有一场活动的名称中包括Google+。要知道在2013年,Google+作为一个大分类被Google在活动议程上专门列举出来,与其相关的讨论多达15场。开发者明显感受到:Google不再像去年那样苦口婆心得教导他们该怎么把产品和Google+进行整合。

7月30日,Google在官方博客上宣布只要用户有Google Apps账户就可以使用Hangouts视频会议功能。而以前你必须拥有一个Google+资料才可以使用Hangouts。在推广Google+时,Google一直是把Hangouts当作吸引用户的重要卖点。甚至设有专门的Hangouts On Air频道不时邀请一些名人和Google+用户做视频交流。现在由于Google+自身迟迟没能在社交领域做出足够好成绩,这款由Google Talk和Hangouts Video Chat整合而来的产品也要走上一条相对独立的发展之路了。

8月2日,彭博社爆料Google正在考虑让Google+ Photos能有更大的自主性。其实Google+ Photos是由Google旗下独立的Picasa照片服务整合而来,Picasa用户曾被强制要求开通Google+账户。如果Google+ Photos真的独立出去,这一路充满用户抗议和无奈接受的整合又回到了起点。

Hangouts本身就有独立应用,Photos如果接下来也以独立产品的形态出现,那Google+本身就只剩下一个社交网络的“壳”。两个最具活力的核心功能一步步剥离,在各类社交新品风生水起的今天,Google+还能靠什么留住老用户、吸引新用户?用户都没了,还谈什么体验呢?

归根结底,Google+最大的尴尬就是:在它眼中只盯着Facebook把自己做成了另一款“沉重”的实名社交网络的3年时间里,它和Facebook一起变老了。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社交领域新品不断涌现,更“轻盈”的新锐产品正在飞快地席卷用户:图片社交(Instagram)、移动IM (WhatsApp、WeChat、Line)、阅后即焚(Snapchat)、匿名社交(Secret、Whisper),以及正在涌现的“向TapTalk致敬”的反模式IM新品……

Facebook为了保护自己的社交霸主地位,10亿美元出价收购了Instagram,190亿美元天价收购了WhatsApp,向Snapchat报出30亿美元高价遭到拒绝后,又连续尝试克隆它。毫不意外,Instagram日前推出了TapTalk式IM应用Bolt

而Google同期在做什么?它在“专注地”把Google+强塞给那些对其无爱的用户。

我们的结论已然呼之欲出:在过去的3年里,Google+既未能充分落实Google的社交梦想,又让Google错失了社交领域一波波的创新浪潮。更糟糕的是因为对Google+的过分溺爱,Google做了很多不恰当的事。

止损已经势在必行。或者说,是时候抛弃Google+了。Hangouts和Photos尚且有机会摆脱Google+走向独立。而“死去”的Google Reader,却再也回不来了。也许比如何处理Google+更重要的是,Google要如何追赶社交领域的新浪潮?

图片来自:Fitbloggi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