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半导体到移动互联网:为什么KPCB从硅谷搬到旧金山?

 

当地时间上周,硅谷地区旗帜性的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凯鹏华盈)的旧金山办公室正式开门。我们本不该为一家风投新开了个办公室大惊小怪,但KPCB此次在旧金山落户却有别样的意义。

倒带:1972年的时候,风投主要还是金融背景出身,当时作为Fairchild(一家市值现在已经达到15亿的半导体公司)创始人Eugene Kleiner和作为惠普电脑硬件部门的高层之一Tom Perkins却清楚地看到自己在风投界的技术优势和人脉优势,创立了这家日后成为在Sand Hill Road上最有代表性的风投。

很快,KPCB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他们擅长发掘有技术优势的公司也总能理解公司的核心技术到底是什么。早期,KPCB的投资代表作有Tandem Computers,这家由PerkinsHP的老朋友Jimmy Treybig创始的公司,以做ATM系统起家,利用核心技术不断拓展业务并在日后被Compaq32亿美金收购。

1970年代的时候风投还是一个很小的行业,那时候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NEA都还刚刚开始,1978年还是那个时代风投融资最多的一年,整个行业不过也融资了七亿五千万美金,还不如现在个别风投一年的融资多。

1970年代的科技行业也与今天的完全不同,那个时候的创业公司多是做硬件。风投做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的多会去参观公司厂房里那些隆隆的机器。由于对场地的需求,当时的创业公司大多在湾区南部,因而那时的风投多也在那一区域。(那时还没有手机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KPCB的投资方向也从硬件逐渐转移到了软件,网络设施和互联网。接下来的故事也许人尽皆知:

1994年,KPCB用四百万美金买下了Netscape(最早的网络浏览器公司之一)25%的股权,不久之后该公司被以40亿的总股价收购,KPCB的投资翻了250倍。

1999年,Google在硅谷的风投界碰了一鼻子的灰,没有人能听懂他们到底想做什么。KPCB和红杉联手以两千五百万美金换来Google 20%的股权。今天,Google的市值到达了两千多亿美金。

…… 

今天,KPCB即已经很少涉足硬件,根据KPCB官方公布的数据,其门下的硬件公司尚不足10%。因此,KPCB也不需要常常去湾区南部参观厂房了。更多的,他们是在创业人口密集的旧金山与创业者见面——在任何一种场合下。KPCB在Menlo Park沙丘路上的办公室也逐渐失去了地理优势。

KPCB此次落户旧金山标志着风投界对创业人群认知的改变。随着创业重心从硬件转向软件和网络,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在旧金山办公,转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风投前来旧金山。而当Menlo Park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传统VC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像Andreessen Horowitz这样的新型VC和SV Angel这样的“超级天使机构”早已经抢滩旧金山了——无论在任何情形下,穿西装的都不太打得过穿牛仔裤的。

刚搬来湾区的时候,我有幸和一个KPCB的风投有过短暂的交谈,当我聊起自己的投行工作经历和对风投的兴趣的时候,该风投以一种宽容到有些蔑视的姿态笑了笑,说,“像你这种金融背景的,还是去Silver Lake(硅谷另一家旗帜性的风投,金融背景更浓厚)吧,KPCB更多的人是有科技或者创业背景的。”

历时40年,从半导体到互联网,KPCB依然流着科技的血。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