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每天都有约会、探探上有五千粉丝的人,为什么二十三岁还没有性生活

“翔翔,我真的很希望你能有点性生活。”

朋友很认真地对我说。

我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啤酒,放回桌上。“我也想有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啊。”

tt

本人,男,23  岁,科技媒体记者,爱吃肉偶尔喝酒,不抽烟,无不良嗜好,性能力正常,性需求一般,性取向男女皆可。长相中规中矩,只注册了交友软件探探四五个月,上面就有五千多个人喜欢了我。每天都有人(非工作)不停约我出去吃饭或喝酒,以至于我需要用日历应用排期。

科学家最近在英国海域发现世界上最长寿的脊椎动物——格陵兰鲨鱼。这种鲨鱼身长可达 5 米,平均寿命 272 岁,有的甚至活到 400 岁,比乌龟、甲鱼和部分鲸鱼还要长寿。它们直到 156 岁时才达到性成熟,开始繁衍后代。它们偶尔还会吃北极熊和乌龟。

我打开手机就看到这样一段话,然后继续喝酒,三五瓶下肚,胆子变大了许多,握住了问我话女生的手,身子也靠了过去。脑子里空荡荡的,只记得自己一个开心告诉店主,酒我请了!

喝完酒,半抱着她走到路边。正在准备打车,她提议,和我回酒店吧。但我条件反射地回答,我看一下日历。第二天有采访,算了吧。

直到第二天我从自己的床上醒来,一屋子酒气,安安静静只有自己一个人,才意识到自己昨晚好像做错了什么。

IMG_3165

回想起每次约会都是自己主动结束的。

最近一次约会,是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网红,在网上有可多粉丝那种,只要把签名改成草粉就会有一个连的人嗷嗷冲上来。

我们不仅一起吃了下午茶,还看了剧,吃了晚饭,甚至手牵手大马路上走,路人嫉妒的目光让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可就是一切都进展顺利的时候,网红问我晚上待会去哪,你来定。我不知怎么地就开始翻手机,看了看日历上工作的排期,下意识回答我得回家写稿。隔了大概不到一秒——脑海里蹦出一个念头:我他妈在说什么。对方一脸微笑,我盘算着对方估计心里已经把我拉黑了。

两个人尴尬地站在北展中心门口的大马路上,僵持了很久。

当天晚上我写稿一直到凌晨四点。

和男生约会的经历其实也不少。

最近的一次,一个从美国刚毕业归来的男生说喜欢我,想约我吃日料,我看了眼日历当晚没事便答应了。没订位,很巧,到了发现没位置。我提议随便找一家吃吧,偶然发现那家日料店旁有一家肯德基,我一时兴起便要求对方陪我吃肯德基翅桶。对方犹豫了下但没拒绝。于是,两个人在饭点,没坐在高大上、人均 300+ 的日料店,而是坐在了肯德基硬邦邦的椅子上,两个人加起来吃了不到 100 块。

我吃东西快,吃垃圾食品尤其快,且专注得很。没在意他和我说了什么。不到五分钟,我一个人吃完了翅桶,他手里的汉堡还剩一半。

我说今天很开心,洗完手,坐回来,等他吃完。我看了眼时间,距离我们俩见面才过去十五分钟。提议一起逛个街吧,他很开心,但是我走了不到五十米,便发现其实附近没什么可逛的,甚至没有像样的商场,最尴尬的是两个人刚好走到了地铁口。

“附近好像也没什么可逛的,刚好到地铁口了。要不下次再逛吧!”

对方愣在原地两秒,尴尬地和我说了再见,而我还沉浸在刚刚吃完垃圾食品的喜悦中。当我回到家,打开微信,发现他已经对我开启了好友验证。

1

性生活没法顺利进行也有主动拒绝的。

有一次对方是个照骗,当我见了面,一秒钟时间,在心里把我从活着以来学会的脏话全都复习了一遍。然后站定,只说了一句话,你等我一下。然后掏出手机点开打车软件,一分钟打上车,道了别,坐上车回家了。

对方愣在原地,不知道最后站了多久,也没再联系。

IMG_3163

记得当时上学那会,青春期,一张图都能脑补出一场小电影。

我很嫌弃和不喜欢的人近距离接触。翻译过来就是不大喜欢和陌生人上床,甚至品位低都会被我嫌弃。虽然觉得约炮这个事如果你情我愿,挺好。一开始要求挺高的,必须聪明有趣,后来渐渐开始妥协,其实有个差不多也可以。

因为当我盘算着哪天能够和一个喜欢的人上床的时候,生活已经被工作、乱七八糟的杂事占据了,渐渐地,觉得好像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性生活可有可无。身边的人都变得很忙碌,工作日几乎每个人都会加班,找个人一起在晚上七点吃个饭几乎比登天还难。周末大部分朋友都宁愿选择宅在家中休息。

当有人问起我,为什么需要性生活的时候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wx

一个“约炮小王子”这么和我说,“现在社交软件这么方便,每天大家工作这么忙,下班后累死了,哪有空寻找真爱,打一炮都很奢侈了。”

异性恋有异性恋的交友软件,同性恋有同性恋的交友软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想着要寻找一个真爱,后来发现寻找真爱太费时间和精力了,那么不如打一炮吧,后来发现打一炮也很麻烦,不如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交友软件的存在某种程度上缩短了两个陌生人的距离,降低了和人建立联系的难度,但同时让人忽视了身边的人。每一个交友软件的产品经理都费尽心思想要降低你交 ( yue) 友 ( pao) 的难度,明明在交友软件上动动手指、左划右划,便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躺在一张床上,那还浪费心力和身边的普通人谈恋爱做什么,交往一两个月再上床?

像小说里的触碰手又收回,两个人刚见面时的心动和羞赧也不再有了。大家都很忙,上个床都要计算好时间,最好上完之后还能让我回去写个 PPT。

我的朋友 Grant,英国人,来北京一年多了,可他越来越不喜欢这里了。他说这里有很多好吃的和好喝的,但是人太无聊了,就像荒漠一样。他每天在探探上看到好看的女生就约出来见面,但是好像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想工作,只想丧,人也不有趣,和她们上床都觉得不开心。

写到这里我开始总结我为什么没有性生活了,上天好像给了我无数次享受性生活的机会,但每次都会被我主动终结掉,每一次的契机都是我掏出了手机,每一次我都刚好点开了日历和清单应用,然后每一次我都说了不合时宜的话。

所以,我决定以后约会的时候都带上电脑和充电线,随时准备好每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

wx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