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方专栏】网络上的“女权主义” ≈ 一场不着调的行为艺术

jiajiajia

“女权主义者”这个物种好像突然经历了一场大型繁衍,而且神经进化至异常敏感,察觉到其他人在网络上的发言有丝毫它们认为的“性别歧视”气味就会群起而攻之:举起写着“我的阴道说,……”的牌子拍照,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在大过年的时候在微博上po出一张带着血的姨妈巾照片,并配文“瑞血兆丰年”;在其他女性说“我不需要女权”时,去拟长文挨个儿批评和反驳。

有人辩解说这是为了谋求广泛传播及普遍认可,那我想说,这种过于强调目标的正当性、而不去设计运动的美感、亲和力、格调的方式只能是一场不着调的行为艺术,它不可能产生宣传女权主义的效果,它只能是恶心人,只会让人更加恶心“女权”这个词。正是由于这种偏激且不美好且打着“女权”旗号的存在,让人们对女权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也让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们不敢大声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况且,把同一个性别的人全部框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不太对,并不是说性别一致,利益就一致。既然是“女权”,为什么不尊重某些女性“不女权”的权力?用性别绑架对抗性别绑架,两者同样垃圾。

什么算调侃,什么算歧视?

在微博上调侃过理工男的格子衬衫,有人问我为什么只黑男的,我半开玩笑说“我要是黑女的,会有女权跑过来骂”。什么算歧视,什么算调侃?我认为,就是性别对调之后,你会觉得这事儿有点别扭,这叫性别歧视;如果某件事,把性别对调之后,你的态度依然是一样的,那说明你对这件事的态度就是这样,与性别歧视无关。可偏偏有很多网络女权们分不清这个理,只要是对女性发表不友好意见的,皆为“歧视”,这就不对了。还拿调侃格子衬衫这件事来说,用来调侃女性是好笑的,用来调侃男性也同样是好笑的,所以是一个调侃,而并不是歧视。

再回到开头提到的现象,如果是一名男性举着“我的阴茎说”的牌子,或者是po出一张带有遗精的床单,(对我来说)也同样会引起反感。性别是平等的,任何一种不公正的或是让人厌恶的现象,性别对调之后也同样让人厌恶,它是人权,不是男权,也不是女权。网络女权们的不妥之一,大概就是只追求“女权”,而忽略了“人权”吧,有些事情是与性别无关的,姑娘们。

从看脸的世界,到那颗永远都在逆行的水星,人们总是希望把事情归因到一个无能为力的外部因素上,生理性别为女的人们又多了一个理由:因为我是女人。我说过一些恶毒的话,也招过不少骂,把内心 OS 切换成文明用语版本,大概就是:有些所谓的女权分子总是把一切挫败都归因于性别。其实你该庆幸自己是个女人,不然当你有了男性生理结构却依然一事无成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连个借口都找不到。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解放?

我是不太喜欢“女权”这个词的。一方面,正如不喜欢一切集体化词汇一样,我认为自己是某个个体,只是恰好在某些因素上与某些人有重叠所以形成了所谓的“集体”,但我既不代表它也拒绝被它代表。自由与解放,不是站着撒尿,也不是到处约炮。它是你做任何事都是出于自身的目的,刮不刮毛、化不化妆、穿不穿高跟鞋,都是从自身内心出发;而不是从“你要反抗男权”出发,要为了其他人怎样做。你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作为一个“人”的判断,而不是作为一个“女人”。

另一方面,“女权”太强调女性单方面的权益,而忽视了男性群体。女权,不只是女性的解放,也应该是整个性别的解放。简单说,正如女性不该被统一贴上“贤妻良母”、“多愁善感”等标签一样,男性也应该拥有软弱、胆怯的权力,而并不是被武断地说“你是个男人,你不应该怎样怎样”。

这篇不共勉了,自勉吧。

题图来自:网络. 平行世界中的小丸子一家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