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市,一间房:我是一名Airbnb房主

2014年12月24日,平安夜,北三环附近一个90平米的屋子里,12个年轻人用自制意面、烤鱼和啤酒来迎接这一节日。除了两位房主和他们的朋友外,还有一位特殊的客人——Matt Pike,一位前两天刚刚来北京旅游的英国人。

你可能猜到了,Matt是房主的租客。来北京旅游,Matt并未选择直接住在酒店,而是在一个名叫Airbnb的网站上预定了一间当地的民宿。它房间整洁干净、附近生活设施齐全、离地铁交通很近,并且价格比较便宜。自然,房主之一就是我。

Airbnb创立于2008年,是全球最知名的短租平台网站。在Airbnb上,房主可将自己空闲的房间出租给来当地旅行、出差的租客朋友,从中收取一部分收入。

帮助租客在旅行时以当地人的视角去体验一切,这是Airbnb房主的乐趣所在,同时也是Airbnb的成立初衷。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b5 preset

(右一:Matt,猜猜哪个是我?)

如何成为一名Airbnb房主

时间再往回拨三个多月,一天晚上朋友Shu兴致匆匆的给我打电话:“听说你正打算搬家,要不我俩租一个三居室,做Airbnb房主吧。”

“好啊。”不夸张的说,当时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能不能租到合适的房子,租房做Airbnb是否可行,前期需投入多少成本,Airbnb是一门可以赚钱的生意吗?这些问题通通都没有答案,甚至没有考虑过。

生活总是这样,在你最春风得意之际,给你一闷棍,并躲在你背后偷偷乐。现实告诉我们,做一名Airbnb房主并不容易。最急迫的困难是,如何找到一个合适的房子。

涛,我们还能做成Airbnb房主吗?
能的吧。
但我们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额,好像是的噢。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周都会出现一两次。多多少少影响了我们的积极性和心情。

在我俩的构想里,房子并不仅仅意味着工作后休息睡觉的去处,它应该是我们在北京的一个家。它会有一个通透明亮的客厅,干净整洁的厨房、卫生间,以及阳光暖暖的卧室,如果能有一个能晒太阳的舒适大阳台那就再好不过了。

taoshu airbnb 1

(照进客厅的午后阳光)

现实终究并不那么残忍。11月中旬,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里,我和Shu终于找到了合适的Airbnb房子。离地铁站5分钟路程的一栋电梯式公寓里,14层,主卧朝南,午后阳光照进客厅,基本符合我们的想法。

不过,找到房子只不是第一步,可能是最简单的一步。如何将一个普通的屋子装扮成可以向他人开放的Airbnb房子,才是困难所在。思前想后,我们决定将屋子改造得科技范儿一点,空气净化器、网络机顶盒、智能门锁、智能灯具、智能体重秤,其他一些小科技产品,以及一张世界地图(房客能在地图上ta的家乡所在地签上名字)。它们或将成为我们的差异化所在。

当然,很重要的一点差异化是我们的价格非常便宜。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深知自己的房间并不豪华,一方面是由于我和Shu其实都不关心Airbnb是否能赚钱。

“Airbnb只是一种体验,它能让我们认识更多不一样的人,男人、女人,不同职业,不同背景,不同语言,不同国度。如果每个月收入能填补多出来的那部分房租,已经是极好的了。”——其实,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心声。

一个人,一个故事

当我们面对一座陌生的城市,你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它对话?

不知是什么时候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对那些住在我家的客人们来说,他们选择的是Airbnb这样的方式。于他们而言,作为房主的我可能只是一个与他们交流分享故事的人——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故事。

第一位房客是一名民航飞行员,休假期间来北京与他的女朋友见面。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我们的Airbnb信息后,便选择了来我们家住一晚。他的女朋友是同声传译,虽然分隔两地,但他知道,同声传译在北京才会有发展机会,因此他觉得在定居之前,他女朋友都应该在北京多呆着。

他来自重庆,一个名字里都透出一股辣味的城市。飞行员的生活并不容易,在空中的时间甚至比在家的时间还长。他想着或许两三年以后,就能在重庆定居买一套房,成一个家。在看到我们的房间后,他在想是否将来可以考虑也把他的房子改造成Airbnb。

飞行员只停留一天就短暂告别,第一位在家里常住的客人是一位生在上海、长在澳洲、回国四年的华裔Louise。她算是一名娱乐记者,来北京主要的工作是采访《破风》剧组。《破风》是香港导演林超贤导演,彭于晏主演的,一部即将上映的关于公路自行车赛车手的电影。

她在我家停留了大概有四天时间。第一天基本上是她在向我分享她的有趣经历。在回国之前,她在澳洲大使馆工作,世博会期间因工作原因回到中国,然后便决定留在上海,找到了“娱乐记者”的工作安定下来。她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例如法国、西班牙、美国,以及非洲和南美洲的一些国家。

之后的两天,她基本上都是在跟我分享她的采访经历。“彭于晏好帅、崔始源好帅、林超贤超赞的”,时不时她都会冒出这样的字眼,毕竟作为一个女生,对帅哥的抵抗力几乎为零。她还给我看了她录制的一些视频,包括窦唯的一本正经、教崔始源说普通话等等。

在离开后,她还额外向我和Shu微信转账了两百元作为小费,这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小费。原因在于,她觉得在我家度过的四天时间非常温馨舒适。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g3 preset

(右一:Louise)

Matt是我家住进来的第一位外国人,也是第一位直接通过Airbnb预定的房客。之前的房客或多或少之前在微信上都有联系,从Matt开始,我们就正式脱离了“杀熟”时代(从身边熟人下手)。

