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essageMe联合创始人Arjun Sethi:一切围绕更丰富的沟通

2

 

一上线就被Facebook封杀了导入联系人的功能,却让MessageMe活得更好——这款被普遍看作与Whatsapp、LINE、Kakao和微信并列的“社交通讯工具”在上线的10天获得了它的第一个100万用户,并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拥有了500多万用户。接下来,它获得了Greylock Partners领投的1000多万美元融资。此际,我和我的同事Thomas Luo(骆轶航)在旧金山与MessageMe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Arjun Sethi进行了一次对话。

 

以下是PingWest对MessageMe联合创始人Arjun Sethi的对话实录(略有删减和翻译调整):

(P=PingWest  A=Arjun Sethi)

 

P:MessageMe和每个人的手机号绑定,以每个人的手机通讯录为最初始默认的联系人网络。为什么要做一款以通讯录为中心的消息应用?

A:现在电脑计算变得更加强大和复杂。你建立一个社交网络的时候,根据你的手机通讯录是一种天然的关系。你最常去联系的人。当你15岁的时候、当你做某项特殊的职业的时候,你的联系人都是一个固定的群体。我想说的是,这些应用做起来,联系人都是基于你手机里最常联系的这个群体。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上做点事情是很自然的,只要弄清楚两点,第一是考虑你的消费者是谁;第二是怎么把他们服务的更好。

P:MessageMe让人们用PIN号码来加好友,记住这个PIN的号码不容易,也显得不那么人性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A:一部分是,我们做这个产品很久了,我们上线以前做过目标用户的测试,收集用户的反馈。PIN是可行的。PIN是我们设置步骤中的一环,不少竞争对手也在这么做,而最早的手机社交消息工具——黑莓的BBM也是这么做的。PIN作为设置中的一环,我们看到不少用户把它当成一个与自己个人ID相关的东西,我觉得人天然的会希望有一个与自己的名字有关的ID,并且不侵犯隐私。大多数时候你的ID(驾照或社会安全号)就是一串字符,我们想的是把Pin发给用户,它更私人化,因为有的人你想联系,有的你不想。你用它一方面是用来添加好友,另一方面,如果你不想把你的信息太多的透露给别人,这么做也合适。

P:“富媒体”(in-rich-media)是MessageMe的一个特点。不过分享信息、图片、视频、音乐,包括涂鸦和地理位置信息给你的朋友,这都不是新鲜的东西。MessageMe的用户使用起这些功能来和使用其它的同类工具有什么不同?

A:当我们决定要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考虑人们会更喜欢用什么功能,最重要的是看人们怎么沟通交流和表达自己,比如有的人喜欢用图片,我们考虑怎么把它的用户体验做的最好。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是:MessageMe的用户对分享音乐和涂鸦(Doodle)的使用频率非常高,也就是说把一首歌曲当成一条信息分享给朋友,或给对方画一段涂鸦,这些功能使用频率相当高。

P:你说MessageMe让人们用一种更“自然”的方式进行沟通,怎么来定义最自然的沟通方式?你为什么觉得Facetime视频通话这样的功能在你的app里不算是“自然沟通”的方式。

A:让个人更多的表达自己。报纸、博客是一种比较好的表达自己的方式,因为你有时间来准备。这不是说文本信息的沟通就不能让这一切实现。最自然的沟通就像我们现在说话,你给我信息,我想一想,然后给你反馈。而Facebook视频的话不会给你去准备如何表达自己的时间,它会催着你立即做出反应,作为一个社交通讯工具,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P: 你在图片、视频和音乐的分享功能选项中,除了让用户自己从相册和自己的曲库中上传内容之外,还分别设置了Google搜索图片、YouTube搜索视频和iTunes搜索音乐三个选项,在分享功能中加入直接搜索的选项之前没有任何人做过,这很有意思,你为什么这么做?

A:对,我们已经看到在社交网络里,不管是Twitter还是Facebook,用户会用自己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来表达自己。你可能今天有一个想法,明天也有。但人们更可能借助搜索工具和自己手机里存储之外内容去表达自己。Google 和YouTube意味着人们有更多想分享的内容,他们是另一个层面你想分享的东西。我觉得加入搜索是加深和拓宽我们想分享的内容,提供了更多可供分享的媒介。iTunes搜索也一样,不是所有的歌都在你的手机里。而我们选择与iTunes作为音乐搜索的合作,而不是与Spotify或Pandora的原因是,iTunes是最全球性的音乐服务,而我们的用户也是全球的,比如你可以在iTunes上搜到很多中文歌曲,在Pandora上就不能。

P: 用户对不同介质的使用反馈怎么样?

