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PRADA的魔女”暗讽候任总统特朗普,好莱坞和下一站白宫的关系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北京时间 1 月 9 日,人称“梅姨”的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获颁美国顶级电影电视奖项——“金球奖”的终身成就奖。此前她30次被金球奖和17次被奥斯卡提名,并分别获了8次和3次奖。

然而在接受本次“终身成就奖”之后宣读获奖感言时,她并没有把焦点放在自己,而是谈到好莱坞的多民族构成、当权者的霸凌问题以及提醒社会各界捍卫新闻自由。6 分钟的演讲内容没有一句话提及“特朗普”三个字,但一字一句都在狠批这位候任美国总统。

她首先提及一众演员的出生地,“好莱坞充斥着外来者和外国人,如果我们把他们都赶出去,大家就没什么可看的了”,暗讽特朗普“要将非我族裔踢出美国”的移民政策。

曾在美国大选期间支持希拉里的斯特里普,重提去年特朗普对罹患先天性关节挛缩症的《纽约时报》记者科瓦列斯基进行模仿与嘲讽一事,认为“一个公众领域有权势的人,不假思索地带头羞辱人,这种行为便能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去。”最后她呼吁大家要捍卫新闻自由,“我们需要有原则的媒体责问权力”,以免让当权者无法无天,不受监督。

她的声音代表了好莱坞对待新总统的态度,我们不欢迎你。

加州是民主党的大本营,崇尚自由主义与进步主义,对待非法移民的态度也是最为宽松。好莱坞所在的洛杉矶更是民族大熔炉,各色人种在这座城市汇聚,多元文化与公民社会发达。正因如此,加州逐渐发展成为美国最有活力的地区、全美第一大州,系美国的科技与文化中心、世界影视中心。好莱坞对于这位任性、傲慢、独断专横的新总统自然是戒备重重。

事实上梅姨本人脾气耿直,喜怒形于色,向来口无遮拦,堪称“撕遍好莱坞无敌手”。别忘了,她可是演过“穿 PRADA 的恶魔”以及“铁娘子”的女人。被她盯上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艺人,一种是政治家。

tumblr_nl2e2uGyHm1spqd9ko1_500

前一种比较多,梅丽尔·斯特里普在刚出道时就不被人看好,娱乐媒体曾回顾称,1976 年迪诺·德·劳伦提斯要重拍《金刚》时,梅丽尔为片中的落难美女试镜,结果被淘汰。在面试现场,劳伦提斯还用意大利语问他儿子:“她真是个丑八怪,你为什么把这个家伙叫过来?”他以为她听不懂这些,但当后者用流利的意大利语说出“很抱歉我让你失望了”时,劳伦提斯顿时哑口无言。20年后,在 1996 年电影《贝隆夫人》选主角时,梅姨就和麦当娜明争暗斗,甚至喊出“撕破她喉咙”的狠话。

后一种就比较有趣,身为奥巴马座上宾的梅姨一直强调“不仅要在电影和戏剧舞台上工作,还要在社会大舞台上工作。”由是,有关社会责任和政治取向的话题,都可能被她批判吐槽。2014 年时她曾吐槽迪士尼有种族主义倾向且“歧视女性”(然后迪士尼在 2016 年出了一部政治无比正确的《疯狂动物城》),所以我们就完全能理解她将矛头指向特朗普的底气了。

像特朗普这种不省油的灯,当然要回骂。他在 Twitter 上连发几条推文,一方面解释自己并没有着意模仿《纽约时报》记者的样子,另一方面反击称梅姨这种人就是好莱坞“最被高估的演员”、是“希拉里的马屁精”。

trump-reporter

人证物证俱在,真要抵赖么。

但国内媒体的目光好像都盯在“梅姨勇气可嘉”的话题上,国外媒体则大肆讨论被梅姨贬低的橄榄球赛、MMA 真的就不如艺术/耶路撒冷归属问题和犹太复国主义得罪了以色列……,中外媒体的嗨点差太多了。

