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与软肋:马薇薇和她的拍档们

松弛而自得的战斗,和不再灼人的滚烫,是马薇薇最新的姿态和温度。

(采写 霍小发  编辑 卧虫)

很多年前,马薇薇跟当时的男友一同旅行,火车站的人群中,她发现 “一个老头在摸男朋友的屁股”。马薇薇怒气冲冲地转向那个老头,大喝:“你为什么摸他不摸我?”年迈的色狼被吓呆在原地。

“这就叫套话你的质问本身有假定前提让对方默认自己已经干了坏事现在只是你原不原谅他的问题

争强好胜,是马薇薇性格里天然带的,只有不想要的,没有要不到的。用土一点的话说,大概是面对命运不屈不挠,跟“恶势力”斗争到底。出轨的另一半、职场碧池、不识相的亲戚、不怀好意的吃瓜群众……她所向披靡。

低了头皇冠会掉的“薇薇女王”,逻辑碾压全场的“金句女魔头”,毫无偶像包袱坚持骂到网友删号的“女战士”……媒体给她贴上的标签足够有辨识度,而在镜头面前她并没有刻意表演犀利,只是从不藏着锋芒。

“可是到我这个年纪会有一点点放过自己。就是不让自己当第一了,不让自己做最强了,不让自己无坚不摧了。这是《奇葩说》四季以来,给我最多的一个东西。” 刚刚过去的一期《奇葩说》中,她的持方立场是“没有上进心,我没有错”。

“第一季从来不哭,阴气森森,从来不提自己的事情,把自己保护的非常好,而且非常强硬;第二季跟周玄毅谈恋爱;第三季开始跟你们扯淡;第四季你们哭我也哭得跟傻逼似的,”她回忆起一点点一点点放松起来的过程,感到人生渐入佳境。

 

马薇薇的温度

maweiwei1

(战士版马薇薇)

“人最后都是被爱自己的人改变的,不是被教育自己的人改变的。”

黄执中写马薇薇——有怕朋友真不开心的小义气。大家吃饭聊天,调侃玩笑中,马薇薇说:“就像执中打电玩,老打不好一样……”,黄执中只是假装生气,回敬“触及底线要翻脸”。

为了这句回敬,马薇薇活泼的表情有停顿几秒。黄执中领了这个情,且写文褒奖,因为他感受到了对方“怕自己可能真的会不高兴”的小义气。这样的交情细腻,也让关系更牢固。

同一屋檐下常来常往的还有各自家属。马薇薇工作以外的事找黄执中,从来先通过他女友。她觉得这是一份尊重。马薇薇还打算以后有机会在北京开间餐厅,家属们要是常居北京也好有个事情干。

在马薇薇的人际关系排序中,朋友最高级。她觉得,血缘、爱情多是动物本能,他们没来由地爱你,几乎不需要付出努力。而朋友是你选择的,他们更能定义你是谁。这些年遇到坎,每一次都有老朋友们保驾护航,她都念着这份情谊,有时会半夜起来写一篇短文留念。

在《奇葩说》认识的新朋友,哪怕关系不近,感受到善意之处,她也写下来。只是她爱憎好恶极分明,才不会八面玲珑到让每个人都感到温暖舒适。有亲疏远近,也显得更珍贵。一颗心太滚烫,她不愿意提着热水袋糊弄人。

马薇薇觉得粉丝对她改变挺大。粉丝在微博留言说:薇薇姐能那么温柔的写别人,看到别人的闪光点,这种人一定是很会爱别人的。一个刻薄的人是不会这么写东西的。

“我觉得自己偏激又乖戾,但他们总能发现我温和阳光的一面。在这个过程中我反而会约束自己,让自己多展现温柔的东西。”

来过《奇葩说》的嘉宾,她跟许晴算是节目之后才有了私交。“我很喜欢许晴,她体贴关怀周围的人,跟她在一起让人如沐春风,而且她在舞台上极有光彩。我对特别美和特别有才华的人没有抗拒力。”

对我这样的来访者,她挺热情,不是假客气,但也不怎么招呼套磁,她不善暖场。态度里有豪爽气,带着一种你只管问,能说的都告诉你。回应问题很简洁,我们都知道生活里本来也没有那么多戏剧性的事情。

 

“女王”的铠甲

maweiwei3

(人群之中的马薇薇)

2016年5月,米果文化成立,五位创始人是马薇薇、黄执中、胡渐彪、邱晨、周玄毅。他们亮相《奇葩说》之前在辩论圈也有十多年交集,队友和对手都做过。在《奇葩说》重聚之后,他们又成为了创业伙伴。

作为米未传媒的子品牌,米果目前主打线上付费音频内容。老板马东于公于私都非常欣赏这几位的才华和个性。第二季《奇葩说》录完,马东鼓励他们一起做点事情。

在这一届奇葩大会上,马东也说过,他们就像一群不愿意长大的小朋友。所谓不愿长大,是在一些层面的坚持、不妥协,而不是任性自私。即使性格浓烈,在一起仍能做成事,非常难得。

“创业对我来说本质就是做生意,大部分时间是枯燥、乏味、坚持甚至沮丧的。没有《奇葩说》,我们没办法聚到一起,而且把说话做成产品,”马薇薇说。

开始做的时候,“知识付费”还不是风口,他们并不确定这种产品的盈利情况。好在有《奇葩说》的人气助力,产品一推出就叫响了,推进顺利。现在产品形态已经成熟,今年陆续推出的《小学问》、《好好说话2》会在营销、市场上加强。

