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凯文·凯利(KK)遇上仁波切

整整一年前,我写过一篇 《凯文 凯利和他的中国梦》,大致追溯了凯文·凯利(Kevin Kelly,中国的老朋友们亲切地称他为 “KK”)这位在硅谷和世界范围内被整体边缘化的 “科技作者” 和 “未来学家”,是如何一步步在中国被科技大佬们捧上神坛和乩坛的。在那些顶级中国互联网公司看来,凯文凯利就是一本洋 “六经”,可以用来解释他们所作的一切:

神化你的事儿我们来运作,我们要的就是你的标签和那张充满灰白色大胡子的高加索人种的脸。

一年过去了。凯文·凯利又来到了中国。就像夏至和冬至似的,一年两次,如此规律反复,已经成了他的旅行习惯和商业模式。但中国的情况对他来说已然不同:那些曾经力邀和追捧他参加各种对话与峰会的中国互联网顶级公司和大佬们,对凯文·凯利的消费已经基本上告一段落,不复当年的兴趣。从最早李开复和张向东将其引介入华,到后来马化腾多次在公开论坛上与其对话,再然后是张小龙和田溯宁等著名人物,最后轮到了周鸿祎、王小川和傅盛等人……现在,这些大佬和中国互联网圈的知名人物,与凯文·凯利的互动和对话,基本已走完了一轮。当中国互联网圈一路向西的 “国际化” 营销兴趣点转向 “未来世界” 和 “奇点大学” 这些更有科技巫学味儿的元素之后,曾经被他们 “用” 过的凯文·凯利,又该去哪儿发光发热呢?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凯文 凯利和他的中国代理人们已经找到了新的市场。一来互联网圈总还有一些多年来想与凯文·凯利对话而不可得的科技 “新贵”,这些名字应该不断地在凯文·凯利中国代理人的小黑本上更新着,但 “大佬” 们对凯文 凯利的兴趣索然让互联网圈和创投圈对他的整体兴趣下降了不少。不过,这次凯文·凯利来华,显然已经开始经营一个更大和更有商业前景的群体——那些互联网圈外想进互联网和科技圈而不可得的庞大 “社群”,也就是那些过去两年内被 “微信 O2O 可以让你的财富翻番” 和 “O2O 引领商业未来” 等科技成功学洗得五迷三道的,身处传统行业摩拳擦掌想跟互联网发生点关系的人们。

凯文·凯利这次就恰好到处地出现在这样的场合。12 月 1 日,他在北京参加了一个据说有数千人参加的 “中国首届社群领袖峰会”。在会议印制的官方资料中,凯文·凯利的大名被和山海精大米、硅元瓷器、唐宋酒业、云上峰鸡蛋、丹瑞缇珍珠和金柏格精油等物件列在一起——后者正是不同 “社群” 中的杰出代表企业。这些企业花了大笔赞助成为 “社群领袖峰会” 的指定用品,目的只有一个:找到一条路。赶上风口做头能飞起来的猪,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

在他们眼中,“中国首届社群领袖峰会” 是一个帮助他们全面转型拥抱移动互联网的会议。这在该峰会主办机构 “中国社群联盟” 的会议邀请函中也得到了体现:“传统行业要想生存发展,必须主动拥抱互联网,不断变革创新。随着移动互联网不断的渗入到传统行业的发展当中,以虚拟经济增长为代表的企业将会成为 21 世纪经济发展的强大的驱动力,不容小觑”——摆明了就是一个冲着来自传统行业的互联网门外汉去的 “峰会”,在这些人面前,“首届社群领袖峰会” 的组织者,对什么是科技,什么是移动互联网,什么是 O2O 和什么是未来,有着游刃有余的解释权。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它没法吸引那些真正的互联网界重要人物参与其中。在 “中国首届社群领袖峰会” 的宣传文案中有这么一句话:“凯文·凯利、李彦宏、马化腾、雷军、刘东华等社群领袖经过无数历练,至今绝大部分仍活跃在一线,受人尊敬,令人感动,让我们学习那一刻的光荣与梦想”——可事实上,除了让人感到有些违和的最前与最后两个名字之外,中间的三个人绝无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不是他们不懂得科技与移动互联网需要接近传统产业,而是他们清楚这事儿不是这么玩的。

但凯文·凯利愿意参加这样的场合。对他来说,这样的场合与任何一个他在中国遇到的台前被前呼后拥,台后心安理得地拿过出场费转账支票的场合没有任何不同。他戴上中国式的红色围巾,在台上顾盼生姿,然后从去中心化到移动,再到网络的价值、云端经济、信息的个性化应用、信息操作的多极、3D 技术和电子货币,将时下最时髦的科技热词(buzzwords)捋了一个遍,最后语重心长地告诉台下的参会者:“革新刚刚开始,最伟大的事还未到来,未来是你们的,要有自信。”

