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复活:推出首款 Android 手机,专为中国而来

诺基亚终于回归了。在几名前诺基亚/微软高管新成立的公司 HMD Global Oy 的运作下,诺基亚的首款 Android 操作系统手机 Nokia 6 正式发布。

稍显逊色的配置列表提醒着人们 Nokia 6 并非一款旗舰手机:5.5 吋屏幕 1080P LCD 屏幕,高通骁龙 430 + Adreno 505 处理器,4GB RAM 和 64GB 存储空间,以及一块 3000 mAh 电池。

IMG_1074_ORIGINAL

IMG_1075_ORIGINAL

IMG_1076_ORIGINAL

IMG_1079_ORIGINAL

但这台手机的外观工艺有着远超 1699 元人民币售价的精致程度:铝合金中框铝合金一体成型并经过两次阳极氧化五次抛光打磨,正面康宁玻璃边缘加工为 2.5D。Nokia 6 绝对称不上华丽,完全没有和双曲面屏的三星 Galaxy S7 Edge 或钢琴黑色的 iPhone 7s 相提并论的可能,但它有着低调和精致的外观和稳固的机身,在出现微小的可见残缺之前经得起 超过 200 次 1 米高度跌落和严格的滚筒测试,却依旧正常运行。毫无疑问,在今天茫茫的手机厂商大海里,只有诺基亚还在坚持着军用级的,绝对的,近乎不可能的坚固性。

尽管没了物理键盘,手机相较于直板功能机大了,也薄了不少,这款手机的全身上下仍然让诺基亚的用户们感到无比的亲切。熟悉的铃声,熟悉的 Nokia Logo,熟悉的背部类肤塑料材质,熟悉的相机模块金属片。就连手机包装盒上两只握紧的手,都在呼应着诺基亚时代“科技以人为本”的那个经典握手图案。“这款手机是专为中国的诺基亚消费者设计的,我们此行专为中国而来。” HMD CMO 佩卡·兰塔拉对 PingWest品玩说。

WechatIMG116

2016 年五月,几名随诺基亚收购而加入微软的老朋友一起,努梅拉宣布了新成立的创业公司 HMD,和他们复活诺基亚手机品牌的伟大计划。这个计划得到了富士康的支持、诺基亚的同意和微软的祝福:富士康上市公司原董事长兼行政总裁陈伟良亲自参与了 HMD 的创建并担任董事会主席; PingWest品玩独家得知,诺基亚在不持有 HMD 任何财务权益的前提下,派出了一名代表加入该公司董事会;另外,在 HMD 现高管均未从微软离职的前提下,微软甚至允许他们投注更多精力在新公司的设立和业务的转移上。

PingWest品玩此前获悉,该公司的注册于芬兰埃斯堡。出资方中有一家设立在卢森堡的私募基金,该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和管理者是让·佛朗索瓦·巴瑞尔,一名前诺基亚高管。

“过去在诺基亚,在微软,我都从未像今天这样激动。”阿托·努梅拉,HMD CEO 对 PingWest品玩记者说。

一同出席发布会的 CMO 佩卡·兰塔拉、CPO 尤赫·萨维卡斯和大中华区副总裁许立新,和他同样激动。在记者离场之后,PingWest品玩记录下了这样一张照片:

IMG_1080_ORIGINAL

这种激动能够理解。但在激动之余,危机同样紧迫。在手机上,诺基亚品牌同时被保佑和诅咒着。3 年前,微软斥资近 70 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短短两年后却在公司资产中减记了几乎全部的金额,宣告着手机业务的破产

怎样才能确保运作诺基亚品牌的新公司不会重蹈微软的覆辙?HMD 的高管有答案。

努梅拉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对最重要的市场永远保持关注。在他看来,中国是毋庸置疑的智能手机全球最大市场:有最大的智能手机保有量,价值最高的消费群;中国厂商制造的手机已经在全球占领了过半市场。中国也是诺基亚手机品牌的福地,在全球已统计的 50 亿台诺基亚手机出货量中,可能有接近一半发生在中国。如果任何新创智能手机品牌想获得全球成功,中国是绝对不能放过的市场。

