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发头版头条控枪社论,政客却只能在Twitter上双手祈福

美国时间 12 月 5 日,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报纸《纽约时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社论。这篇社论题为“结束美国枪支瘟疫”End the Gun Epidemic in America),也是该报自 1920 年抨击共和党议员沃伦·G·哈丁之后,近一百年以来首篇刊登在头版头条的社论文章。

对于熟悉了以互联网为主要阅读载体的读者来说,社论可能不是一个熟悉的名词。在传统报社刊登的内容中,社论(Editorial)通常由一群报社的专职社论作者组成的编委会撰写而成。区别于记者撰写的报道(report),社论通常对于客观性和中立性稍有搁置。总的来说,社论是一家报社对于重大议题不得不发出的声音,代表了集体的、带有倾向性的、直言不讳的观点——特别当这样一条社论被刊登在头版头条的位置上的时候。

nyt-front-page

纽约时报公司董事会主席、《纽约时报》发行人小亚瑟·舒茨伯格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即便在数字时代,头版仍然是发现问题和获取关注的有效方式。而有什么问题,比我们的国家对保护自己的公民无能为力更重要呢?”

他说的没错。在美国,不同机构对于大规模枪击事件的统计口径不尽相同,但大多都会采用“超过 4 人被枪击致死”为基础条件。

根据美国调查报道杂志《Mother Jones》,由宪法第二修正案(The Second Amendment)赋予美国公民的合法持枪权利,仅仅在今年就已经导致了 4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或者根据 USA Today,将黑帮枪击事件、武装抢劫和家庭暴力纳入统计口径的话,已经导致了 29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抑或,根据时政新媒体 Vox 的统计口径,将遭受枪击但未致死的也算入 4 人的基础条件中,2015 年美国已经发生了 353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

如果按照 353 这个数字计算,美国平均每天都有超过 4 人卷入涉枪极端暴力事件中。也即意味着因为美国枪支管理的失衡,一年中至少 1400 人在美国本土处在枪口之下。无论他们最后是否被射杀,生命都已经被笼罩在恐怖和暴力之中。


而对此,除了在 Twitter 上表达“祈祷”,美国政客们提不出解决方案。

时隔仅仅五天,美国本土就发生了两起大规模枪击事件,11 月 27 日在科罗拉多州的 Colorado Springs,包括枪手在内 4 人死亡,9 人被击伤;12 月 2 日,美国加州圣博南迪诺(San Bernardino)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共 14 人被射杀。

而以下是美国一线政客就该事件在 Twitter 上发布的推文。这些推文被放在了 2015 年 12 月 3 日《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的头版上。

我们为圣博南迪诺的受害者、他们的家人,以及第一批前往现场的事件处置者祈福。

Our prayers are with the victims, their families, and the first responders in San Bernardino…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2016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泰德·科鲁兹(Ted Cruz)

我为受害者、家人以及应用的事件处置者思念和祈祷。

My thoughts and prayers are with the victims, families and brave first responders…

——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 2016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兰德·保罗(Rand Paul)

思念、祈祷,为了#圣博南迪诺

Thoughts & prayers are with #SanBernanrdino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2016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林赛·格拉汉姆(Lindsey Graham)

请为#圣博南迪诺事件受害者们祈祷

Please keep the victims of #SanBernanrdino California in your prayers.

——美国众议院长保罗·莱恩(Paul Ryan)

new-york-daily-news-front-page

《纽约每日新闻》头版标题:你们能解决的问题,轮不到上帝解决。God Isn’t Fixing This

当然,今年大选的参选人中热度最高的“川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

gun-trump-tweet

随着社会矛盾的与日俱增,专业的媒体们开始更多采用在头版头条发表社论的方式,来让越来越多重要的议题被提出和重视。《底特律自由新闻》(The Detroit Free Press)在 2008 年用头版头条社论希望政府对当地汽车业推出救助方案;《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The Indianapolis Star)曾用一整个头版刊载社论,反对该州宗教改革法案中歧视 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群体的条文。

Indianapolis_Star_RFRA_cover

在前述的《纽约时报》头版头条社论中编委会写到,“被选举出来的美国领袖们用祈福来搪塞受害者,冷酷无情、毫不计较结果地拒绝对那些有能力造成大规模杀伤的武器实施限制。”由于互联网和社交网络普及,今年的美国大选格外热闹,候选者们通过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进行传播,使得自己的形象与政见被更多人所了解到。可是,一些重要程度和风险较高的议题,比如对宪法第二修正案,对枪支管控严格化的态度,却并未被广泛提及。

政客最主要的工作,应该是通过表达政治立场和实现政治诉求来服务公众。然而在本次事件中,这些一线政客的表现比媒体差了太多。

他们的表现,和每当天灾人祸发生时,中文互联网上千篇一律的蜡烛与祈福的双手,其实并无太多区别——这件事情的悖论之处在于,那些本来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没有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解决问题上,反而在社交媒体上点蜡和高举双手,以显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