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大一统,丛林法则再度胜利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沈南鹏成为了这个十一最开心的人,他的两家投资组合公司决定结束旷日持久的对垒,合并成一家估值大约 150 亿美元的新的团购公司。

根据《商业周刊/中文版》以及彭博社方面的报道,美团和大众点评,中国团购 O2O 领域最大的两家公司,其现有股东将权益注入新组建的境外公司,权益比例为 5:5;美团 CEO 王兴和大众点评 CEO 张涛将任联席 CEO,各自分工不同;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很快启动新一轮融资;“美团”、“大众点评”,以及两家公司各自的子品牌将继续独立运行一段时间。

两家公司合并之后,最终的品牌保留结果、董事会构成以及潜在的 IPO 机会等事宜并未得到披露。

内战和统一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沈南鹏以“赛道”的投资方法著称,在 以团购为代表的 O2O 领域内广泛投资了多家公司,包括且不仅限于大众点评、美团、饿了么以及赶集网等——这四家公司,在团购 O2O 领域当中的不同维度上,都曾是仇敌般的竞争对手。据《博客天下》的一篇报道,仅在外卖订餐这一维度上,美团和饿了么曾经进行过一场旷日持久、硝烟滚滚的线下血战,双方地推员工为了争夺市场份额,不惜互相辱骂、肢体冲突甚至械斗。这种情况,对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来说,或者至少在这家风险基金的投资组合年会上,是不太好看的。

大众点评和美团的合并给 O2O 团购领域的事态向更严重发展踩了一脚刹车。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很早就同时投资了大众点评和美团和饿了么;而另一方面,大众点评也在 2014 年 5 月投资了饿了么。现在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前者对饿了么的投资获得的权益变为合并后的新公司所有,也即意味着,美团从名义上成为了饿了么的投资人之一。

沈南鹏

沈南鹏

由于行业纷繁复杂,团购 O2O 领域内的具体市场份额数据很难得出准确值。团800 给出的一份报告显示,按照成交额计算,今年 4 月美团的市场份额约为 61.2%,大众点评的同期市场份额为 21.9%,两家公司合并起来占据总共 8 成的市场份额,远高于以百度糯米为主的其他团购业务竞争者。

两家合并之后成立的新公司,要说成团购 O2O 领域内统一六国的秦是实至名归的。至于统一之后,是要焚书坑儒,继续坑杀当年千团大战留下的其他团购网站,还是统一度量衡,将更多的资金和地推运营能力,从过去的市场份额争抢转投到提高服务质量上,则是留给新“秦”的第一道选择题。

中国互联网通行丛林法则

5 年前,还在担任《创业家》杂志主编的申音曾经写下了有关两位中国互联网创业者 W 和 L 的故事。其中,W 被描述为“硅谷 Geek 们的中国版”,做了好几个很酷的网站却始终没有挣到钱。

W 被广泛认为指代的是美团的创始人王兴,那几个“很酷的网站”则被认为指代的王兴的前几个创业项目:校内网和饭否等网站。

仿照 Facebook 建立的校内网因资金链断裂被迫出售给陈一舟的千橡网络,风光过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改名为人人网半死不活地活着;而做着“中国版 Twitter”梦的饭否则被监管部门叫停,错过了中国互联网留给社交网站最好的用户增长时间——至于饭否被叫停的那个少有人知的理由,则体现着中国互联网行业丛林文化的精髓。

市场是创造出来的,更是抢来的——大部分互联网创业领域内的从业者笃信这一条定理。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占尽了人口基数大的优势,智能手机、可穿戴、虚拟/增强现实,一个又一个新鲜的领域被创造出来之后很快就会被瓜分殆尽。而谁能分到最多的蛋糕,谁就成为规则的制定者。谁先创造一个新产品不重要,谁能把它快速做大,才能占领市场并产生收益。丛林法则由此诞生。而“得屌丝者得天下”、“产品经理如何满足性与暴力的原始需求”,则成为了身处在丛林中的行业人士们日夜研习的圣经。

wangxing-huanqiuqiyejia

王兴 / 环球企业家

王兴曾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内少见的,对这种丛林文化不感冒的创业者。他的多次创业都因为被更有资源的其他创业者或巨头赤裸地抄袭和模仿,导致“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是王兴的失误,但并不能算是他的错,甚至不算是那些抄袭和模仿者的错。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抄袭和模仿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化的创业思路——你甚至可以说,校内网和饭否这两个当年的明星社交产品,自身就是抄袭和模仿的结果。

然而,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丛林法则在曾经向往明亮畅快的航海文化,但却屡战屡败的王兴的大脑中,种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现在长成了美团,曾经被视为 Groupon 的模仿者,从当年的千团大战之中存活了下来,已经在大规模地推、通过肉搏和械斗完成的市场争夺、快速大额融资等富含中国传统商业智慧的运作方式下,成为中国团购龙头的那家团购网站。

只是,恐怕人们永远不会从王兴口中,听到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最爱的金句了:

勿忘初心。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