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欢迎来到旧金山的硬件孵化器Lemnos Lab

旧金山 SOMA 地区云集了不少创业公司,他们通常会租下一间面积不大办公室,当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再寻找大一点的空间。如果按照这个规律,你很难想像在 SOMA 一间像车库的办公室就是硅谷唯一的硬件孵化器 Lemnos Lab,并且他们已经在这里2年、孵化了12家硬件创业公司,其中做咖啡机的 Blossom Coffee,流水作业做汉堡包的机器人 Momentun Machines 等都已经毕业搬出去了。

IMG_1556( Jeremy Conrad 在Lemons Lab 办公室       图/PingWest)

这个硬件孵化器的创始人 Jeremy Conrad 曾经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机械工程,另外两个创始人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同学。当和 PingWest 谈到为什么会在两年前就做硬件孵化器时,Jeremy Conrad 说,因为他自己的专业背景,他是硬件复兴说法的支持者。

和我们曾经报道过的 Y Combinator、500 Startups 等孵化器一样,Lemnos Lab 也要从招收创业者或者创业公司开始。重点关注软件(近几年才开始有个别硬件)的YC、500 Startups 以及  TechStar 都招收一些已经有原型的产品,Lemnos Lab 同样如此,“我们会招有2-3个人的团队,已经有个功能样机,并且主要关注这几个领域:电子消费品、连接设备、交通运输、机器人等。” Jeremy Conrad 说。

近两年来,硅谷以及整个美国已经出现了不少硬件孵化器或加速器。例如总部在深圳的 HAXLR8R 和供应链管理服务商 PCH International,后者在2011年开始做硬件创业加速器,今年6月收购硅谷的硬件孵化器 Lime Lab,推出 Highway1,但他们指明只招收已经获得风险投资的硬件公司,提供为期4个月的培训,其中特别强调包括去深圳探访两个星期。在硅谷以外还有位于美国波士顿的 Bolt ,以及自称关注欧洲市场的硬件孵化器的 Berlin Hardware Accelerator 。

Lemnos Lab 最不同的是只关注公司处于早期的硬件创业者,由于硬件创业比软件要复杂,当我问 Jeremy Conrad 怎么定义“早期”,毕竟在产品量产之前都可以说是早期。他也同意这个观点, Lemnos Lab 主要是帮创业者度过从设计模型到拿种子轮或A轮融资的过程。

“我们主要帮创业者做三件事,设计、建模、测试。” Jeremy Conrad 说。

硬件设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它决定了此后的一切。“设计会有些常见的错误,例如包装盒,你看 Jawbone 的包装盒是半透明的,要让消费者能看到产品,不要小看这件事,不了解消费者可能就会忽视这些细节。我们做的事情是帮创业者避免一些常见的错误。”从他的经历来看,硬件创业最大的挑战就是“犯错不可原谅”——一个小错误会导致一切推倒重来。

其次是建模。在 PingWest 采访过的不少硅谷创业者都提到 3D 打印为建模降低了成本,Lemnos Lab 并没有在办公室里摆上几个3D打印机,而是鼓励创业者用 Lemnos Lab 的投资(每个公司10万美元)去几个街区远的另一个鼓励任何年龄的人动手创造的硬件创造中心 TechShop 做模型—— TechShop 里有不少建模工具。

最后是测试,这中间包括小批量生产模型以及获得消费者的反馈。Lemnos Lab 和圣何塞一些硬件工厂有合作关系,可以帮创业者联系生产,但 Jeremy Conrad 不同意所有的硬件创业者都一定要有个人“睡在中国工厂里”的说法,“不是所有硬件创业公司都一定要在中国有工厂或者一定要去深圳,有时候这个代价太高了,其实在圣何塞就有一些传统的工厂,其中也有中国背景,我们鼓励创业者量力而为,如果能实现大批量生产了再考虑到中国去找合作伙伴。”;同时 Lemnos Lab 和众筹网站 Indiegogo 是合作伙伴,负责帮助创业者在众筹网站上做融资活动,众筹网站的另一个作用是收集用户的反馈。不过他也强调并非所有的产品都适合在众筹网站上融资,我们此前报道的 Sproutling 就是个例子,这也是Lemnos Lab 孵化的公司。

还有软件更新。当创业者陷在“硬件创业难”的论调里时,有时会忽略软件的作用。硬件迭代的周期慢,但是软件可以保证它与消费者时刻对话。

当然,对创业者来说,孵化器的出口就是融资。Lemnos Lab不对媒体公布自己的资金背景,但是提到在硅谷对硬件创业公司有兴趣的孵化器,例如True Ventures、Andreessen Horowitz等。Jeremy Conrad 说他会和这些 VC 保持联系,并且问他们认为一个硬件创业公司做到什么程度可以去融资——不同于软件孵化器会举办 Demo Day 来展示产品,Lemnos Lab 的方式是直接让创业者去见 VC。今年6月 Lemnos Lab 做过一次 Demo Day,但是很快发现这并不奏效,“硬件生产周期不同,你很难保证这些公司在同一时间里做好产品毕业。”

Lemnos Lab 也不会分批训练创业者。创业者很难能从为期几个月的训练中保证自己的硬件能做到什么程度。“但创业者要心里有数,1年内我要做到什么程度,5年内到什么程度。”Jeremy Conrad说。

在导师制度、提供办公室等方面,Lemnos Lab 和普通孵化器一样。

当我提出 Lemnos Lab 是否有意愿招募中国的硬件创业者时,Jeremy Conrad 的回答是如果创业者能解决在美国停留期间的身份问题,Lemnos Lab 欢迎中国创业者。“我个人非常赞同企业级市场和硬件创业对中国的创业者是个好机会的观点,中国创业者很早就证明了这一点,我听说华为就做的很好。”

部分Lemnos Lab孵化的创业公司:

Sproutling: 为婴儿设计的可穿戴设备,配合手机软件、室内监测设备使用。目前融资260万美元。

Local Motion:一个适用于美国乡村、大学园区、工作园区的代步设备,目前已经和 Google 合作,在 Google 山景城总部使用。目前融资600万美元。

Blossom Coffee:号称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咖啡的咖啡冲泡机器——用电脑来计算和调配咖啡的配料。目前共计融资26.2万美元。

Momentum Machines:流水线制作汉堡包的机器人,目前未透露融资信息。

Unplugged Instrument:一把简单的吉他。在吉他中加入扩音器并与 iPhone 软件相连,用户可以跟着自己的 iPhone 弹奏,目前没有透露融资信息。

Airtime:商用无人飞机开发平台,目前融资1070万美元。

NanoSatisfi:一个号称让普通人也能开发和人造卫星有关的产品的开发平台。目前融资160万美元。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