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资金链阴影下的易到,究竟有没有拖欠费用?

“5000万元欠款”的传言和质疑声中,易到终于坐不住了。

从11月20日起,网约车平台公司易到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5000万元以上。尽管易到官方否认了相关报道,但身为乐视系公司,任何与“欠款”相关的话题都会引发关注、发酵和议论。

令易到不安的倒不是“有多少欠款”及“何时还清”之类的表层问题。如今,任何一则乐视系公司的资金新闻之于媒体,都像是一丝血迹之于鲨群,一有风吹草动,就引来各方一拥而上。不论乐视如何努力找钱自救,不论贾跃亭如何给自己打气,如何向外界释疑,只要乐视系公司多一则“拖欠供应商巨额欠款”的消息见诸媒体,本就深陷空前质疑的乐视及其鼓吹的“生态化反”商业模式就多一分不合理性——对一家公司而言,这才是最深层的恐惧。如今,不论欠款传言是否属实,对于号称国内第一家网约车公司易到而言,做出公开回应已是一项必须不折不扣完成的政治任务。

就在22日,易到举行了由COO冯全林出席的媒体沟通会。用大部分时间来安利公司最近的发展状况,如网约车与司机数量、品牌、融资情况等等,简单来说,官方在简介环节想传达的信息如下:

易到不存在拖欠供应商款项问题;

易到正在融资,进程顺利,详细情况不能透露;

易到的钱没有被乐视挪用,易到和乐视体育近期将有合作发布;

易到欢迎网约车新政,新政将滴滴和易到拉至同一起跑线,大家公平竞争。

不过,现场媒体最关心的问题依然是:易到究竟有没有拖欠供应商5000万元的款项?是因为乐视资金链紧张进而影响易到吗?乐视是否真把易到的钱转给了乐视体育?因此易到在Q&A环节更多地是解释“欠款”问题。

易到官方对欠款问题矢口否认,并表示,之所以会出现问题,有这么几方面原因,一个是易到正在开发“智能客服”,影响了提供人工呼叫中心运营方河北中锐的利益。至于深圳的公司,一家是3月份已经不合作了,另一家是只有5000元欠款。“这5000块钱易到出不起吗?”易到负责人反问道。易到对乐视控股整体现状未予置评,只表示:“在这里不说乐视,易到非常健康。”而对易到的钱转给乐视体育的传言,易到表示“胡说八道”,并表示易到和乐视体育近期将有一个合作。

PingWest品玩对比了双方对欠款的说法。与20日《北京商报》披露“截至今年9月,五六家类似的供应商被拖欠费用总额达5000万元”的说法不同,易到官方只承认河北中锐的200万元、深圳一家从3月份即不再合作的公司(详情数字官方并未说明),另一家欠款为5000元,易到对这些应付而未付的款项定性为“正在走流程,流程比较慢,出现了一些人比较着急的情况。”

但是为何官方承认的只有这三家,而先前报道的何以有“五六家”?走款流程会为何很慢?易到官方人士对PingWest品玩表示:“除了这三家,没有听说其他公司有欠款消息,走款流程慢则涉及到合同双方细节。”

冯全林负责各地与租赁相关的团队,他讲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管理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手段,也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不爽,就出现这样的信息也正常吧。”言外之意,易到与供应商之间似乎还有其他利益冲突。

总结起来,易到关于欠款的态度是——

目前没有拖欠情况;

未付的款项并未有传说的5000万那么多;

即使有几百万未付款,易到也付得起,也正在走流程;

正在走流程的因为合同细则而进展缓慢,凡走完流程的都付过款了;

之所以有“拖欠款项”的传言,原因是开发了智能服务系统而与外包公司起了利益冲突。

总的来说,易到没有还清供应商款项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据先前一位名为杨昭的易到负责人回应媒体的说法是:“本月底可能会有资金到账,将欠款归还给这些客服承包企业。”但此次媒体沟通会上并未给还款设定最后期限。易到独立于乐视控股的财务体系之外,不过那些同样传出“拖欠供应商欠款”的乐视系公司的共同之处就是——结款缓慢,以至于模糊了“流程缓慢”和“拖欠”的界限。尚不知道这些供应商在签约之前是否意识到这个走款流程到底有多难熬,对他们而言,“结算无期的欠款”的欠款,与拖欠何异?一位创业者也对“难道易到还不起5000元欠款”的反问表示也不以为然,他举例说,自己困难的时候,3000元应付款也要拖欠。

但问题是,在不搬出账目与合同之前,你很难辨明这是一个尾大不掉、走款流程缓慢的公司病缠绵难愈的隐情,还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故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