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护卫队,这些不抽烟喝酒烫头但是说相声的漫威逆子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深焦DeepFocus(deep_focus)

作者: Makoto

导语:《银河护卫队》身为漫威的一份子,被处理得一点都不漫威,更像是大家族中冒出来的叛逆份子,浑身上下充满了调皮捣蛋的意味。至于刚刚上映的《银河护卫队2》,依旧展现了这个叛逆份子更加“叛逆”的一面,没有正邪不两立的主旋律,也不需要依靠很多背景知识以及铺陈来让观众理解主角们的动机;而是一部格局很小,却五脏俱全,值得你再花一次门票去“二刷”的冒险故事。

尝过孤独的人 才更懂得怀旧

都说镜头前或是生活中充满幽默感的人,其实内心相当孤独。这话放在大部分乐呵呵的人身上,一想成立。《银河护卫队》的导演詹姆斯·古恩也是这样:年轻时无比孤独,曾有过自杀念头。“我从未感到自己属于任何地方,很难与他人沟通,虽然身边有很多爱,但我都没有好好珍惜。”

不过还好,孤独人总会找到自我拯救的方式,对詹姆斯·古恩来说,60-80年代的音乐,“像是漫威的漫画、科幻小说、恐怖片、性手枪乐队、皇后乐队,顿时让我像是从乏味的郊区,进到了魔幻世界,一个和我的想像中更为一致的世界。有时候,这些作品只是逃避现实的幻想,让我脱离内心生活的困难。”

1

导演James Gunn

这种处境说来很像是电影《她》中的男主角,只不过詹姆斯·古恩这位技术宅更懂得与他人分享自我营造的世界,随身听、卡带、70年代的“MoTown ”音乐、funk迷幻音乐、disco舞……就宣告了它的反叛个性。像是电影一开始,众人威风凛凛要打怪兽,但是小格鲁特却放起了音乐,自顾自地跳起舞来,镜头也就一转,只顾着格鲁特的舞姿,哪管别人打到要死要活,大家都成了活背景。这种反客为主的幽默,就是“银河护卫队”的哲学。

2

金酸梅奖杯

回顾导演之前的作品,当你点开豆瓣查看分数评价的时候,火辣辣的“金酸梅”映入眼帘。此时此刻,或许你会因为这三个字而对他表示怀疑。且慢,在做出武断定义之前,先来回顾下他之前不按牌理出过的牌——从正式开始担任大片厂编剧的《史酷比》(2002),便可看出他即使肩负票房大片的剧本,仍不忘恶搞之本的坚持;重拍恐怖经典的《活死人之夜》(2004)恐怖紧张中的另类趣味,也是出自他笔下的杰作。首部编导作品《撕裂人》(2006)融合恐怖恶心和疯狂喜剧,完全打造出詹姆斯·古恩的正字招牌; 第二部作品《超级英雄》(2010)则是对美国社会和宗教极尽揶揄,也或许是该片的另类超级英雄主角,令他被漫威相中,摇身一变成为当今的亿万编导,但即使名利双收,他依然对小成本的恶搞题材情有独钟,推出再度仅贡献剧本的《贝尔科实验》(2016)。

如此孤独又古怪的导演,在电影原声上下的功夫,不亚于昆汀,从《银河护卫队》讨喜并烘托剧情的“Awesome Mixtape Vol. 1”自然延续到这一集的“Awesome Mixtape Vol. 2”,囊括多首同样来自1960和1970年代的英文热门金曲,几乎是顺着第一辑的歌曲年代往后挑选,这点当然不外乎是于1970年出生的导演富有巧思的个人心头好,也继续呼应“星爵”母亲生长的年代、让全片弥漫着浓厚的怀旧氛围,更如音乐剧般串起全片剧情,甚至成为撑起全的重心。

3

Eletric Light Orchestra乐队

搭配片头小格鲁特随之起舞的轻快歌曲“Mr. Blue Sky”(来自英国摇滚乐团“Eletric Light Orchestra”),揭露星际异攻队拨云见日的趾高气昂;由英美两地成员组成的乐团Fleetwood Mac的“The Chain”扣人心弦地点出浣熊“火箭”在牙尖嘴利背后对于获得好友认同的渴望,以及卡莫拉和妹妹“星云”剪不断理还乱的姐妹情仇;最后“勇度”以形同父亲的爱子心切拯救星爵,英国歌手Cat Stevens的名曲“Father and Son”描述父子之间终须一别时心有灵犀的复杂感受,成就片中最感人的戏码之一。