既然是来北京旅游,毫无疑问八达岭、故宫、胡同等具有北京特色的景点几乎会是每一个外国人希望光顾的地方。Matt也不例外,他的四五天时间基本上也是每天游览一个旅游景点。他会提前一天晚上上网查询好旅游攻略、交通信息等,如果有什么不太明白的,当然,我和Shu都会和他沟通。

有趣的是,Matt竟然在电影院欣赏了一部国产电影。在平安夜派对上,我的一名朋友认识了Matt,之后便陪他玩并且观看了电影《智取威虎山》。据Matt说,因为有英文字幕,所以他能看懂一点点,但还是有很多名词不太能理解。当然,电影不重要。重要的是体验。

Matt之后,我家迎来了一位长住客人。准确的说,是两位,一对情侣。男生还在读大四,在某豪华汽车品牌公司实习。女生从墨尔本大学读书放假回来,在Airbnb上看到我家后,便预定了半个月时间,我们还给予他俩一定程度的优惠折扣。

这一对情侣最有意思的一点是他们喜欢在家里做饭,这是之前任何一位房客都不曾有的特点。当然,他们做的饭菜都还挺好吃的。我们也曾有过经历,四个人共同完成一顿丰盛的晚餐。在餐桌上举杯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那种家的温暖感觉。

Airbnb房主的困扰

当一名Airbnb房主都是快乐吗?其实,并不是。困扰还是会有的。

简单的是,前期的资金投入。如之前所言,空气净化器、智能门锁、智能灯具、智能体重计,以及必备的两三套床上用品都需要资金投入。更何况两个人租一个三居室,本身额外就需承担一部分房租,以过去两个月的经历来看,目前还没有回本,更别提通过Airbnb赚钱。

更大的困扰恐怕是对“如何做好一名好房主”的苦恼。如何让租客在我家住的满意且有归属感,怎样才能让房间有特色,ta会不会觉得房间不符合ta的预期,如何表现才能看起来很和善,需要多跟房客交流还是让ta一个人安静,工作忙有时没准备早餐是不是不太好,需不需要在房间里准备一朵花,需不需要准备一本旅游指南……

每当一名新的房客来,我都需要重新思考一遍这些问题。说实话,比起国外的一些诸如古堡花园、海景房、树屋等等特别有意思的Airbnb房子,我家实在是简陋。因此,我经常在怀疑房客估计对我家非常不满意,但又和颜悦色的装做还不错的样子。

而作为一名房主,有时我也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来保持房主的周到和热情。尤其是在对Matt上。说实话,我的英语并不太好。接到Matt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和他几乎把未来四五天的话都聊完了。也就是说,后来几天我都没有和他太多交流,多是简单几句沟通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

更不好的一点是,Matt来到我家的几天恰是我和Shu工作最忙的一段时间,因此,很多时候都可能是Matt晚上一个人在家,我们九十点钟才回家。通常情况下,我都会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不是一个称职的Airbnb房主。

久而久之,这种情绪的确影响到了我。有的时候,我甚至不希望有房客入住我家,那样我能更轻松自在一些,而不需要被“束缚”上一个Airbnb房主的身份。但那样就意味着,我的一切付出都白费了。

不过,在我看来,拥有这种情绪也是很正常的。但当我再次遇到一个不同的人,听到一些新的故事,拥有新的经历,所有的担忧都将烟消云散。正如在开始Airbnb房主之前,抱着“体验”这两个字,我和Shu就已经忽略掉了其他所有难题。或许这就是Airbnb房主甜蜜的负担吧。

在全球范围内,还有很多和我一样、比我优秀的Airbnb房主,如果你想听他们的故事,可以移步去Airbnb官方网站。他们中有辞去工作后帮助母亲照顾身患绝症父亲的前广告人,有飓风桑迪期间将房间免费开放给其他人的房地产经纪人,也有租Airbnb房屋拍摄时尚大片的艺术家……

如果你是Airbnb房主,欢迎与我交流你的想法。如果你路过北京,欢迎住我家


注:新浪科技驻美国记者@鄭峻按道理需要得到原房东同意。如果他不同意不知情,这(Airbnb)属于私自转租违约,房东是有权结束租约的。美国一些公寓也禁止再转租airbnb。自己有房才能名正言顺出租交友。

法律上的确如此,我和Shu一定程度上算是得到了房东的许可,不过仍然可能存在风险。所以此篇文章并不在于鼓励在北京的没有房的朋友也开始租一个三居室当Airbnb房主,只是一次体验文章。


PS:当然更多的人不会像我一样做房主,而是住Airbnb。本文发出后,有很多好友读者发来反馈。

例如我的同事肖旭就分享了一段故事《一条船,一个木屋,一只猫:我是Airbnb房客》

“我也Airbnb过几次,有次租到了一条船(虽然只能泊在岸边过夜,不能开动),有次租到了森林小木屋(房主有整整一面墙的经典电影DVD),还有一次在纽约肩负起了为远行的房主喂猫的任务。比起住酒店,Airbnb本身就是值得回味的故事和经历。”

当然也有朋友反馈不愉快的经历:《一个城市,一张气垫:我是Airbnb房客》

“2014的一月在媒体朋友的推荐影响下第一次用Airbnb定在Sunnyvale一间独立房间,去了之后发现给我的房间是二上二下,四人呼吸此起彼伏,我就问我的床呢?于是代房东管理的韩国小哥从床下面拉出来一张未充气的气垫床…没办法半夜又出去找了间motel…一年过去了钱还没退…”

你有过住Airbnb的经历吗?欢迎留言分享。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