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佩奇,下一步想做科技界的巴菲特

“他总是告诉我,你做的事情太多了。而我也总是这么回他,你做的还不够”,Google CEO拉里·佩奇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回忆起自己与史蒂夫·乔布斯的对话,“史蒂夫说的是对的——你,拉里,只能干得了这么多事”。

现在,佩奇践行了乔布斯当初的建言,把目前核心产品的管理工作交由Sundar Pichai 负责,自己去负责生物技术、能源以及人工智能等未来项目。美国时间10月24日下午,Google向员工发表备忘录。备忘录显示,Pichai将负责研发、搜索、地图、Google+、商务、广告产品和架构,以及现在覆盖的Android、Chrome和Google Apps,囊括了Google现阶段几乎所有的核心业务。当然,Pichai还是向佩奇汇报。

而在未来的Google,佩奇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佩奇谈到,如果硬要用一个人来描述的话,最接近的应该是沃伦·巴菲特。这位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企业家、投资家,成功地将一家濒临倒闭的纺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打造成集保险、铁路、零售于一体的巨头公司。巴菲特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是来自于资本管理的能力。而他主要的责任,是提供资本给经济状况良好的企业,并保留原有的管理阶层,继续带领公司成长。

从Google过去一年的收购路径,能够看到佩奇与巴菲特的相似之处。今年1月,Google宣布32亿美金收购Nest,公司继续独立运营,管理层核心人物Tony Fadell继续领导Nest在智能家居领域高歌猛进。9月份,Google收购对抗帕金森病、生产防颤抖汤勺设备的Calico,并请来前生物技术公司CEO Art Levinson来领导团队。接下来,Google计划在Calico上投入数亿美金,资助Calico在生物科技上的研发。

在佩奇看来,Google本可以解决很多人类的问题,但从现在Google产品线看,并没有如之前想象中的那样。正是这种焦虑影响了佩奇对于自身角色的调整,而同时,这种焦虑也在通过一些细微决策体现出来——Google最高层开始催促Google X实验室尽快做出真正能用的产品,而不是一个个有着PR效果但无法出货的概念。

当然,在佩奇看来,自己的角色变化也与整个科技生态圈的氛围相关。10个人就能做出一个有着数亿用户的产品,导致的结果是消费互联网成了一个不需太多资本投入但回报巨大的行业,硅谷大量的资本涌入了这个领域,所以每个人都专注于做一款消费互联网产品,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是,这带来的一个问题是,那些真正需要巨大资本投入研发,能够真正解决人类问题的创业公司,比如能源、健康领域的公司,却很少人问津。佩奇最近见了几家创业公司,一家做核聚变的团队让他很是振奋,因为这可能在低成本能源上取得突破性进展;而另一家通过给予视觉化的图像来判断人脑所思所想的创业公司,也让佩奇非常吃惊。佩奇说道,“这些小的创业团队如果能够得到50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那么就会取得重大的突破进展。但不幸的是,这个事情并未在过去发生”。

而接下来,佩奇会专注在这些事情上,同时带来的是Google背后强大的资本、人才。佩奇看来,“在未来,人们过上舒适生活的成本会越来越低。现在在帕洛·阿托买栋房子要花100万美元,未来会需要不到5万美元”。

 

题图来自:WIRED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