2016年,他们分别从台湾、香港、马来西亚、珠海搬到北京,做室友也有一年多。人和人的界限很微妙,很多关系是不可交换的。好朋友,住在一起因为生活习惯不同最后翻脸;同宿舍睡了四年一起创业理念不合分道扬镳……《中国合伙人》的故事对很多创业者都是伤口,早知日后如此,不如当初选择关系没有那么近的人一起做事。

马薇薇很清楚这一点。她明白几重关系叠加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距离拉近会放大每个人的缺点。她信任的并不完全来自于大家的感情和关系,而是彼此在沟通和相处时的分寸感。

“辩论让我们信任对方的理性,多年朋友让我们信任对方的人品。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上升到人品指责。”

他们共享一些价值观,比如人的感情是用来自我约束,而不是绑架别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应该为你付出,而不是要求对方为我付出。”在辩论场上他们都是能打逆风球、扛到最后的,她相信一起创业也不会有人掉链子。

对公司的运营方式、方向、产品,他们都有过争议。“沟通的基本方式就是不妥聊到妥。”关于产品的最容易解决,集中开会统一意见。“不好解决的反而是公司运营,都是朋友,没办法一票否决制。拼到最后就是谁意志力顽强,一般是胡渐彪、邱晨撑到最后。”

团队的另一个默契在于分工,明确遇到什么事儿该听什么人的。黄执中和周玄毅负责产品;对运营发表意见以马薇薇、邱晨、胡渐彪为主。她开玩笑说,“邱晨跟渐彪撕几轮还分不出胜负,只能我一顿撒泼收场。讲真最后就是拼谁强势了。”

他们愿意提升自己去弥补对方的短板。而且对内对外统一一个意见出口。“对外主要是我。对内以渐彪、邱晨为主,渐彪的优先级大于邱晨。”

米未的大环境,米果的小团队都给了她非常大的认可。他们互为铠甲,却算不上软肋,因为每个人都战斗值超高。

 

放松的战士,开心地尬舞

maweiwei4

(松弛、康复、好好说话)

马薇薇在单位时间沉浸度最高的活动是写小说——一直苦于怎样在特别忙的时候还能坚持不停更,但又坚决抗拒签出版社忍受催逼稿债之苦。

“之前挖了好多坑,这次感冒又挖坑。”写什么,跟她最近生活中的经历、状态有关。

在邱晨他们还没有搬到北京的时候,马薇薇非常想念老朋友,写了“十二星座损友记”;去年所谓辩论江湖是非多的时候,她很感触,开始以武侠体写“江湖江湖”;开始养猫之后,以猫的视角写“驯人记”(现在更新的是周玄毅);最近写“K19”,因为肖骁有一个在纯K唱歌的局,大家玩得很嗨,她觉得其中每个人都有故事。

这些“坑”都起了头,还没有更新完。“他们的故事有所串联。可能短篇集是我一个路子。”她不喜欢跟人倾诉,什么道理自己都能想通,自我对话的过程就是写作。

来北京之后她还养了猫。小时候没怎么养过小动物,去年学妹家的猫生了小猫崽,从抱回来只有一丁点儿开始养。两只猫一只叫秀华、一只叫王五,秀华黏人,王五鬼祟。“人跟猫的交往都是自以为是的平等,我和猫分别以为自己是家里的主人。我只能自我感觉跟猫有情感交流。”

有一次生病,周玄毅和邱晨都不在家,她在床上躺了好久,猫跳上床去摸摸她。“当时觉得它们真的是关心我。后来周玄毅说可能是因为我太久没给它们铲屎了。”

不工作的时候,他们五个人经常会集体活动。凑齐人在家看《纸牌屋》、《权力的游戏》,有时候一起打游戏;出去玩的时候,就看谁意愿最强,大家都会陪着。连集体度假都很规律,提前半年计划,由胡渐彪组织策划最后成行,完成为期6天左右的旅行。

她很享受做艺人之后收获的一些机会。跟臧鸿飞一起录歌,客串电影,创作歌词。“这些我以前都没玩儿过,我知道永远也不可能在这些事儿里真的做出名堂,但尝试之后觉得特别有意思。”

《奇葩说》第四季,一次录制前热场,音乐响起,范湉湉拉着她下去跳舞。“真的是尬舞一曲,心胸一开阔就跳起来了。以前打死都不会去的。觉得自己样样都要做到最好,做《奇葩说》之后我觉得不用啊,去做就好了。兴致勃勃地尝试,做的不好也无所谓,享受这个参与的过程。”

她现在挑选工作的标准,首先是影响力和兴趣,然后才是酬劳。除了《奇葩说》也尝试过其他说话节目,朗诵类、谈话类主持都不太适合。“走心对聊得分人,看缘分。开录说准时走心两小时,对我确实很费劲。” 最近她接受了一个关于创业者的纪录片邀请。“这是目前最感兴趣而且最有影响力的。”

她说,在国际大专辩论赛第一次遇到黄执中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辩论上的瓶颈和局限。但是她爱辩论,所以怎么样都会继续。“努力不是为了上进,而是为了快乐。会放弃赢得这个人,放弃赢得某种生活。松弛下来,开始享受这件事本身。做好好说话的这一年,是我康复的一年,也是我学会好好做人的一年。”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