但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诺基亚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了。首先,智能手机是绝对的市场王者;其次,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增长已经遭遇了天花板,出货增量极为有限,竞争格外激烈;最后,尽管诺基亚仍然是用户喜爱度最高的品牌,但随着在智能手机市场完全失去存在的这 6、7 年时间过去了,诺基亚的用户喜爱度,已经无法折算成用户忠诚度了。

HMD 决定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的接地气程度重启诺基亚智能手机之旅:在中国和京东独家合作全球首发 Nokia 6。当被问到新产品为何如此命名时,CMO 兰塔拉回答:“我们听说 6 是个在中国很吉利的数字。”PingWest品玩问他“你知道 6 在中国还有什么别的含义吗?”他答道:“66666,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中国消费者最早在春节前就有可能在京东上买到这款特别 6 手机。京东 3C 事业部总裁胡胜利也在发布会上激动地表示:“春节期间,京东不打烊。只要 HMD 的货足够,从上市开始到春节期间,京东平台绝对保证消费者满意的配送服务。”

阿托·努梅拉和胡胜利

阿托·努梅拉和胡胜利

HMD 预计将在 3-5 年的期限内达到最大产能和出货量。兰塔拉向 PingWest品玩和《财经》记者透露,他希望届时诺基亚品牌的智能和功能手机在中国的出货量“数以亿计”——一个只有极少中国和国外品牌曾经实现和在未来有机会实现的目标。多家权威机构的分析和预估报告显示,中国在 2016 年的智能手机市场总量大约在 4-5 亿台左右。

而中国市场上有可观销量的智能手机品牌已经超过了 15 家。竞争厮杀格外残酷,优秀智能手机的价格越来越低,低价智能手机的质量越来越优秀。

努梅拉说,HMD 应对挑战的思路就是这个独特的业务合作伙伴模式:在充分利用管理层过去数十年运作诺基亚品牌经验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发挥合作伙伴和投资人带来的资源价值。在中国,富士康将为 HMD 带来绝对的供应链资源优惠;在美国,HMD 宣布已经成为 Google Android 开放设备联盟的最高级成员,能够最快速度享受到最新的 Android 操作系统,新诺基亚手机每周都会更新一次操作系统。努梅拉相信,这些独特的资源优势能让 HMD 在中国获得成功。

爱不能发电,也不能买手机。在消费者最终做出购买决定过程中,产品是否优秀还是最重要的因素。“它首先是一台好手机,配上诺基亚这个好品牌,才给消费者提供了独特的价值。”兰塔拉对 PingWest 品玩记者说。

在中国,新创手机公司往往在生死线上徘徊:命好如一加,主打海外市场;命惨如锤子,就不细说了;还有已经悄无声息的 Nextbit,以及前一秒高唱“给 Google 脑袋来一枪”,后一秒就宣布放弃核心产品的 Cyanogen。结果,HMD 却坚定地用初创公司的方式来运营。

PingWest品玩此前分析,HMD 将以设计、知识产权和品牌等无形资产为主,最大化减少有形资产,将生产制造和优化等所有硬件设备的坎交给富士康来处理。这一表述没有得到 HMD 高管的否认。

Nokia 6 是一段全新里程的开始。HMD 从诺基亚获得了用于手机的十年品牌使用权。努梅拉确认未来还会有不同价位的智能手机发布,至于型号和命名,“可能是 1-5、7-10 也说不定。”但目前,他们要像一家创业公司一样,专注于给最重要的中国用户,提供最合适的产品。

尤赫·萨维卡斯

尤赫·萨维卡斯

HMD 的高管分散在全球各地,远程办公:HMD 总部在芬兰,而努梅拉在迪拜工作,已经晒得满脸通红,他说这样能够最大程度利用每天时间去和设在中国、非洲、欧洲、西亚、北美和南美的团队协作;产品设计团队也在迪拜,为了及时获取全球市场的用户和合作伙伴的反馈,CPO 萨维卡斯用自己的手机号注册了微信、Line 和 WhatsApp 账号;营销团队则在伦敦西郊的 WeWork 的联合办公空间租了几个工位。

“能把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做这件事情的,只有诺基亚。我以个人名义保证,维护这个品牌是我永远的责任。”努梅拉说道。

“Make Nokia Great Again?”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IMG_1072_ORIGINAL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