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评价 M1:它是最有出息的孩子,但不是长得最漂亮的

锤子 M1 发布后,一直处在奇货可居的状态。这很可能是锤子科技第一次因为用户的需求过旺而不是设计生产问题导致的缺货。

在 11 月 9 日下午京东 3C 懂试会·老罗专场的直播中,老罗聊了很多 M1 产品开发历程和未来的发展战略,以及他个人的灵感来源。他说:

80% 的灵感来自于蹲马桶,另一些来自于洗澡。

备受好评的 Big Bang(大爆炸)也不例外,“不幸”的是它的灵感来自于前者,而且不太卫生。具体细节可以查看后面的直播文字摘录。

锤子科技为人称道的是它与自身地位和身份不太相称的设计能力和审美品位。第一代产品 T1 就拿到了业界顶级的 iF 金奖。而对于设计和审美近乎偏执的追求也导致了产品生产供应上的诸多问题。看到 M1 你会发现,这一次老罗和他的团队并没有那么偏执了。M1 称不上是优秀的设计,当然你也很难说它不漂亮。

但是吸引你的一定不是它的外观了,而是创新性的软件体验:Big Bang(大爆炸)和 OneStep(一步)。锤子科技也决定将这两款产品开源。老罗表示团队已经就 Big Bang 和 One Step 联系了国内 Top 100 的应用开发者,目前谈妥的有 20、30 家。

Smartisan M1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

到目前为止,M1 卖得最好的是咖啡金+皮革版本,老罗个人最喜欢的是不锈钢版。他强调,咖啡金款的后壳确实使用的是荔枝纹的头层小牛皮。在现场,我们也得到了一个令不少锤友心碎的答案,锤子 M系列肯定不会有黑色了。原因也是因为加工工艺的原因,黑色版从特定角度上观察会有缩水痕。

在产品开发之初,锤子科技团队对产品还是很有信心的。与合作伙伴沟通交流的时候,M1 并不被看好,老罗自己也被搞得没底气了。但最后也硬着头皮按照原定计划生产。

M1 是我们最有出息的一个孩子,但不是长得最漂亮的一个。

上面这句话就是老罗对锤子 M1 的评价。老罗仍然坚持有追求的企业都要引导大众审美,但不要迈得步子太大。

现在,锤子科技也有意设计生产一些数码周边产品,帮助锤子的设计师“释放过剩的设计能力”。锤子首款产品 T1 灾难性的量产可行性设计事故就不说了。2015 年,原计划 5、6 月份发布的 T2 延后到了 12 月份。就连坚果手机也有延期问题。

罗永浩在现场首次透露了 VR 团队疑云。他证实罗子雄 VR 团队已获得独立融资和发展,锤子科技在其中也是大股东之一。但当下锤子科技本身会聚焦在手机上。

Smartisan M1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

附直播对话摘选(为保证阅读体验,语序做了部分调整,语句有删减和修改):

  • 关于锤子 M1

问:目前M1系列中,哪款卖的最好?罗老师自己最喜欢哪一款?

罗永浩:现在卖的最好的是咖啡金·真皮的版本,我自己最喜欢是不锈钢的版本。作为一个企业家,我觉得你们买的开心就好,并不介意你们买的和我喜欢的是不是同一款。其实只要你们高兴就好,如果你们闹着非要土豪金,我们也会考虑做土豪金,当然只是会考虑。

问:金色版在群众这受喜爱程度这么高会意外吗?

老罗:没有意外,我们之前看了很多电商的后台数据,金色版需求在中国格外高我们很了解,我们作为强调高逼格的公司,最后我们决定在金色里找一个最不土的,尝试了香槟金、玫瑰金以外的可能性,后面觉得咖啡色皮革很有质感,也做了一些尝试,至少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咖啡金不是很土的颜色。

问:咖啡金后壳用的真是皮革材质吗?

老罗:咖啡金·皮革材质确实是荔枝纹的头层小牛皮,不是像三星之前拿塑料仿的小皮革。也有人说为什么一样的价钱,这个是塑料那个是皮革,其实真皮有非常成熟优秀的供应商,可以做到成本和塑料是接近的。我虽然讲什么荔枝纹头层小牛皮,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但是它成本跟塑料很接近,而它又确实很好看。皮革还有一个好处旧了、磨了还更好看,因为要控制厚度,所以处理的非常薄。

这个工艺其实全球也没有几家供应商能做,皮革真皮那一层非常薄,使得它下面的硬质的材质一摸就能摸到硬的感觉,很多人觉得不是真皮,确实是真皮。虽然退一步讲我不觉得真皮有什么重要,但是它确实是真皮。

问:M1 还会不会做黑色?

