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天使”联想之星和它的第一个上市项目:乐逗

手游发行商乐逗花四年时间敲开了纳斯达克的大门,然而,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也是联想控股旗下负责早期投资和孵化的基金——联想之星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乐逗从成立到上市走了四年,而联想之星从天使投资到孵化出第一个上市公司,也只用了四年。

这四年里,乐逗从外包转型平台,从接受君联投资到引进腾讯,联想之星也和他们一起从天使阶段走到了IPO。这背后都有什么故事呢?联想之星的执行董事王明耀向我们讲述了他投资乐逗的始末。(以下根据王明耀的口述整理)

一小时做出的决策:和乐逗背后的故事

2.pic

在2010年的时候,iPhone4出来了,我们立即意识到,智能手机定型了,于是开始寻找机会。当时50万的应用里有20%都是游戏,量很大。但是投一个游戏公司的话,生命周期短,下一款也不知道能不能红,休闲小游戏价值也不大,所以我们觉得应该投一个平台公司,这样才有制高点。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和陈湘宇在北京第一次见面了。他们对海外休闲游戏非常了解,也有做平台的思路。当时他们做了一个平台的雏形应用,是做精选游戏推荐的,有几十万的下载。关键是这个想法和我们的思路很吻合,所以一个星期后,我就去了深圳找他们团队。

当时他们在特别小的一个楼里。十几个人。主要还在给海外的公司做外包业务。但是做的产品都很洋气,比国内其他团队做的质量高。对于陈湘宇这个人,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他非常有规划,大概每年做到什么程度、做什么,都很清楚。而且这些年回过头来看,他说的要做中心把用户留住,再发挥价值,这个大的思路都是坚持了下来了,当然细节,比如最开始做社交游戏平台,这些都根据时机的变化都进行了调整。

他给人很真诚、热情的感觉,非常打动我。所以聊了一个小时,我当场就给了投资方案,达成了协议,800万左右的金额。老实说,这笔钱很关键,让他可以真的开始来做自己的业务。

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我们是最早进来的,所以在早期真的给了很多建议,现在回过头来看,确实很关键。当时,陈湘宇说,拿到钱后要找个CEO,因为自己是做技术的,退居幕后比较好;但是后来我们一起谈规划时发现他特别有感染力,我们就说,你找什么CEO,你自己就是最适合的人选。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拿到钱后,他本来还想找一个大公司的高管来做运营,人选都找好了,但是后来还是觉得不适合,于是找了和当时情况最匹配的人。现在,大家都做的很好。

当时乐逗外包业务做的很好,投完后的2011年,陈湘宇跑来说,今年收入不错,你们投的钱都用不上了。用不上也不是好事啊!所以我们就建议,把外包业务逐步砍掉,锻炼员工的可以做,纯粹赚钱的就不要做了。这样一来,业务进展非常快,也拿到了《水果忍者》的代理。《水果忍者》是乐逗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当时CTO还专门跑去澳大利亚和人家沟通。他们从《水果忍者》摸索出来,有了成功的案例,才逐渐树立了现在的模式。回头看看,如果不这样,错过了时机,可能就走上不一样的路了。

B轮的时候,乐逗启动融资,于是我把君联资本介绍给陈湘宇。当时他和刘二海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刘二海就拍板了。后来又引进了红点。到13年,要引进腾讯的时候,他们要求稀释很多,方案一直没有办法推进,所以我们让步,把一部分股份让给了君联,这样才得以达成B轮协议。尽管之前我们说过不退出,但是出了这种事,还是只能出让一部分。

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也有,但是没有过冲突的时候。无论是传出收购传闻,还是团队在去年年底提出要上市,我们都没有分歧。某些业务上,比如12年底,公司收入增长很快开始盈利,团队就会采取偏保守的做法,想要依靠游戏的流量自然增长,但是我们就会建议他们引进更多资源,适当花些钱,把盘子做大。

到了12年中,他们团队发展很快,也膨胀到几百人,管理和人力资源问题都比较突出,所以我们就派了创业顾问去做诊断和培训。

对于我们,都是不同阶段发挥不同价值。

虽然是做早期,但是偏爱长线投资

这次乐逗上市的回报是100倍左右,但短期没有退出的计划,我们还是偏长线。

这是联想之星投的第一个项目,也是我本人投的第一个项目,也会比较爱惜,我们对这个团队有一种近乎盲目的热情和信心,即使有磕磕绊绊,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另外也和我们的定位有关心,我们是联想控股旗下的,没有财务的压力,不用太多考虑回报。这让我们会有长线的心态。我们看好的公司,都不会早早退出。除了乐逗,其他公司也都是。除非是应投资人的要求,或者创始团队希望回购,我们才会出售一部分。

我们和创始人沟通的节奏也是根据情况来的。前期,能帮的我们都会帮,引进更多投资人后,就是3个月到半年左右会有董事会。像乐逗,决定上市之后,都是随时电话会议。我们都是尽全力支持,希望帮助团队把事情做成。我们还有一个微信群,什么事情都是随时在群里解决。

我们还是很强调投资之后的服务。比如我们的CEO特训班,是公益性质的,每年投入上千万,在全国寻找一百多个有潜力的CEO进行培训。第六期要结业了。这也形成了我们自己的网络,一共四百多个创业者,大家都很活跃。

联想之星有30多人,负责培训和投资的都有。我们还有创业顾问,有做营销、人力资源管理等,一对一帮助企业。到现在,我们还会把人才招聘和市场推广都会加起来。自己投的企业也形成了一个平台,帮助大家协作。

比如我们投了一个叫知果果的创业公司,做知识产权保护的。推广方案也是我们帮忙做的,在联想系投的公司里很多人用,影响力就很快扩散。

但是我们还是参谋的角色,不会替代决策。一般都是提建议,帮创业公司补齐弱项。我喜欢的创业者,要很聪明。沟通起来不累,会领会你的意思,而且有开放的态度。我经常说,创业者和投资人要像舞伴一样,一方可以领舞,但是一定要双方配合好,并且一起熟悉和掌握节奏。

下半年将会投出20个公司

现在我已经是20个公司的董事了。我投的公司,发现成功创业者的潜质都是一样的:可以从痛点发现某个商机,找出行业规律。比如,很多做游戏中心的都死了,但是乐逗就可以找出规律来活得这么好。此外,他们有能力组织资源,而且还可以坚持渡过难关。其实越好的项目,做出的决定越快。像乐逗一样,每轮都是聊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尽职调查只是看有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现在我们看好的方向是两个,一是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比如金融、教育等;还有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比如出行、支付等。智能硬件领域,也是看好的。我们在智能手表和家居一块都有投资。这一块我们仍然是布局行业早期的意思。甚至包括在硅谷,我们也已经看了几个公司,都在进展中了。

尽管现在市场有很多热钱,但这都是短期的现象,能和联想之星存在长久竞合关系的,也就是4-5家机构而已。我2001年就在这个行业了。这么多年的经历,帮助我看清了很多的趋势,比如当年的视频和团购大热,我们都看的很清楚。团购只会有1-2个领导者,到现在,视频也没走出一条路来。所以投资不要跟随热潮。

我们联想之星的基金规模有4亿元,将会在今年花完,而下一个基金将会有1.5倍-2倍大。其实我们的TMT组经历了缓慢增长的过程。10年只有我一个人,11年五月之后是两个人,今年希望增长到10个人。我们现在已经投了有了40家公司,除了下半年会有20家之外,投资步伐还会加快。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