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fired today”,Well Done!

groupon-ceo-andrew-mason

太平洋时间今天早上,Groupon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Andrew Mason被董事会炒鱿鱼了。过去几个季度的糟糕业绩让Andrew Mason一直处于被驱逐的传闻中,在PingWest参加的去年12月在旧金山举行的Mobo-Loco大会上,Andrew Mason心事重重地接受了采访——事实上那次他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都不能说。

可我这次要为Andrew Mason在被解雇的第一时间的公开反应叫好。我几乎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坦率和得体的一封告别邮件,还有点自嘲和幽默。重要的是,我认为Andrew Mason本人在这封邮件中所说的并非全部是公关言辞,其中的某些部分还相当真诚。

在邮件的一开始,Andrew Mason说:“在经历了长达四年半的紧张但精彩Groupon CEO的生涯之后,我决定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我的家庭了……我开玩笑呢,事情的真相是,我被解雇了”。作为一位已经被解雇的CEO,Mason调侃了大多数无聊的公司为需要为失败承担责任的CEO开脱责任时所用的虚伪且虚弱的公关言辞:“花更多时间陪伴家庭”。进而他相当坦率地向全体员工解释了自己被驱逐的原因:过去几个季度的财务指标存在重大缺陷严重不及预期,以及让公司的股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仅相当于上市之初1/4的价格徘徊。他在邮件中说:“我需要对此负责任”(I’m accountable)。

这是一个非常坦率的姿态。要知道,承认自己把一件事搞砸了——这件事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Mark Pincus被Zynga董事会驱逐的话,他会不会有这样的表态。但我们看到了在中国,无数的创业者在被驱逐或被迫离职之后,主动发文章爆料往事的时候,基本的立场都是:“我什么都没错,是我的合伙人太糟糕,以及投资人太混蛋,”然后,合伙人和投资者会再出来借着媒体再曝一轮光,互相指责都是对方的错。

Mason还说:一个新任的CEO将给予整个团队重新被外界获得认可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如何评价自己作为这家公司创始人的角色。他让他曾经的同事们不要为他的感受担心:“我很自豪我能和你们一起把Groupon做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我对我在现如今这个阶段的失败表示坦然接受”。作为一名创业者,一个创建了一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很成功的一家公司的人,他面临着无数个founding moment (初始时刻)——每一轮融资、上市、持续发展,每个历程都好像一次初始的新的创业。知道自己的成功属于哪个阶段,坦然接受自己在某一个阶段的失败,就会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当我看到Mason在邮件里写到“I’m OK with having failed at this part of the journey”的时候,我竟然有些感动。这是我们大部分人必然要面对但却无法正确认识且泰然处之的,不是么?

我从来不是Groupon的拥趸,甚至可以说我讨厌团购。但我实在喜欢一个坦然承认失败的创业者——这不仅仅因为他承担了责任,更重要的在于,这个过程对公众变得更坦率和透明。而且,知道并承认自己搞砸了一件事,并清楚自己是在哪个阶段搞砸了一件事的创业者,开启下一段旅程的时候会更清醒。

Andrew Mason意识到他的失误了么?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他邮件的最后几句话里,他对他昔日的员工总结了他的缺失所在:过于依赖数据,而当数据不足以支撑一个需要通过直觉做出的决策时,他就放弃了。这应该是个非常重要的经验吧。

最后我想说的是,坦率地承认失败,让该承担责任的人负责,并向外界公布,是一家公众上市公司最负责任的表现。相反,让一个高管搞“内部退休”的变相离职,对外宣布“功成身退”之类的举动,其实与一家上市公司的治理理念相去甚远。承认失败一点也不尴尬,除非自己内心深处觉得任何失败都无法被宽恕。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