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的时尚帝国与中国的互联网生意

《公民凯恩 Citizen Kane (1941)》是奥逊·威尔斯在26岁时编导演制的银幕处女作, 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而片中主角凯恩的原型其实就是美国报业大王赫斯特。

实际上,赫斯特已经变成了一座资本巨擘的代名词,作为一家私营公司,由威廉·兰道夫·赫斯特及其后裔创办经营,迄今已有128年的历史。旗下分五个事业部,针对消费者领域,杂志事业部尤其知名,包括像时尚杂志有《ELLE》、《Cosmopolitan》、《Harper’s Bazaar》、《Esquire》,在上海赫斯特有专门的杂志部门发行自己的杂志,比如《ELLE》、《ELLEMEN》《嘉人》等,合作运营的杂志有《Cosmo》、《芭莎》、《时尚先生》等等。在美国坐拥15家日报和34家周报。并且都进行了结合互联网的尝试,盈利状况良好。在全美拥有31家电视台,包括Lifetime、A&E、History、ESPN等等这样的有线电视的一些频道,覆盖多达170多个国家,像我们熟知的美国版《好声音》也是赫斯特一起制作的。

面向企业的,还有专门的商业数据业务,包括金融行业非常有名的评级机构跟标普齐名的惠誉。包括针对二手车定价,车辆维修等等的数据库。还有包括含有大量医疗方面相应信息的数据库,有关药品的有效性、效用包括价格以及药品的可得性等等。

而赫斯特资本作为其中一个事业部,在美国欧洲以及在中国都有投资方面的团队。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0亿美元的投资额。投资过的公司像网景,E-Ink、 Science、Buzzfeed、Pandora、MobiTV、Brightcove、Roku 等,其中,2008年,赫斯特资本对于社交新闻平台Buzzfeed进行了A轮投资,并在之后的B、C、D轮投资中也有参与。对Pandora的投资从2005年的C轮开始,之后这家流媒体音乐平台在2011年于纽交所成功上市。赫斯特资本从06年就进入了中国,但当时只是作为知名投资机构IDG资本的合伙人,近年赫斯特资本才开始正式设立中国办公室进行投资,像已经投资过的比如我们熟知的酷家乐,YOKA中文网,英语流利说等项目。

前些天Pingwest品玩作为六个受邀媒体之一,对赫斯特资本的负责人步若锋(Kenneth A. Bronfin)先生进行了采访,聊到赫斯特在中国的投资方向,以及自身的优势,包括资本寒冬下的投资方式和节奏等话题。无论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希望从中能够从中获得一些启发。

赫斯特的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四个点:

1.数字化视频相关的项目,技术和内容。因为在美国有很多的本土的电视台以及有线电视频道,因此特别关注电视的未来,包括OTT的电视,尤其是能够给这些电视提供技术支持的,比如Roku的机顶盒。还有一些做内容的,投资的Buzzfeed和Vice。

2.平台型电商,服务方而非货物持有者。赫斯特资本自己也投资了共享经济类似提供拼车服务的公司,和一家在线拍卖平台。包括最近也在与国内某家P2P租车公司洽谈投资事项。

3.涉及到现场活动的,也是技术和内容两方面。比如组织线下活动的平台,社交媒体宣传活动的,大型活动管理平台,票务平台等。

4.传感器。比如智能手环,它能够产生很多的数据,从而衍生出很多O2O的服务。比如说像Uber,滴滴这样的业务,如果没有手机带来的这个数据,GPS等,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服务,所以由于人们日常设备中用大量的数字化的设备设施,有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可能带来很多的数据流,这样应用数据流有很多很多的业务转型,很多新的业务会产生。所以所谓的传感器包括我们戴的设施里面,有很多的温度计、血压计等。

Pingwest品玩:因为目前中国互联网市场“资本寒冬”已经到了,赫斯特的投资战略因此会受到影响吗?

步若锋:实际上我们在投资方面也做了20年了,并且不管在美国、欧洲还是中国都经历了很多的经济的周期,所以关键点是,我们赫斯特是一个私营的公司,除了赫斯特本身,我们没有其他的投资者。我们在投资方面都是持非常长远的眼光,经济好或者经济不好的时候,我们都是要根据投资项目评判的。经济不好的时候,我们反而能够去低位买进一些资产,因为经济总是还是会复苏和反弹的,所以“寒冬”到来,我们并不是减少投资,有时候如果价格下来了,我们会加速投资的步伐。因为我们的投资都是持非常长远的眼光。

(后续回答的补充:对于一个基金来说,一般都有投资期,基金的投资经常会受到基金周期的影响,比如说没有钱了,这个时候可能就会去给这些投资公司压力,让他们进行上市,不能退出等等。我们是没有这样的时间的压力的。)

Pingwest品玩:赫斯特会不会投一些长期无法盈利但是可能前景良好的一些公司呢?以及赫斯特根据中国市场新的目前的状况,会不会增加一些新的投资方向?

步若锋:赫斯特我们并不是一个基金的运营模式,这个投资方就是单一的赫斯特,因此我们对于投资这块没有设定一个上线,如果有很多好的项目,我们可以投,但是如果没有好的项目我们没有压力一定要投资。比如说今年我们要能够找到20个好的项目我们是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些投资,如果没有,我们也没有压力非得要完成多少个项目,所以我们跟基金型的投资不一样的。

包括后来Pingwest品玩私下里又与赫斯特中国的董事总经理邢文宁进行了沟通,总结下来,赫斯特资本自身的优势不仅在于,无论经济形势如何变化都始终保持一个自己的节奏,不会过多的受过冷过热的环境影响,并且因为是单一投资方,目光要长远些,包括赫斯特的其它媒体宣传资源都可以提供给创业公司,支持在海外的业务开展。并且自身对于持股比例没有特殊的要求。并且不会因为将要投资的业务与现有业务相冲突就不投。虽然说是赫斯特资本投资的目标都是希望能够真正拥有那家公司,但是也会选择合适的机会进行合法合理的退出。

赫斯特资本倾向于投资那些不知名但是足够好的项目,不会去和几十家投资机构去抢那一家,聚焦在A,B,C轮投资,而不会把精力放在过早天使轮或者C轮之后的项目上。稍微早期些投资额一般控制在300万到1000万美金,成长型的企业大概是1000万到1个亿美金,比如用于拓展新的产品线和新的地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