热血公式 = 亲情 x 友情 x 爱情

第二部依旧延续了第一部的“热血”,除了拯救宇宙再一次免于陷入为难,也拓展了团员之间的紧密连接。藉由带入星爵养父伊戈、新角色螳螂女和带着复仇回归的“星云”等人进入小队,《银河护卫队2》再次善用了最能够勾起观众情绪和泪腺的“亲情+友情”吸引,成功加深了配角的角色深度和主角群的背景厚度。至于先前一直引人注目的星爵父亲故事线则不外乎在本集成为故事主轴,当伊戈向星爵揭露自己的身份,以及他如何在外流浪后来到地球与他母亲相遇。此时,看到伊戈用自制蜡像像展示PPT一般,显得格外突兀和生硬,不像电影一开始用回忆的演出那般自然,后来爆点出现后才了解导演为何要这样做。

星爵与伊戈天伦之乐桥段的荒谬程度恰恰对应了真相的残酷程度,导演用这一幕暗示了梦幻般的温馨重聚,不过是一场透过泡沫滤镜看到的虚幻假象。伊戈说服星爵成为星际扩张的继承人后,毫不掩饰地承认了自己谋杀了星爵的母亲,前面铺设的温暖亲情与浪漫爱情故事,刹那间变成了可怕的心机算计,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找到继承能力基因的子嗣。揭露真面目的伊戈,用蜡像动画呈现自己在宇宙间到处播种的画面,极其恶心。原已完全服从的星爵,在听到关键字从瞬间清醒,此时他真正的家人也团结在一起准备营救行动。

6

《银河护卫队2》剧照

片中,有些台词互动其实已经是听腻的老梗,但放在正确的转折点时,已然是恰到好处的提味。例如卡魔拉不安的直觉与愠怒的一句:“我以为你已经找到真正的家人了。”让后续伊戈从慈祥老父亲变成黑心恶魔头的转折合理很多,勇度与火箭的坦诚相见不是在十万火急拯救星爵的路上发生的话,情感上的冲击力就弱化了不少。德拉克斯与螳螂女的心灵交流显然是要让新角色有发挥空间,不过这段德拉克斯几乎是抢占所有风头,画龙点睛的马后炮笑话都让观众替螳螂女打抱不平,却又难以忍住自己的嘴角:“这么冷的梗,怎么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

在本集大展身手的勇度堪称最佳MVP,从破坏者基地的复仇大屠杀到拯救星爵的最后一幕,凶狠二八变成了忠心义胆。他为了不让星爵从小就成为伊戈的利用对象甚至是被杀害,一直将他视为自己的儿子抚养,尽管用狠毒的话来威胁他,心里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他受到伤害。最后与伊戈决战之时,勇度的提点让星爵掌握自己的能力转移伊戈注意力,成功让所有人逃脱,准备赴死的勇度撑到最后一秒钟,用推进器与太空衣帮助星爵转危为安,留下了最催泪的台词:“我可能不是你的父亲,但我是你的爸爸。”

7

《银河护卫队2》剧照

一切纷争到此结束,星爵终于找到了他真正的父亲,那位一直在他身后默默付出陪伴又不敢说明真相的恶人,卡魔拉两姐妹之间的和解,火箭更加融入团队,破坏者也因为勇度之死再次团结起来。另外,《银河护卫队2》中另一个冷趣味是“至高族”的反差感,他们一身金色皮肤,高高在上,一本正经,却拥有着让人难以忽略掉的“愚蠢性”,比如相信“大型”机器可以扫射人工驾驶的飞船(你当这还是90年代初吗?)搭配咻咻蹦蹦的音效,完全Copy成任天堂的早期游戏模型,和画面中高科技的设计显得格格不入,却又大脑连接到以前相信科技音效大概就是这样的记忆。

五颗彩蛋,暗藏那些玄机?

