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芯片的英特尔,为什么砸了153亿美元在自动驾驶上?

在我正在准备自动驾驶的另外一篇稿子的时候,这个收购“大新闻”就这样悄悄的发生了:2017 年 3 月 13 日,英特尔宣布以 153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以色列公司 Mobileye。如果往英特尔最近的收购历史上找一找,这也是英特尔最大的一笔基于视觉识别算法的收购案。

以色列 Themaker 媒体最先爆料英特尔拟收购 Mobileye,作价 150亿美元。随后英特尔和 Mobileye 官方都确认了这条新闻——双方已签署最终收购协议,并将在 9 个月内完成收购工作。

自动驾驶真的够火,英特尔也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提到未来会爆发的这个自动驾驶市场。这个市场高达 700 亿美元,为此英特尔还成立了独立的事业部,这也免不了助长了英特尔在这个领域的持续投入。

但总体上,这次收购有简单明白的地方,也有需要细细琢磨的环节。

在确认了这条消息后,Mobileye 内部信提到了一些有趣的细节:

交易完成后,英特尔的自动驾驶部门(Automated Driving Group 连同技术员工)将并入 Mobileye,而不是 ADG 吞并 Mobileye;

Mobileye 仍然会保持原有品牌和独立性,英特尔的技术部门将提供支持;

收购流程最早可能会在 2017 年底完成;

你能想到的那些汽车预碰撞系统,基本都是 Mobileye 提供的——自动驾驶火了之后,最先捧热的就是这家技术公司。

mobileye-israel

1999 年成立于耶路撒冷;2007 年搭载 Mobileye 产品的车型上市;2013 年 10 月卖出第 100 万台产品;截止 2016 年底,全球超过 313 款车型搭载了这家公司的芯片,Mobileye 的前装产品占 80%,后装产品占 20%。Mobileye 从成立到现在的 17 年多,就一直是一家专注于图像算法的公司。

这家名为 Mobileye 的公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提供给汽车像“眼睛”一样的技术,让汽车可以感知到外界环境,并接入到汽车控制工程系统,从而提高安全性。

简而言之,你能想到的那些自动跟车、自动刹车的功能基本上都是基于这样的技术。而想与核心技术相绑定的,可能就是英特尔的芯片。

英特尔想要建立的,或许是又一个 Wintel 式的联盟

英特尔和微软组成的 Wintel 联盟统治了长达十几年的 PC 市场——透过英特尔拥有的强劲的计算性能,微软所提供的系统级软件平台。

402617-surface-pro-4

而在自动驾驶这种更细分的、基于核心技术的汽车市场,Mobileye 这家公司的算法和数据就很有可能成为垄断市场的巨擎。有数据表示,Mobileye 的技术几乎渗透进了主流汽车主机厂,特斯拉、BMW、通用、沃尔沃以及福特等汽车厂商都使用了 Mobileye 的产品。

有分析认为,按照长久以来“复制”的思路,英特尔和 Mobileye 的合作(收购)尝试建立的就是,一个芯片硬件和自动驾驶领域核心技术数据的联盟。

而现在百亿美元并购案则预示着英特尔已经决定站出来,自己将主导这样的联盟。

前提是,Mobileye 所领导的视觉算法能不能算这个细分市场的核心技术?

简单探讨,Mobileye 此前收到的 CV 数据和未来应用在完全自动驾驶平台上的数据能不能共通?这就相当于特斯拉带着 Mobileye 技术的摄像头跑到了 X 亿公里但又更换了激光雷达的新算法后,这些相对老的数据还有没有用是一个道理。

uber-self-driving-car

配备 Velodyne 激光雷达的 Uber 自动驾驶汽车

激进一些的自动驾驶技术主机厂已经全部换装了最昂贵的 Velodyne 激光雷达,包括 Waymo、Uber 以及如今很多展示过自动驾驶汽车原型的主机厂如福特,技术公司如百度等都不例外。

一个问题是,Mobileye 基于摄像头的计算机视觉算法在未来完全自动驾驶时代会以一个怎样的姿态切入,视觉算法未来会不会只是一个辅助型的技术,而不是核心技术?