于是台下掌声雷动。那些大米、瓷器、鸡蛋、茶庄和精油企业的企业主们,那些胸前戴着金项链手腕上套着佛珠胳臂下夹着公文包剃着小平头的参会者们被深深地感动了,看到了未来,得到了鼓舞。更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与 “世界级科技大师” 凯文·凯利同在一个舞台,亲切交谈甚至合影留念的机会。面对这些请求,平易近人的凯文·凯利向来来者不拒。

从给腾讯、搜狗和猎豹这样的公司点注六经,到给中国的 “社群领袖” 们布道,凯文·凯利就这么一路走了下来,这个路径就跟当年英特尔处理器与惠普电脑下乡似的。不过,必须得承认的是,凯文·凯利在这群传统行业拼命挤破头想跟互联网发生点关系,平时听多了微信营销课和 O2O 营销课的传统企业主当中,有着相当的群众基础。经过数年的包装和多次明星待遇的访华旋风,凯文·凯利的春风已经吹进了千家万户。

只有一条就够了:凯文·凯利是给腾讯问过诊、把过脉和上过课的人,是让马化腾和周鸿祎等人都迫不及待想与之对话的人。这对这些互联网圈外的传统企业主看来绝对有指标意义,因为按着他们的观念和理解方式,这人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 “上师” 啊。如果把 “上师” 都能请过来,那这场社群领袖峰会有无马化腾、雷军和周鸿祎们的站台又何妨呢?凯文·凯利多年来在中国互联网圈的被营销和被加持,终于给了他在那个圈子被消费殆尽之后,“降维” 寻找新市场的机会。

无独有偶,在 “首届中国社群领袖峰会” 上,还有另一位重量级嘉宾:加措活佛,一位仁波切

加措活佛被称为 “80 后最具影响力的精神导师之一,也是当代新媒体时代最具传播力的智慧导师之一”——简而言之就是通过互联网思维弘扬佛法的先行者。你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各种这位仁波切的语录集锦。这位仁波切也经常参加与互联网有关的论坛和活动,现场实况布道,大讲 “用信息技术弘扬佛法,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次,加措仁波切出现在 “首届中国社群领袖峰会” 上,大谈 BAT 格局的影响。他语重心长地说:“大家都在想做成摩天大楼,做参天大树,最重要的还是做好当下,利用好转化好技术带来的红利。” 这话与凯文·凯利不断反复强调的 “边缘化与去中心化创新”,背后的逻辑如出一辙。

毫无疑问,加措仁波切也得到了台下与会者的热烈欢迎和共鸣——尤其是这样的场合,少不来手腕上带串佛珠的参会者。而某种程度上,这也是 “社群峰会” 组织者给参会的人们提供的一个活学活用的案例:连转世尊者都开始用互联网弘扬义理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拥抱移动互联网,还不 O2O?

某种程度上,加措仁波切和凯文·凯利的站台,比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周鸿祎和王小川们对这些传统行业的参会者要重要得多。凯文·凯利说的话,大而又大,玄而又玄,他们听不懂,但不明觉厉。加措仁波切说的话,也是大而又大,玄而又玄,但他们听的懂,很有接近性。反倒是那些互联网公司的大佬们站在他们面前,说那些似懂非懂的话,让他们无所适从。

而凯文 凯利与加措仁波切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布道移动互联网和 O2O,也折射了一幕非常有趣的景象——在那些传统行业盲打误撞找移动互联网风口的人们看来:凯文·凯利是一个 “科技预言家” 下凡到他们当中,寻找科技与传统行业结合点的代表,而加措仁波切是宗教 “上师” 通过互联网与科技,为佛法弘扬寻找新出口的意象,上下夹击,前后包抄。两尊 “欢喜佛”,给了他们一个“大团圆”。

不过对凯文·凯利来说,这可真的是一个新的商业机会呢——多年来,凯文·凯利在中国的走穴已经形成了一个商业模式:中国的代理人开出一个 package,由一家顶级的经纪机构或商学院做代理,然后层层外包,不同活动的组织者向 “总代理” 开出价码邀请凯文·凯利出席,总代理除了偶尔也安排凯文·凯利参加一些自己的 “主场” 活动外,剩下的坐收渔利。当然,所有花钱请凯文·凯利站台的机构和论坛,靠着凯文·凯利这尊越来越接地气的 “欢喜佛”,收成也还都不错。

估计接下来,凯文·凯利和各式仁波切与真人同台共话科技改变生活的场景,还会越来越多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