老罗:M 系列肯定不会有黑色,黑白永远是最经典的,即便黑色在中国的销量只有白色的四分之一左右(整个行业),我们也永远想搞黑白的。但这次黑色在工艺上出了一些问题,当我们的黑色贝壳出来以后看着非常完美,但一旦有一个特定的角度会发现有两个缩水痕的东西,所以我们内部为这个事也争吵了很久,到底要不要量产,一旦量产,这个东西 90% 以上用户是不会发现的。但是锤子科技用户一直以“完美主义”著称,所以我们认为这个事出去的话即便我们愿意放,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们评估了,修复这个模具和工艺下一个时间点追上来得两三个月。现在已经 11 月份了,要不了多久春节就到了,本来金色、白色、黑色,黑色市场数据反馈来看卖的就是最少了,为了这个我们两、三个月补上造成春季产品出现意外,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放弃了。

问:你是预告春节的时候要发布新品吗?

老罗:春天吧,我不想重新定义春天,所以也许是夏天,总之是阳光很明媚的时候会开发布会。

问:之前有没有想到 M1 这么受欢迎?

老罗:坦率讲还是很有信心的,跟合作伙伴沟通过程中很多人对我们的产品表示疑虑,原因就是配置功能做得很圆满,但是考虑到我们一直以来是一个设计驱动型的公司,我们过去只卖了三款产品,全球拿了十几项设计奖。像 iPhone 这种事,放在深圳山寨机厂商会觉得是好事,但是你们这个群体追捧的人都是特别在意工艺设计的,所以你们出一个长的像iPhone 的手机,会不会你们的老支持者们,觉得你背叛了他们,或者你变了,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所以当时坦率的讲我们这些合作伙伴多数都是比较谨慎的态度。

在一轮一轮沟通过程中,我也想过减少一些单子,但因为物料已经交完了我们想砍都砍不下来了,所以硬着头皮往前推进。这也是一个好事,今年有很多新的功能出来,我们整个团队都是精诚协作,但是到了发布会只能我自己上去,最终压力都落我头上,这件事对我来讲很可怕。所以我想发布会我讲核心的几个点(硬件配置、工业设计和软件交互),过去工艺设计是最重要的一块之一,今年这块不能讲,被迫要在另外两个点上挖掘东西。而我们又发现当时 Smartisan OS 3.0的操作系统做的新功能没有特别大特别猛的东西,所以逼着我们的团队把一些未来要上的功能提前放到这款手机了。

现在受欢迎了我也会出去跟人说,人家说老罗没想到你们那个那么受欢迎,我说是你是没想到,我早就想到了。坦率的讲当时我们也是有一点七上八下的,最后结果是这样我们当然很开心。

问:有没有问过你的早期客户对 M1 是否满意?

老罗:从工艺设计上确实没有太大突破,并且正面像 iPhone 是事实的,作为一个业界领先的工业设计团队,我们在这件事上并不感到格外的骄傲,这是事实。但是 M1 系列产品本身综合肯定是锤子有史以来最好的综合表现的产品。未来我们只要是正面实体指纹键的一定是正圆型的。因为在中国的法律里面,简单的几何图形是不能注册专利的,所以很多人误以为苹果已经在中国注册成功了,这是谣传。我也建议友商做正圆的,因为这比椭圆的好看十倍以上。明年我们正面实体指纹键的手机一定还是正圆型,但今天可以承诺的就是后面的机器不会像 iPhone

Smartisan M1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 6

问:你对 M1 的评价不是所有产品里最高的,不是最符合你的理念的,但 M1 的好评是所有产品里最广的?

老罗:你可以认为它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孩子,但不是长的最漂亮的。

我不是外貌党,如果我是外貌党的话,我每天洗脸的时候会得抑郁症的。但是我是作为一个丑人,从来没有丧失对美的追求,但绝对不是外貌党。

当然 M1 很漂亮,但是起点不一样,因为我们毕竟是业界领先的工业设计公司。所以当他们说好看的时候,有人会把我们当成是一家普通的手机公司会说它好看。如果那个人也认同是我们是业界领先的工业设计公司,也许就会认为 M1 一般般,太中庸。

有追求的企业不能迎合大众趣味,要引导大众的审美。但是当你不是足够强势的时候引导这步不能大迈大了,迈大了就成了烈士,不迈就成了平庸企业,有点追求还是要引导大众审美,不能步子迈大。

你们可能忘了,当年 iPhone 换 SIM 卡需要找一根针的时候被骂死了,后来卖到上千万的时候全世界手机换 SIM 卡都需要找一根针。所以要做一些引导。这个东西因为它是足够品牌强势引导大家往这个方向去了。我们作为小厂,有的时候做了一个正确的引导,但是步子迈的大,有点像你领导力不够的时候你冲完了人家没跟上来,会很尴尬,但是不说明你是错的,所以要给我们一点时间。

问:现在回想以前 T 系列是不是有点冲的太猛的感觉?

