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晚跟坚果手机发布会场外的黄牛党们聊了聊

如果昨晚去参加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你会很容易感受到,有一个古老的传统行业,在移动互联网改造风潮面前,岿然不动。从“中华艺术宫”站踏出地铁车门开始,每走10米,就会有一个黄牛蜀黍或黄牛阿姨坚持不懈地问路过的每一个人:“有多余的票吗?”然后再加价几倍售卖给买不到票的倒霉蛋。

包里藏着一张黑市最高价值1600元的内场票,所谓怀璧其罪,而我是怀票其罪。为了减轻这种想要拍照发布到社交媒体的罪恶冲动,我假装是一个没有票的路人,跟黄牛党们进行了一番亲切的交谈。

地铁站4号口门口有一位小叔,黑肤精瘦,戴一个黑白棒球帽,看上去会比较懂行,我向他走去。

小叔:收票!有没有多余的票?卖票!内场到五楼全都有。

我:我问一下,这是什么活动呀?

小叔:你要买票吗?

我:我想先问一下今天这里是什么活动。

小叔:我也不知道。你要不要买票?

我:我都不知道什么活动啊。票上没有写吗?

小叔:票上有写,就是那个什么(说不出来)。你要不要票?

我: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活动。。

小叔:你要不要买票?

我:。。。

 

于是我打算换个目标。地铁口二十米外一棵树下的倚靠着一位阿姨,40来岁,染了黄色马尾,肤色很黑。

我:阿姨,今天这么多人,是什么活动?我同事叫我先过来看看。

阿姨:锤子。

我:锤子是什么?

阿姨:就是一个…产品。

我:什么产品?

阿姨:迷你手机啊什么的,网上都已经有了,上网看看就知道了。

我:迷你手机?

阿姨:对,你看全都是年轻人来的。

我:有这么火吗?我怎么不知道。

阿姨:上海这个(发布会)还算好了,之前北京开的时候,听说黄牛都没什么票。

我:哦,上海人也喜欢这个。

阿姨: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外地飞机高铁坐过来的,听说这个人还蛮有意思。

我:罗永浩是吧?这个人我到是听说过。

阿姨:对,罗永浩,就是锤子手机的那个什么,怎么讲来的?英文的那个。

我:CEO?

阿姨:对对对,(大笑),就是CEO,锤子手机的CEO,他来讲的。

我:他有那么红吗?

阿姨:锤子这个不算什么,这里(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基本上每星期都有一两次这样规模的演唱会。今年11月10号的泰勒演唱会,现在就买不到票了,我们手上的基本最低都是一千起价。你知道那个泰勒吧?美国的,你们年轻人应该都知道。

我:泰勒-斯威夫特?我知道。那这个锤子手机跟哪个明星是差不多程度火的呢?

阿姨:这个还不如前段时间蔡依林那次呢,更别说以前周杰伦什么的了。毕竟跟娱乐界还是不能比的嘛。

 

找了个借口告别了她,我继续向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走去。这一路直到会场大门,收票卖票的叔叔阿姨们站了不少,在基本都是年轻人的人群中很容易认出来。我又找了另一位身穿鹅黄色大码连衣裙的阿姨随口聊了几句。

阿姨:收票!卖票!

我:有内场票卖吗?

阿姨:内场的没有,二楼的要吗?位置很好,你看,小数字座位。(把手上的票展示给我)

我:我还是想要内场票。

阿姨:我这小数字的,靠近主席台,400卖你,犹豫的话,待会就连这也没了。

我:其实我有内场票。

阿姨:卖给我吧,600块。怎么样?

所以你基本上也打听出来了,昨晚发布会之前的黑市票价如下:

内场,800到1600;

二楼看台,300到500;

五楼看台,120到200。

不过如果运气不好或者不会分辨,从黄牛党手里也可能会买到假票的。票钱打水漂了,罗永浩也见不到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