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像用Uber一样一键叫来一个帅哥,这个服务真的有

去年,硅谷又出现了一家创业公司,叫ManServants,直译应该叫男佣?

对于每天都在涌现各种创业公司的硅谷,这家公司从创立之初就获得了更多的关注,甚至包括一些主流媒体的关注。

《时代》的评语是:

ManServants:让你几乎所有的美好幻想成真的创业公司。

《卫报》

家庭主妇之神:ManServants是怎样改变你的生活的。

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看了他们的宣传视频你就明白了:

《赫芬顿邮报》的评语就很直接:

ManServants就像是脱衣舞男,但是要好得多。

在现代西方文化里,结婚前的男女会找各自的同性密友办一场单身派对,在这样的场合,女性也会想做一点出格的事:比如找一个脱衣舞男跳舞给大家看。不过,脱衣舞男往往举止怪异、下流,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接受的。

“韩剧就是女人的A片。”一位睿智的女性曾经这样告诉我。和神经大条、缺乏想象力的男人比起来,姑娘们在情感上更看重浪漫、情调、绅士风度。而ManServants就是为了满足女性的幻想而生的。

dasan

长相帅气,一身得体的西装,彬彬有礼,举止优雅,关键是,身边这位绅士会体贴地帮你打伞;健身后帮你拿饮料;如果你觉得孤单,他会在旁边陪你聊天。而且,你也可以有一点“过分”的要求,比如看他做俯卧撑的时候,坐在他的背上。

ManServants自己在广告语里说,“如果你恨你的朋友或者自己,给她找个脱衣舞男;但是如果你爱她,帮他找ManServants吧。”

预订ManServants很简单,有媒体直接把它叫做“呼叫帅哥的Uber”,只需要在网站上填写你需要他们出席的场合,需要的人数、时间、地点,支付之后就会有帅哥准时登门。他们还在开发app,希望呼叫能变得更加简单。

service

ManServants的创始人是两位女性,32岁的Josephine Wai Lin和26岁的Dalal Khajah,她们原本都是数字广告代理机构的编辑,创业的缘由是她们去参加朋友的单身派对时,总是会对脱衣舞男的出现觉得非常尴尬。在一次工作间隙的抽烟时间,她俩一拍即合,“不如我们来做一个让女性不尴尬的服务。”

去年,ManServants那个宣传视频发出后吸引了大量的关注,不过当时有Re/code的记者去体验这个服务,然后发现自己的订单一直显示正在排队。所以,这个服务也被认为非常不靠谱,或者根本就是个恶作剧。

不过现在来看,ManServants确实是一个认真的服务,而且除了旧金山,她们的服务还延伸到了洛杉矶和纽约。

Re/code的记者这次直接去采访了在ManServants工作的帅哥。Alex Milone算是个早期员工,看完宣传视频,他就决定加入ManServants。

ManServants严厉禁止自己平台上的帅哥和顾客发生性关系,也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实际上,顾客可以提前留言要求上门的帅哥叫什么名字。不过让所有人都明白并不容易。Milone说自己出席的场合,有1/3知道这个服务,还有1/3会把他当成保镖,剩下的人就不好说了。他曾去参加一个70岁老人的生日派对,老人的闺密们对他说的话简直让他招架不住,“你应该去得到这个女孩。”

老人的派对上,Milone赚到了400美元,当然他没有做老人朋友要求的事情。“我们两个人一个给她按脚,另一个用勺子喂她吃甜点”,整个过程持续了4个半小时。

putao

给顾客喂葡萄

Jamie Michaels是另一位ManServants平台上的帅哥,他每周六基本都出现在各种单身派对上,他也分享了自己遇到过的奇葩经历。有一次,一位准新娘收到了朋友送的礼物——一套内衣,她突然脑洞大开,直接把文胸和丁字裤套在了Michaels身上。

Michaels

Jamie Michaels的颜值

不过,他们依然会全心全意为顾客服务。成为ManServants的雇员之前,他们都要接受测试和培训:顾客是不是喝太多酒了?在她们询问之间在杯子里加满喝的。她们觉得无聊,给他们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帅哥们甚至要头脑风暴怎样更好地取悦顾客。

manservant-question

ManServants的培训题目,你能答对吗?

对于ManServants这样的服务,《GQ》曾经奉劝男性读者

现在,女人正在超越我们,她们受教育程度更高,工作做得比我们更好,我们很快就会变成花瓶和生孩子的。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呢?你不愿意加入ManServants吗?

如果有创业者在国内复制了这个服务,你愿意加入吗?

对了,这一定是女权主义反对声音最少的创业项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