片尾彩蛋1:勇度的继承人

9

James的弟弟Sean Gunn

勇度的副手克拉格林,这集的角色露脸不少,连《银河护卫队2》第一个彩蛋的主角就是由他带来,饰演克拉格林的即是导演的弟弟肖恩·古恩(Sean Gunn,有点内举不避亲),继承了勇度“银河护卫队”的位置。

而在上映前,导演也曾暗示《银河护卫队2》将有“同志英雄”角色,应该指的就是对勇度忠心,对”破坏者”被背叛者杀害的同伴有情谊的克拉格林了。

片尾彩蛋2:破坏者成员大集合

史泰龙在《银河护卫队2》客串破坏者领导者史达克一角,而杨紫琼也在最后一段小露脸成员之一的阿尔塔,片尾彩蛋两人都出现,另外还有晶体人等破坏者成员的角色都出现在这彩蛋里,《星际异攻队3》势必史泰龙的角色会增加不少。

片尾彩蛋3:至高族的生育舱祕密武器“亚当”

身高190公分的伊丽莎白·德比茨基在《银河护卫队2》饰演至高族的大祭司阿耶莎,第三集她仍然有戏,而这个彩蛋也可以说是与未来漫威宇宙最有剧情发展的彩蛋,浑身金黄色经过基因改造的至高族,将不用正常的生育制造生命,而这种不正常的演化制造的物体,也将是未来宇宙最大的威胁之一。

这个彩蛋的“亚当”,即是漫画中的“Adam Warlock”,原来在漫画中和阿耶莎是同卵双胞胎,他是由“人工茧”出生的人造人,肌肉与骨骼密度都高于人类,体内特殊的细胞可以吸收宇宙能量转换为超能力,也可以凭意念在一秒钟内,将他身体周围形成一个茧,破茧而出后,他的各方面能力又会提升。

片尾彩蛋4:格鲁特长大了

10

格鲁特

《银河护卫队2》可以说让小格鲁特抢尽了卖萌的风采,而星爵似打已抚育他长大,格鲁特长得真快啊,进入了青春叛逆期,星爵对他没办法,抱怨说,“我知道勇度的感受了。”意指养父抚育小屁孩的辛苦,而格鲁特似乎已不只会说,「I am Groot」的句子,碎念着,不理星爵对他的说教。

片尾彩蛋5:我们都是格鲁特

“在艰困的时候,我们都是格鲁特”,最后一个彩蛋,就是漫威之父斯坦·李,除了在剧中再次客串外,最后一个彩蛋由他来收尾。

如果你真的很想搞懂漫威:

11

螳螂女

在进行时空跳跃时,有带到一幕上面约有三位外星人,查资料这些人是Uatu the Watcher,最早是在《惊奇四超人》登场,他们正在听斯坦·李的冒险故事,斯坦·李说他干过快递员,指的是他在《美国队长3》客串快递员一事。

这是第一次让斯坦·李在两部不同的电影客串中,却是扮演同一位角色。之前就有流传一种推测,认为“Stan Lee在这些客串中都是同一个角色,他能在多个时间点任意穿梭”,漫威工作室(Marvel Studios)的总裁Kevin Feige在访谈就曾表示过的确是要在这集表达这个概念,这是导演提出来的想法。

另外跑工作人员名单时也花了许多心思:

1.主要角色的照片被涂鸦(那种拿课本涂鸦名人脸的恶作剧)
2.拿“同样一句‘ I am Groot’ 却有着各种意思”来当哏,把工作人员职称与名字用“I am Groot”取代,而后才秀出真实内容。
3.主要角色各别在跳舞的小画面

电影中的致敬

勇度有一幕靠他那把箭降落,星爵说很像是《欢乐满人间》(Mary Poppins, 1964),这也是迪士尼很经典的电影。

2.星爵跟卡魔拉说他们就像是志明与春娇,原文是《欢乐酒店》(Cheers, 1982),这部美剧长达11季(270集),男女主角一直在分分合合的,用来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暧昧不明。

3.有幕众人围在一起的画面,颇有致敬《复仇者联盟》经典画面的意味。

12

《复仇者联盟》海报

最后的最后,想说,本片玩得可不只是经典金曲和牛逼卡司,导演很显然想透过这个系列作品,向他心目中的黄金时代1960和1970年代致敬,在制作精良和令人赞叹的一流特效之中,他笔下的世界充满那个时代B级科幻片中的美好俗气感,角色之间的斗嘴,则很有当时家庭剧尴尬却可爱的特质,詹姆斯·古恩拍的明明是票房大片,却暗渡他对当时充满新鲜、刺激和解放的向往;另一方面,他以亲情和友情的情节令人产生共鸣、流露更深刻的人性情感,导演想打破血浓于水的既定观念,在依然重视家庭伦理的时下社会,其实是个充满颠覆性却诚实的宣言,如同片中经典歌曲的歌词:

And if, you don’t love me now
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Chain keep us together, running in the shadow

传达着能够令人释放自己的真理。

18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