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内地创业的香港大学生:这里有泡沫,也有更多可能

周五,我去参加了“理大专项基金”第二届的颁奖仪式。这是一只由香港理工大学(理大)与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共同成立的基金,全称是“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理大专项基金”,旨在鼓励理大的学生在深圳或上海创业。每个入选的企业可以获得人民币20万元的种子资金。

因为是学校背景,这个基金有着诸多让我熟悉的“学校特色”:所谓的颁奖,就是当众宣布入选的12家企业,一如开学典礼上给成绩好的同学发奖状;而它对项目的评审准则,除了商业模式及可行性、申请人之能力及经验等因素外,还会考虑创新及创意、对社会的贡献,甚至是有没有运用在理大所学的知识。

zhunze

不过,这家基金也并不简单,去年,在它的第一届颁奖仪式上,有8家企业得到了资助。其中有远赴硅谷创业的MailTime,还有大家更熟悉的王自如的Zealer。按照理大暂任副校长(行政)赖锡璋先生的说法,“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当中一些新创企业成功获得基金以外的资助及投资约三千六百万人民币,并赢得了十四项国际及国内的创新创业奖项。”

“理大专项基金”第二届接到了43份申请书,共有12家具商业潜力的初创企业入选。业务范围包括智能保健手机程序、多媒体社交产品、教育及科研数据资讯服务、激光投影模块开发技术、风机设备减噪设计等。加上首届的8家,基金两年共资助了20家企业,分别有17家在深圳创业,3家在上海创业。

现在,第三届的申请也已经开始,如果你是理大的学生,或者有理大的同学,不妨去他们的网站了解下情况:http://www.polyu.edu.hk/ife/cef/

颁奖仪式上,还有几位来自香港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进行了交流,主持人问了一个在互联网圈总被提起的问题:你觉得互联网行业有泡沫吗?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几位香港投资人异口同声觉得内地互联网行业似乎“泡沫更大”:内地的创业者经常给自己的项目超高的估值。一位投资人讲起自己的一个遭遇时哭笑不得:“一位创业者连团队都没有,上来跟我说上千万美元的估值,理由是自己对这个行业做了5年的研究。”

不过,还是有越来越多的香港创业者选择来内地创业。

获得资助的项目中,一家叫I am here today的智能硬件创业公司吸引了我。这个团队由4位今年毕业的理大本科生组成,他们的产品叫Umbrella Here,是一盏可以套在伞的顶端的灯,它的功能很简单,就是告诉别人我愿意分享自己的雨伞。

这个简单又温暖的创意在Kickstarter上募集到了15813美元的资金。创始人李蓓欣告诉我,起初,他们想把这个产品在美国推广,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接触了一些美国投资人后,他们还是决定把“大本营”选在亚洲,“我们发现美国人出行基本都在车里,他们根本没有用伞的习惯。”

umbrella-here

Umbrella Here还配备有手机app,可以控制灯光,而GPS的数据也会被记录下来,用户可以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和陌生人“共伞”的经历。

而在讲求创富、务实的香港,他们的创意也没有被接受,“很多人觉得这个不靠谱。”于是,李蓓欣把目光投向了内地,实际上,他们的产品原型就是在深圳加工的。这里有更多的人口和更活跃的投资人,“整个香港有800万人,内地?光深圳就不止吧。”

尽管一开始,内地的“热情”也吓到了李蓓欣,他们的产品还没有正式发售,但接触几位投资人后,就有人向她描绘了千万美元估值的前景。

“还没有人用过我们的产,就这样(不好)。我们还是想先把产品做好,等需要融资的时候再找有经验的人帮我们做靠谱的估值。”

台上几位投资人聊泡沫时,引起了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的共鸣。他举手提问,

“现在的创业环境好像跟20年前我们的年代很不一样,我们那时讲’工字不出头’,一定要做老板,但前提是赚钱,如果做小贩能赚钱,就去做小贩。现在的年轻人创业好像更多的在讲理想,2、3年不发工资好像都无所谓,你们怎么看?”

这次,几位投资人又是异口同声表达了类似的观点:20年后的今天,生活和工作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如果仅仅想赚钱,完全不需要创业,在大公司就能获得很高的收入。而现在,风险投资非常活跃,“钱甚至比项目多”,所以靠谱的人和项目选择了创业,是根本不用对生存有太多顾虑。

所以,梦想还是要有的。而这里(内地)有更多的钱、更广泛的用户基础,以及更活跃的投资人,怀揣理想的香港创业者,为什么不来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