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坐拥妹子和欲望,于是直播拯救了陌陌

我的一位宅男朋友最近又重新拾起了多年不用的陌陌。他曾经把大量的精力耗费在这款曾经的“约炮神器”之上——虽然从未能有所斩获,直到陌陌开始“洗白从良”,他卸载了自己所有电子终端上陌陌客户端,成为了那时候流失客户的其中一员。

当我看到他又开始装回陌陌,并且猴儿急地找回登陆密码时,他的理由是要回来看妹子们的直播——这比约炮简单多了。

momozhibo1

(陌陌的直播入口)

5月17日,陌陌公布了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其中,去年九月份才上线的直播服务,在2016年第一季度产生营收1560万美元,占到了公司全部营收的近三分之一。同很多的老牌互联网社交平台一样,风风火火的全民直播成了大家新一轮的救命灵丹。

去年9月7日,陌陌推出音乐互动直播平台—陌陌现场,开启了陌陌平台对直播内容的制作和接入。在当时,陌陌方面曾强调,这将是一个异于市面上大多数针对普通“草根”直播平台的“高端”直播社区,陌陌现场的签约歌手均为职业歌手。

然而随着全民直播的狂潮来得猝不及防,以及专业歌手直播的高昂成本,陌陌开始接纳了“草根”直播。到了十二月份,“直播”的字样正式出现在了陌陌客户端当中;今年三月,陌陌直播开始面向所有用户开放,陌陌不再设置任何高于其他直播平台的直播主门槛;四月,陌陌“直播”入口的优先级被提升到了次主帧的位置,取代了原先类似“朋友圈”的“发现”,当时,这里的月活用户数就已经飙升到了近30万。

在这份被直播业务镀得金光灿灿的财报公布之后,唐岩表示“已经看到陌陌的核心业务和直播服务之间存在显著的协同效应。直播服务为我们的用户创造了一种在陌陌平台上的全新的社交和寻找乐趣的方式。”在这之前,陌陌已经遇到了一些麻烦,比如活跃用户下降,营收增长乏力和净利润下降。

这个社交场所天生坐拥着海量的直播核心资源:“妞儿”和“寂寞”。于是,陌陌做了直播。

唐岩看到的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既成趋势——在直播这件事情上,老牌社交平台的“场景”和“关系”优势将成为单一直播平台难以抗衡的高墙。祖宗级的直播平台Meerkat已经宣称放弃移动直播业务,而几乎同时,Facebook的直播功能开始向所有用户开放(此前仅限明星等认证用户)。

是直播拯救了陌陌和同样的老牌社交工具么?不如说是直播开始慢慢地取代文字、图片,成为了社交平台上的新“通用语”吧。

momozhibo2

(附近的直播妹子们)

我的那位宅男友人终于找回了自己资深的陌陌密码,开始不停地在“附近的直播”当中刷来刷去了,“看这妞儿!在直播里调戏‘附近的’妹子,比之前那种附近的人搭讪,更真实刺激啊!”

是的,反正他从来没有约上过,而直播让他那些“附近的妹子”变得更真真切切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