老罗:还好。如果你足够优秀,你对孤独是能够理解的。包括我今天回顾我们四代产品里,工业成就 T1 是最高的,那是美感设计上完全没有妥协的产品,这也是作为一个新的厂商第一款就拿了 iF 金奖。后面我也很清楚有一些产品我要怎么样一定能拿金奖,有一些能买卖得很好,连入围奖都拿不到。做企业痛苦的地方和好玩儿的地方都在这儿,就是要平衡好这个东西。

到我们品牌足够强势的时候一定能做到,既让业界普遍接受也能拿到设计金奖,所以需要一点点时间,我们不会放弃努力。

问:M1 现在的销量和口碑投资人是不是很满意?

老罗:因为我们种种原因上半年财务数据不好看,当然没有媒体说的那种什么倒闭五次,没那么严重,但是确实上半年财务数据不好看。所以投资者们也有一些是比较没有信心的。发布会之后他们又特别有信心了,当然这很正常。我觉得我拿了他们的投资现在还没有让企业盈利还是很羞愧的,总体上确实他们信心现在变了好多。

还有一些跟我们合作的企业,无意间得到了很正面的信息,他们希望有更深度的合作,现在是保密期不能公布,一旦能发布我们马上会发布,不过如果你看到新闻说我们融 6 个亿,就是真金白银的 6 个亿,我们不搞虚的。

  • 关于 BigBang 和 OneStep

问:BigBang(大爆炸)和 OneStep(一步)是怎么想出来的你的灵感大部分来自于做什么事或者什么状态下的时候?

老罗:大爆炸这个功能是我坐在马桶上想出来的,那天我有点闹肚子,再细不能描述了。总之是非常有趣的结果,当时我正在马桶上处理短信的,进行着笨拙的操作,正在闹肚子,产生了一个空感,我意识到这些文字是不是也可以崩开,所以今天不能描述的太细了,听起来不是很卫生。但是有时候一个天才的产品经理,被上帝选中了,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给你推送了一个灵感,你向上抬头说“收到”。然后我们拿到产品会上一轮一轮的修,起初这个创意是我的,但最后这个是团队一步步的讨论的结果。

OneStep 就是按部就班来的灵感,屏幕越来越小,很多厂商试图并列两个屏幕,这是丝毫没有可用性的,所以我们所有的聪明才智去想多出来的那块怎么利用起来,这样一遍一遍开会,最后群体智慧做出 OneStep 这样的一个东西。

我个人在人机交互的专利申请了很多,人机交互我贡献的灵感 70%、80% 都是马桶上想的,那些时候都是没有伴随着闹肚子……还有一种是我洗澡的时候比较容易有灵感。所以我在卫生间准备了一些东西,我这个人就是很细致,一般中国男性平均淋浴是 4 分 30 秒左右,我淋浴时间通常是 15 到 20 分钟,我淋浴的时候通常有很多想法,我的产品灵感很多也是来自洗淋浴的时候。后来我在京东买到了美国军队用的纸笔,是防水的,它的油墨和纸张都是防水的,所以可以在洗淋浴的时候哗哗的边冲边写字,帅级了。我洗澡的时候灵感比较多,所以我在卫生间常备一个他们的小笔记本,经常就是水哗哗浇下来我在那儿奋笔疾书。

问:现在你的目标是不是让 OneStep 打通?

老罗:我们说 OneStep 会开源,很多评论说,软件抄袭是没有技术门槛的,所以老罗这小子很聪明,他说反正别人会抄,就做成了开源,大家抄也不是,不抄也不是,最后大家拿去用了,还会念你的好。这是很多人对我们的评价。

首先我同意他的判断,但是这件事真正的原因是如果我们每一个厂商打通 APP 接口和方式都做自己的标准,会使得第三方厂商无所适从,所以我们想我们一家做这事势力很弱,第三方厂商未必有兴趣追寻这个标准。所以我们想把它开源,并且尽可能贴近安卓原生的接口,一旦开源,很多厂商没有必要投入人力重新写一遍,拿去改一改就可以用了,可以改改动画和图标使得不那么像锤子的手机。这个标准被第三方使用起来没有任何压力。现在我们的状况是跟中国 TOP100 开发者们都在进行接触。事实上已经完成了的有 20、30 家,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明年春天或夏天的那个手机的发布会的时候,我们差不多 TOP100 能谈下来 90% 以上,同时伴随着开源,使得大家都追寻一个标准会,这事会变得非常好。

