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可穿戴设备到智能汽车,Google给Android的大门贴上了封条

昨天Google公布了Android Auto车载平台的开发者文档。应用Launcher、App主界面、用户操作按钮、Drawer和配色模式这些框架以及交互方式Google都已经准备好了,留给开发者的自由空间只剩更改应用图标、名称、主题颜色、背景图片以及一些自定义的按钮。如同Android Wear一样,厂商也被禁止定制第三方UI。

Android正在从用于手机、平板的移动操作系统走向“无处不在”。在系统向到智能手表、汽车和电视扩展中,Google顺势收紧了Android的开放性。

以Android Wear智能手表为例。尽管Google已经把部分代码开源,但它的核心体验跟Google服务紧密融合。没有Google Now,没有Google提供的Android Wear配套应用商店,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基本不具备可用性。不和Google合作,第三方厂商很难依靠开源代码做出具备竞争力的智能手表。

从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上汲取教训,Google这一次剥夺了厂商们的UI定制权。所以我们看到LG、三星、摩托罗拉推出的智能手表系统基本没有区别,互相竞争全拼品牌和硬件。这已经非常类似微软和PC厂商们之间的授权关系,只是Google不收系统授权费。

Google之所以在新的设备上选择更严密控制交互体验,跟这些设备严苛的使用场景有关系,Android Wear要一目了然地提供用户关切的信息,Android Auto在设计时会尽可能的让驾驶员快速获得足够多的信息然后把注意力转回到汽车驾驶中、Android TV的核心是展示内容。这些场景需要更简洁的交互体验,自然不能让厂商去定制不同的UI来打乱。

收紧开放性不只发生在Android Wear、Android Auto、Android TV这些新生系统上。在手机领域,Google同样动作不断

不是说Android已经不开源了。作为操作系统的Android依然是开源的,Google仍在维护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AOSP),AOSP代码所有人均可获得并利用,无需事先申请Google许可。

然而AOSP之外,Google自己的服务——Google Play Services、Google各项应用都是闭源的。这些才是Android的灵魂,它们构成了Android应用生态的核心部分。Google正在通过多种手段加紧控制Android生态。

例如正在不断用各种闭源来应用来替换掉AOSP中的应用,图库、输入法、浏览器、相机——越来越多的应用进入这一名单,一旦出现Google版本,开源的AOSP版本应用就停止开发维护。AOSP可用性不断被相对削弱。

Google正在向应用开发者推广新的API并通过Google Play Services来更新。GCM信息推送API、地理位置信息API、与Google账号体系相关的多人游戏API等。随着越来越多的应用采纳这些APIs,Android应用生态就跟AOSP渐渐剥离。缺失Google服务的AOSP系统将无法正常运行这些第三方应用。

只有加入开放手持设备设备联盟(OHA)的手机厂商,才能为自己的设备申请通过兼容性测试(CTS)来预装Google 移动服务(GMS)。Google通过OHA和CTS审核两道门款控制Android厂商。

不预装这些应用不行吗?不加入OHA不行吗?

这是个很天真的问题……也只有不了解Google服务在国外有多么强势的中国读者才会问。

Google是把自己的应用和API打包给手机厂商的,All in or nothing。如果不预装也就别卖了——这款手机上就无法运行Gmail Google Now等各项服务,甚至连很多第三方的游戏都无法使用,因为它们依赖Google闭源的APIs。不加入OHA的手机厂商在国际市场寸步难行,因为全球主要运营商都是OHA成员,理论上他们只出售联盟成员生产的机型。

有OHA制度保证、有用户对自家服务的依赖,Google其实一直牢牢控制Android生态。手机厂商话语权较弱,Google不断新增预装要求,还严格限制展示和摆放位置。有报道称未来预装Google应用数量可能达到20个。

除了控制生态之外,Google也在限制手机厂商定制系统的欲望。今年年初,Google曾要求三星放弃平板上的杂志风格UI。Google也在大力推广原生系统(Stock Android)。Nexus正从开发样板机变成大众消费品,由Google控制软件升级的Android One项目同样负有推广原生Android、和定制UI们争夺入门级用户的任务。

Material Design即将来到,它的设计风格和三星TouchWiz、MIUI等各厂商定制UI之间的冲突会进一步激化。

Google一步步收紧对Android的控制,是合理的商业选择。Google曾尽力开源,对厂商和运营商定制保持克制,那是为了让尽可能多的玩家参与推广Android。然而现在Android已占全球移动操作系统超过80%的份额,更多的控制也许有利于提升用户体验。在可穿戴、汽车等新兴平台上,更需要小心呵护体验,避免重蹈覆辙。

然而对于中国厂商来说,Android走向封闭是个坏消息。

中国的这些“安卓”就是各厂商拿AOSP来改UI,再预装上各种应用。

由于无法正常使用,Google干脆不允许OHA厂商在华发售的手机上预装Google服务。小米、华为、中兴等中国手机厂商都是OHA的成员,它们在国外销售的手机上都有Google服务,在中国的手机上却没有。这就造成应用兼容性问题,很多国外游戏无法运行。所以厂商默许用户去通过第三方工具下载Google服务,或者直接在官方应用商店里提供相关下载。

手机可以靠AOSP这么撑着,可是新平台上Google看起来没有带中国厂商玩的打算。面对Android Wear这种由Google严密控制体验、与Google服务紧密融合的系统,中国厂商又该怎么办呢?

 

题图来自ZDNet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