梅姨在获奖感言中提到“MMA 和橄榄球不是艺术”的观点,也让一些人躺枪。Daily Mail 报道称,Bellator MMA 赛事的CEO 斯科特·寇克(Scott Coker)听了这个演讲深感受辱,决定以私人身份邀请梅姨观看一场 MMA 赛事。

不过一个好莱坞女星能够对候任总统这么开炮,还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


 

以下为演讲全文,据说由梅姨亲笔起草:

我爱大家,但请原谅我,这个周末我因为时而尖叫时而哀叹,以至于失去我的嗓音。我现在有点六神无主,所以请让我照着稿子念。

感谢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我想引用休·劳瑞曾说过,你和现在在座的各位,都属于当今美国社会最被贬低的一类人:好莱坞、外国人以及媒体。

但我们算什么呢?好莱坞又算什么呢?它是由一群外地人所组成。我出生并成长于新泽西,并在当地的公立学校接受教育。(颁奖的)薇拉·戴维斯出生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佃农家庭,后来到罗德岛州念书。莎拉·保罗森出生于佛罗里达州,由出身于布鲁克林的单亲妈妈抚养长大。莎拉杰西卡帕克来自于俄亥俄州,家里有六七个兄弟姐妹。

艾米·亚当斯出生在意大利的维琴察威尼托,娜塔莉·波特曼出生于耶路撒冷,他们的出生纸是这么写的。美丽的露丝·奈嘉出生于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在伦敦……哦不,在爱尔兰长大,她因为饰演一名弗吉尼亚州的小镇姑娘而获得今届金球奖的提名。瑞恩·高斯林跟许多很棒的人一样,是加拿大人。戴夫·帕特尔生于肯尼亚,成长于伦敦,来到好莱坞饰演了一位在澳洲塔斯马尼亚长大的印度人。

所以好莱坞充斥着外来者和外国人,如果我们把他们都赶出去,大家就没什么可看的了,除了美式足球和综合格斗,而这些很难被称作是艺术。

演员的唯一职责是走进不同人的生活当中,让观众感同身受,今年涌现出许多许多杰出的表演,令人窒息,深表共鸣。但今年还是有一场表演震撼了我,它就像一个钩子扎进我的心,不是因为它的好,它一点也不好,但它却成功奏效了。

它让它的目标受众笑了,龇牙咧嘴地笑了,那一刻,那位即将坐上我们国家最受敬仰位置的人,模仿了一位残障记者——一位地位、权力、能力都远不及他因而无法做出反击的人 。

看到这幕时我心都碎了,这幕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因为这不是电影,这是真实的人生啊。一个公众领域有权势的人,不假思索地带头羞辱人,这种行为便能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去。因为这有点像默许其他人效法同样的行为。

轻蔑会遭致更多的轻蔑,暴力会煽动更多的暴力。当权势者倚仗自己的地位霸凌他人,我们都是输家。

好的我继续,这件事让我想起了媒体行业,我们需要有操守的媒体去掌握话语权,去责问他们的每一次暴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建国者推崇新闻价值,并把新闻自由写进宪法当中。

我想请求著名的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和我们群体中的所有人和我一起支持并保护记者协会。因为我们需要他们勇往直前,而他们也需要我们一起来捍卫真相。

还有一件事,记得有一天,我在拍摄现场,抱怨着某件事,你们懂的。我们时常因为工作吃不上晚饭,或者工作时间特别长……汤米·李·琼斯当时告诉我,当个演员难道不是一种特权吗?梅丽尔?是的,没错,我们必须时刻提醒彼此这份特权蕴含着让我们体会他人感受的责任。

我们应该为这份工作,为今天所表彰的这些作品而感到骄傲。作为离我而去….我的挚友、亲爱的莱娅公主(凯利·费雪)曾对我这么说,捧起你破碎的心,化作艺术。(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

谢谢大家。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