所以 OneStep 的进度,差不多明年春天的时候应该 TOP100 都支持。期望中的 OneStep 是什么样子,上次发布会讲过现在只是 1.0,后面没法想像。我们希望用未来 6 到 12 个月的时间把手机上,用语音输入大量文字去做编辑处理的效果和效率达到跟桌面电脑一样,甚至超过,我们正在朝这样的方向努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比如未来半年或者一年以后,记者们可能都会直接在手机上写文章了。先用讯飞输入,再用我们第二代第三代的 OneStep 和 BigBang 超高效率进行模仿般的编辑。比如典型场景,一个记者参加了一个手机发布会,记者路上开始构思和写,随手编辑,到自己工位上的时候再处理一下,发现文字已经处理完了。这是我们理想的场景。

问:炸了又炸灵感怎么来的?

老罗:跟马桶没有关系,马桶对我们就是扶上马再送一程,后面的征途就靠我们自己了。

  • 关于未来计

问:坚果系列呢?

老罗:锤子在千元机上会依然保持设计水准,但是它整体上也是一个更需要平衡好商业性和设计上的追求的一个产品。因为它的成本压的特别死,只能卖 1000 左右这个价位,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做到平衡好这个东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们一定把这块做好,才能转化更多的年轻用户,让他们知道 Smartisan OS 是全球最好的,不是之一。广告法允许我个人认为它是全球最好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没有之一。

问:除了手机,锤子有做其他数据数码产品的打算吗?

老罗:对,我们是有做其他数码产品,95%左右的精力还是会聚焦在手机上,我们会做一些数码周边,以释放我们过剩的设计能力。因为配件领域设计师更容易发挥,手机对设计师来讲是一个人身上带着四个镣铐跳舞,所以我们希望设计团队把过剩的设计实力在数码周边产品上释放

相对于未来的科技生活我们也有一些尝试性的东西都在做预研。在公司实现彻底盈利之前,95% 还是集中在手机本身。

问:做数码周边产品只是释放过剩的荷尔蒙,不是为了业绩好看?

老罗:两种情况都有。举一个例子,我们招聘了一个著名的设计师来,如果他的设计能够没有释放的出口可能就跳槽到做手机周边产品公司了,这是企业家的痛苦,所以我们会做一些周边的数码产品。

我们也一直在做 VR,做了很久了。对我们核心团队来讲有一个聚焦的问题,你们可能也听到了一些媒体的猜测和有根据或者没根据的报道。我们 VR 整个团队原来是由设计总监罗子雄带队的,现在完成了独立融资已经切割出去独立发展了。我们未来会聚焦在手机上,但是手机一旦实现盈利,会加大在虚拟现实方面的投入,因为我们坚信 VR 未来 8 到 10 年会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下一次计算平台革命中我们希望成为领先者,或者早期追随者,也希望把公司做成国际化的公司。

  • 关于营销

问:从营销的角度如何看待小米发布会同时发布一款旗舰机和一款非量产概念机的做法?

老罗:这是很聪明的做法,同时发量产机和概念机,概念机理论上不可能大规模量产,但发了它对市场营销有巨大的帮助。因为它成功使得你的企业形象变得更有理想、更有追求,事实上也达到了这样的效果。所以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从营销方面来说是做的非常聪明的一个举措,事实上产品本身也是足够好的。作为同行里面有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我从营销上从别的手机公司一般来说学不到什么,这一次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非常了不起。

问:你会照搬这种做法吗?

老罗:完全有可能。因为我们之前也有一些预研的激进的项目不打算公开的,但是发布会上公布对品牌有一定的提升,这个方式值得借鉴。小米用MIX秀了企业的追求、实力和理想主义,同时营销上也有巨大的帮助,这是综合的效果,非常好。

问:以前秀理想主义是你的专利

老罗:说明我们对整个行业也有带动和拉升。因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手机行业里“工匠精神”也是我们比较早的去讲的。后来带动很多其他公司也讲工匠精神。但是我们市场部的年轻孩子们也会说,怎么这帮家伙天天讲工匠精神,活儿很糙又讲工匠精神什么意思,我说他至少知道工匠精神是对的,这就是我们对行业的贡献。

 

问:以后会在直播平台上开辟营销新战场吗?

老罗:会的会的,我发现那么多不会说话的都在直播,我觉得我对社会是有义务的。直播界现在瓜子脸比例太高,所以也想带来一种新的、清新的感觉。

  • 番外篇

问:发布会上为什么老叹气?

老罗:因为我发布会每次之前 30、40 小时都睡不着,作为一个胖子,睡不好呼吸是会有一点问题的。其实核心原因是胖和年纪大了,你不知道一个老胖子的人生有多精彩。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