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长已矣,生者……遭受网络暴力

9 月 16 日晚,演员乔任梁在上海家中去世。按照惯例,这件事情又让新浪微博成为了谣言、阴谋论和网络暴力滋生的温床。但这一次,因为乔任梁去世而被网络暴力攻击的两位导演车径行和杨文军没有“泪如雨下”也没有选择道歉息事宁人,而是采取了法律行动。

根据《影视圈》杂志的报道,9 月 23 日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就近日车径行、杨文军等导演遭受因乔任梁去世引发的网络暴力事件,发布了一份律师声明,要求“发布不实消息的媒体及个人即刻删除,屏蔽针对车径行导演,杨文军导演的侮辱诽谤信息”,并称“如侵权行为人未停止侵权或未避免侵权损害后果持续扩大,则本律师事务所将接受权利人进一步委托,依法追究恶意侵权人的一切法律责任”。

image

image-1

这份声明由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接受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的委托发布,声明指出车径行和杨文军导演于一年前发布的微博言论并无不妥,该言论仅仅针对业内不良现象进行批评且有理有据。“车径行导演作为中国电视剧导演委员会副秘书长维护行业正气和艺术创作生产秩序,支持会员导演工作并无任何过错。”

本月 19 日乔任梁去世后,微博网友翻出了车径行于 2015 年 9 月 21 日转载的导演杨文军发布的一条微博,这条微博说:“最后一次警告:某演员。明天起到杀青。再迟到一次,作为中国电视剧导演协会理事,我将在全协会 400 名导演和业界发起声讨。并将上报广电总局申请封杀。重度抑郁症请回家治病,不是你无数次挑衅剧组忍耐底线的理由!评:支持!对任何无视组织纪律,影响艺术生产和创作的行为绝不姑息迁就。”

image-2

结合乔任梁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传闻,网友认为车径行和杨文军的这条微博批评的是乔任梁,并对这两位导演进行了围攻,称他们是“间接的杀人凶手”,并威胁要“杀死车径行全家人”。

车径行随后对《影视圈》杂志解释:“对乔任梁的去世,这么一个年轻生命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也感到很难过。逝者为尊,本来我都不愿意再说什么;面对一些网友的无端谩骂,我也想忍忍算了,一直没有发声。但这个事件的真相被严重扭曲,一些网友要人肉我,甚至威胁要杀我全家,这就太离谱了。”

车径行解释了一年前发布这条微博的原因:去年杨文军导演在监制一部戏,乔任梁屡有迟到现象,严重影响了正常拍摄,在跟经纪人多次沟通无效后,杨文军在导演协会的群里发了上述文字。但顾及到当事人的颜面,杨导并没有提及当事人的姓名。

  “作为电视剧导演协会副秘书长,我遇到这样的情况转发一下也是正常,况且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是谁,微博也没有提及姓名,完全是对事不对人。艺人拍戏迟到,影响拍摄进度,每天造成的损失可能数十万甚至上百万,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呢?导演批评一下不是很正常吗?听之任之才是不负责任。”车径行说。

但事件的另一受害者杨文军导演表示自己目前不方便评论此事,“但是和经纪公司有交涉,将会视事态的发展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因为微博不允许用户选择删除账号,目前杨文军导演已经删除了自己微博帐号中的所有内容,并将微博名称改为一段数字。

WechatIMG54

杨文军导演已经删除了自己微博帐号中的所有内容

在此事件中,被网络暴力攻击的不仅有上述两位导演,还有与乔任梁在最近上映的电影《我们的十年》中合作的女演员赵丽颖。由于“没有在第一时间表达哀思”,赵丽颖被网友恶毒地回复:“乔任梁都死了,赵丽颖你为什么还不死?”这条回复获得了接近 3000 个赞。

因为“没有做某件事情”而被攻击听起来很不可理喻,但这个逻辑在微博上是成立的。例如去年中国举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70 周年纪念阅兵时,爱国者们就因为台湾歌手范玮琪没有表达庆祝而群起攻之,并逼迫范玮琪道歉。

车径行最新发布的一条微博转载了《京华时报》关于“你朋友圈发的每一句话,日后都可能成为呈堂供证”的新闻,并呼吁实行网络实名制。这条微博收到了 2 万多条回复,其中多以谩骂为主。

不过这些在网络上口无遮拦的键盘侠们要收敛一些了,因为现在不仅有了立法跟进,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也不再选择忍气吞声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