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 地址定位惹的祸,让农场主当了数十年犯罪嫌疑人

如果有一天你正在家上着网,突然一群警察带着搜查令冲进你家,然后发现他们走错门了,你是种什么心情?

这种让人抓狂的事儿,美国的一位农场主 Joyce Taylor 在过去 10 多年里经常遇到,简直成了全美国人民的背锅侠。

她住在美国中部一个名叫 Potwin 的小镇上,明明活得人畜无害,但又不断被怀疑从事网络诈骗、制造垃圾邮件,甚至利用黑客技术盗窃。而且一直有各种各样的受害者主动上门寻求报复,甚至连 FBI、联邦警官也经常登门拜访,Joyce 本人也很崩溃,但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些受害者和联邦警官又表示,IP 地址追踪的确显示是这里的人在网络上行骗、盗窃。

最近,这个谜终于被解开了,原来就是 IP 地址定位这玩意儿出的问题。

先稍微科普一下,你在读这篇文章时,无论你用的是智能手机还是台式电脑,我们的服务器都会记录下你的 IP 地址。在互联网上,IP 地址就好像是你这台设备的电话号码,只有有了这个东西,你才能接收到网络上各种各样的信息。

就像你的手机号经常被卖来卖去、接到各种电话一样,虽然设计 IP 协议的目的是为了通信,但你的 IP 其实也是一样可以拿来营销的。

而有一家叫 MaxMind 的公司呢,就是做起了把 IP 地址和真实的地理位置结合起来的生意,然后把这些信息提供给服务广告商之类的客户。

他们的方法也很简单,首先需要一个把 IP 地址和地理位置对应起来的数据库,这个过程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并不算难。如果你是智能手机用户,我可以在你使用某款 app 时顺便请求一个 GPS 权限,这样服务商就能同时获得 IP 地址和地理位置信息。除此之外,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公共 Wi-Fi 也为做这么一个数据库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看起来是不是完美?

不过,就像电话号码会换人一样,IP 地址其实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有一些 IP 地址可能永远都无法被匹配到某个固定的地理位置附近,这家 MaxMind 公司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的问题,总结一个字就是:懒。

首先,他们采用了一种偷懒的办法——直接把这些 IP 地址定位到所属区域的中心位置。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 IP 地址只能精确到某个市,那么当客户通过 MaxMind 查询这个 IP 地址的地理位置时,MaxMind 返回的就是该市的中心位置;如果一个 IP 地址只能精确到某个国家,MaxMind 自然就把这个国家的中心位置指定为该 IP 地址的地理位置了。

NAME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美国地图就会发现,Joyce 的农场所在的 Potwin 的小镇正好就在美国的中心位置区域。所以,它就成了美国那些无法被匹配到某个具体地理位置的 IP 地址归属地。

另外,MaxMind 偷懒的地方并不只是把那些找不到“家”的 IP 地址归属到某个区域的中心。

根据 Fusion 的记者的调查,由于这个中心点在数字地图上的经纬度可能比较复杂,比如北纬39.8333333度,西经98.585522度。于是 MaxMind 偷懒把经纬度进行了四舍五入,这就导致了他向客户提供的地理位置和实际的地图中心位置其实有一些偏移,而这一点偏移恰好导致了 Joyce Taylor 这位背锅侠的诞生。

toilet-in-driveway

Joyce 居住的地方人迹稀少,但却有人把废弃的抽水马桶丢在她家门口的路上

Joyce 拥有的农场有 100 多公顷,包含一个牧场、一个老果园、两个谷仓、一些猪舍和一栋两层楼的房子。这周围可谓鲜有人烟,距离最近的邻居有一英里,附近最大的城镇也仅有 13000 人。

就是这么一个人迹稀少的地方数十年来却不断有不速之客到这里需求复仇、抓捕潜伏在此的犯罪嫌疑人,或者是要来救护在网络上宣传要自杀的青少年,然后跟着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的人 IP 地址定位到了这里。

对于居住在此的 Joyce 来说,这种生活简直是崩溃的,这些时不时找上门的陌生人给她的生活带来很大的负担,而更让人不安的是她并不清楚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其实搞不清状况的不只是 Joyce,MaxMind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Thomas Mather 知道这事儿之后也很吃惊,他在接受 Fusion 采访时说,自己也不清楚公司当时的省略掉的几个数字,竟然给一些陌生人带来如此多的麻烦。

Joyce 到底背了多少人的锅呢?

按照 Fusion 的说法,从 MaxMind 的数据库里来看,大概有 6 亿个 IP 被归属到了 Jovce 这里。

这些实际上找不到“家”的 IP 地址都被程序自动指向了美国的地理中心位置,而美国的地理中心又被 MaxMind 想当然地修正到 Joyce Taylor 的这个小农场里。

于是,Joyce Taylor 的家就成了数字地狱。

Screen-Shot-2016-04-06-at-10.39.14-PM

警察在搜查 Pav 住所时,向他出具的搜查令

其实,像 Joyce 这么惨的背锅侠不是个例,住在美国东部弗吉尼亚州的 Tony Pav 也同病相怜。由于 Google、Facebook 等网络公司在这里修建了大量的服务器集群,数以千万计的 IP 地址都被指向这里,而 MaxMind 选择的地理位置让 Tony Pav 的住所看上去就是这些 IP 地址的归属地,所以他也会莫名其妙的被陌生人臭骂一顿,抑或是被警察上门搜查一番。

我觉得他们两个人非常有必要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互相交流一下近几年的生活心得。

随着这个持续好几年的迷局终于被解开,MaxMind 已经承诺将尽快把这些没有“家”的 IP 地址指向湖泊这些没人居住的区域。这样的话,如果有人再顺着 MaxMind 提供的地理位置信息去搜寻线索时会发现,他们要的位置竟然在水面上,然后拿起石子怒砸水面泄愤(大误)。

当然,这个更新应用到客户那里可能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对于这些潜在上的背锅侠们来说,他们持续数年的数字地狱生活终于可以结束了。

图片来自:Fusio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