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方专栏】你交付给互联网的信息,远比你以为的多

jiajiajia

昨天有这样一条新闻,说是美军通过分析一名 IS 成员晒出的自拍照发现了 IS 总部大楼的位置,于是把它炸了,从照片发布到大楼被炸整个过程不到 24 小时,简称“一张自拍引发的炸楼”。评论里有人惊奇,有人称快,也有人表示可信度存疑。作为一个被称为“互联网偷窥狂”的我并没有太惊讶,只觉得这条新闻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提醒,提醒大众:你交付给互联网的信息,远比你以为的多。

从照片分析地理位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以前看过从几张照片、几条微博分析出妹子住在哪小区哪户的“技术贴”,也有大神说过通过照片里太阳的影子和拍照时间就能算出拍照地的经纬度,自己也有过网友从微信给我发了照片、我保存到相册之后自动显示了照片拍摄地点(可以地图定位,非常精确)然后知道了他家住哪个小区的情况。

看过上一篇《如何从一个社交账号最大化获取妹子信息》的朋友知道,我在文章里提供了多种(我认为)非常基础的信息获取方法,虽然跟美军分析出 IS 总部大楼位置的技能水平完全没有可比性,但也被不少人说成是“太可怕”、“侵犯隐私”、“互联网偷窥狂的经验分享”。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明白互联网信息痕迹可怕程度的我,在发现那位网友的小区信息时也是很意外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照片带有地理信息,我也不知道从微信下载之后的照片仍会保留地理信息。这是又一个互联网发出的无声的提醒,提醒我:别嘚瑟,你交付给互联网的信息量的可怕程度,也远比你以为的多

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已阅读并同意用户协议

说到互联网痕迹、隐私、大数据,大多数人想到的是各类大公司,比如你接到的各类推销电话,比如在网页上看到的与个人搜索行为非常相关的广告或关键词链接,比如你在新浪微博的新粉丝列表里看到你的某个新粉丝的昵称后面居然直接显示了他的真实姓名(相信有些人还不知道新浪微博的这个“神奇”功能,一个提醒)。

这些“大多数人”,一边对各种互联网协议任意打√,在互联网上无所顾忌地留下自身信息,一边为自己的隐私被侵犯而愤愤但又觉得无可奈何:虽然这种侵犯隐私的行为非常不要脸、让我非常气愤,但我需要享受他们的服务,我势单力薄,好像很难和他们作对。然而当他们从上一篇专栏里突然知道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这么容易被一个普通人窥视的时候,可想而知这种惊讶和有处可泄的愤怒。就当这也是一个提醒吧。

发布在任何人可见的互联网上的内容,算不算隐私?

这一周里,其实微博上有一场持续好几天的“戏”,不知道算不算小众,就是《大咕咕咕鸡与电池君》。其中有一个争论点是这样的,大咕咕咕鸡在遭到电池君的辱骂之后,把对方的照片(来源是公开的微博相册)挂了出来。电池君事后说,“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个人隐私安全[再见]”。我有点不明白的是,既然是这么在意“隐私”,为什么要把“隐私”放在任何人都能自由阅读的社交网络里,心疼“隐私”,就像心疼一个装了 Windows 系统的 Mac 电脑。

为了让互联网更好地服务自己,我们总在经意或不经意间上传了大量个人数据。两者难全,我选择做一个假装没有秘密的谨慎的人——公开发表的一切言语都不会是我的隐私,敢于向网站提供的信息是因为贪恋他们的服务。不一定能保护得好,至少为自己的行为负一点责。

共勉。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香蕉牌笔记本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