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了“两个”扎克伯格,一个是极客,一个是发言人

IMG_1218

在今天的TechCrunch Disrupt上,紧随Yahoo!CEO Marissa Mayer之后的访谈嘉宾是Facebook创始人兼CEO Mark Zuckerberg,和Marissa Mayer相比,同样20分钟的谈话,同样采访者是TechCrunch的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Marissa Mayer显然是个专业的职业经理人,而在Mark Zuckerberg的访谈中,我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极客,一个是公司发言人。

极客Mark Zuckerberg说:

“希望把更多的人联系起来,让更多的人使用互联网。”

在20分钟的谈话里,Mark Zuckerberg数次提到两周前带头成立的Internet.org,一直重复这句话“Facebook的愿景是让世界上的人联系起来。”作为一个已经拥有11.5亿用户的网站,扎克伯格强调Facebook仍然有向前的野心,“你很难想像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无法使用互联网。”

“我是最不适合谈IPO的人。”

当Michael Arrington让Mark Zuckerberg给即将IPO的Twitter一些建议,他说,“我大概是最不适合谈IPO的人了,如果可以我倒希望公司不要上市,我不认为上市非常有必要。我甚至非常害怕IPO。”

对NSA泄密的事情,“我认为美国政府搞砸了。”

谈到此前Facebook向美国政府提交数据请求报告以及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泄密事件(几乎是Michael Arrington为每个嘉宾都准备的问题),扎克伯格的态度比之前的Marrisa Mayer说“我们有责任保护用户的数据”更直接,“Facebook在过去半年中收到来自美国国家安全局9000次数据请求,并要求不能公开,我认为政府搞砸了,(作为公司)我们的责任是保护用户的数据,政府的责任是保护我们的空间、自由、发展经济等,但我认为他们没有平衡这个关系。”

承认Facebook曾经做的不好的产品,“我们希望能建立一个体系让工程师尝试,即便错了也没关系。”

在这场对话中,Mark Zuckerberg两度承认“我们没做好”,一个是为一年前IPO之后的移动端产品,一个是为Facebook Home。“一年前所有人提到Facebook的移动产品都说这是Facebook的噩梦,是的,一年前IPO后的移动产品烂透了。我们希望在公司建立一个系统,让工程师可以去尝试些事情,我所说的快速发展,是指看到需求迅速动手尝试、迭代,即便错了也没关系。”

 

发言人Mark Zuckerberg宣布了这些消息:

Facebook平台将为开发者提供登录、增长、商业化的帮助

扎克伯格说当公司增长到一定的规模,考虑的事情会发生变化,“当我还在哈佛的宿舍里、当Facebook还没有成为世界上七分之一的人都会使用的产品时,我想我们更多的关注的是自己怎么增长;现在情况不同了,作为平台,Facebook会从登录、增长和商业化给其他产品提供帮助。”

登录:扎克伯格说Facebook会尽量让以Facebook为登录入口的产品速度更快,更容易,收购的Parse也会帮助这一点;

增长:Facebook提供工具帮开发者推广自己的产品;

商业化:Facebook会从支付角度优化支付流程帮开发者增加收入。

即将整合更多的内容出现在Facebook Home上

“我认为内容是更有价值的东西,Facebook即将把更多的内容整合到Facebook Home里。”

关于微软、关于Facebook的愿景和个人压力,扎克伯格的回答很“官方”

“微软有很好的愿景,他们让世界上每个人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他们做到了,你问我Bill Gates会回来吗,我不知道。”

“Facebook的愿景是联系世界上的人,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做事方式,当我从哈佛开始做这个产品时,我们不是微软也不是Google,现在是个有趣的时刻,当一个公司增长到这个规模,我们关注的重点是解决更多的问题,把更多的人联系起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