但讨论这个技术的意义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英特尔未必是更看好可能已经被市场认为是“不能用于未来全自动驾驶”的技术、数据。重点是,补齐了自动驾驶感知这一环的英特尔,会在收购 Mobileye 之后做些什么文章?

除去感知,摄像头还有一个使命是 Mapping(高精度地图)。今年在 CES 的时候,Mobileye 也阐述了和地图厂商的一些合作策略。比如 Here:将 REM 算法整合到 Here 的 HD Live Map 系统当中,帮助 Here 完善并丰富其高精度地图数据;以及 Zenrin:共同组建覆盖全日本高速公路的高精度地图数据,在 2018 年之前与亚洲 OEM 合作完成 L3 级自动驾驶的研发。

2017 年 1 月,英特尔也宣布收购 HERE 公司 15% 的股权,双方亦会在无人驾驶汽车和物联网技术方面进行合作。

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就是数据,对于英特尔也一样。Mobileye 在提供数据上还能做什么文章,英特尔会不会在这个在汽车主机厂上有很高占有率的 Mobileye 产品上拿到更多的地图数据,比如通过装机的 EyeQ 产品绘制高清地图、或是用 EyeQ 收集到的数据辅助整个英特尔自动驾驶方案的建设?

这又是新意义所在。

在自动驾驶领域,英特尔现在展开了组合拳,这是一条和英伟达完全不同的路

就是因为错失了移动市场,英特尔开始展开了大量收购,为下一个可能到来的 5G、IOT 或是自动驾驶的市场进行布局。

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英特尔的收购思路:

2010 年 76.8 亿美元收购防毒软件迈克菲(McAfee);

2015 年 167 亿美元现金收购 FPGA 厂商 Altera;

2016 年,英特尔宣布收购意大利半导体制造商 Yogitech;

2016 年,英特尔宣布收购深度学习初创公司 Nervana Systems;

2017 年 150 亿美元收购 Mobileye;

即使单独在计算机视觉 CV 领域,英特尔最近就有不少新闻了……

2016 年 5 月,英特尔收购俄罗斯公司 Itseez;

2016 年 9 月,英特尔宣布收购 Movidius;

2017 年 3 月,英特尔收购 Mobileye;

有不少从事计算机视觉的技术人士对 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表示在视觉芯片上“很难看明白英特尔收购的思路,感觉打法有点乱”,但亦有行业人士认为英特尔已经补齐了最薄弱的视觉感知环节,“英特尔最拿手就是平台布局,并不是某些单点技术”。

不过在这些收购上面,我们也确实看到英特尔在新兴硬件的智能芯片业务上,表现出的极其强势的信心。

去年一年,汽车芯片领域也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地盘争夺战。

在那辆号称已经实现“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汽车上,驱动它进行自动驾驶的汽车“大脑”就是来自英伟达的 Drive PX 2,这是一台能够帮助汽车进行定位和躲避障碍物的人工智能电脑。

数以千万计的汽车正在使用这样的大脑。根据英伟达的说法,在路上行驶的车辆之中,已经有超过 20 个品牌的 1000 万辆车在不同程度地使用英伟达的技术。Drive PX2 性能堪比 150 台苹果 Mac Pro,Drive PX 2 能车辆拥有“看到”世界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目前的自动驾驶汽车能够上路的前提。

2016 年 10 月,高通宣布将以约 470 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在这项交易之前,恩智浦也以近 1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的飞思卡尔半导体,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汽车电子厂商。而高通此举是将业务从手机拓展至汽车领域,这笔交易也一下让高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汽车芯片厂商之一。

如果按照这个分析,英特尔与英伟达等智能芯片对手竞争的主要是感知,英特尔正在补齐自动驾驶所处的感知、地图、以及决策等多个阶段,英伟达则是推出更适合自动驾驶感知的汽车大脑,高通所扩展的领域也更多的是芯片本身。

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兼 CEO 余凯认为“这次收购让英特尔有了 CPU + FPGA + EyeQ + 5G 构成的强大计算平台和通信,构成了从感知到决策和通讯的完整解决方案,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综合实力瞬间大幅跃升,”

英特尔或许已经准备好了做一个平台型的玩家,正在补齐各个阶段,但英伟达也不会坐以待毙。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