A:我们看到的数据是用户刚来的时候可能就是用它来发送一些文本信息,但是时间长了他们就会去用一些其他的功能。使用频率甚至超过了文本信息,我们庆幸自己做的比较早,意识到这是人们天然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有趣的是在亚洲,人们用语音比较多,因为他们使用键盘比较麻烦,需要切换到不同的语言。

P:社交通讯类应用有两个趋势,一个是就鼓励人们在上面沟通和交流,另一个是增加个人的“时间流”式功能,变得更像是Facebook那样的社交网络。你怎么看,你会增加这些吗?

A:未来的可能性很多。但是我们希望聚焦在对人们来说最重要的功能上——人们怎么样沟通交流的更好。我们不会像Path那样建立一个社交网络,我们不希望人们想起我们的时候说这是个社交网络,而希望人们认为我们是个沟通的工具。

P:从设计上来说,MessageMe最大的特点的是什么?

A:我不会说有什么唯一的东西,只有一样,希望你在用我们的产品的时候会觉得它不错。我们不会说,我们做一个什么功能让某个条目更酷,我们会说,针对这个条目,对用户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最好的用户体验是什么在设计的问题以前,我们遵循的原则是,速度和可靠。这是靠技术来实现的。你绝对不会希望你在离我不远的位置发一个信息,一直在等待发送、等待发送、等待发送……你会希望信息立刻被发送出去。我们希望做到的是,你完全不用考虑你的信息是否会发送失败。即便你把手机关掉了,我们也要希望能保证你能及时收到和发送信息。

P:你现在的信息界面上有两个“灰色”的尚未推出的功能。贴纸(Sticker)和支付(Money)。先说说Sticker,LINE已经做得很好了,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A:它和表达自己有关。它可能是个图片或一个表情,但是说不定背后有个故事,让人们不必通过文本去表达某个意思或感情,这和我们其他媒介来表达自己的思路是一样的。我可以分享给你一些我们内部正在测试的sticker,让你看看它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些MessageMe正在测试的sticker……抱歉我目前不能透露更多,但我要说的是,它们看上去真的很好玩,和LINE的好玩程度有一拼)

P:说说支付,你为什么要在一款社交通讯app上添加支付功能。貌似现在邮件里也在做支付了(Gmail、Square)

A:事实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我前面说的,这个公司做这个产品的目标是形成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在我看来,钱是一种交易的方式。在一些地域文化里,花多少钱,这个数字和文化和表达也是有关系的。比如你租房子要给房东多少钱、你和朋友聚会要分摊多少钱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我们所想的是用户体验做的更好更有利于人们沟通,他们和钱会有什么关系,当你发给别人比如20快钱的时候,你的感受是什么,你会在什么场景下这么做。

P:但很多社交网络自己无法做好支付的问题,比如Facebook与PayPal的合作,就不是那么成功。

A:我们还没考虑钱的问题,我们现在考虑的就是怎么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怎么让人们的沟通交流更加方便有效率。钱是其中一个因素而已。

P:我们来谈谈游戏,你说不会在MessageMe上加入第三方的游戏,为什么?游戏本身容易赚钱,而你过去一直是个做游戏的。

A:我在做游戏以前,仍然还是个普通的用户,我们思考产品的思路是更希望能把这个产品做的是为消费者、用户。如果我们做的是用户使用的产品,什么样的使用体验是最好的?当然是简单好用,能为用户带来价值的。游戏能为一个产品带来的使用周期很长吗?很明显游戏并不是人们期待或者夸赞的长期使用产品。你看人们见面第一面说的就不会是,“嘿你看我的游戏有多好玩,或者我有什么游戏”,而人们在意的是我的发送速度是不是很快,产品是不是简单可靠,我们有很多方向可以走,现阶段我们考虑的就是怎么能让产品更好用。

P:接入第三方软件应用,把MessageMe变成一个第三方应用平台。你不愿意这么做对吗?

A:我没严格的要求不做,我们就是考虑怎么让它更快更好用,我用LINE、Whatsapp。我看着他们从一个信息沟通平台加入更多的服务,作为用户我好像也跟着变来变去的,他们从信息沟通变得逐渐关注其他的东西,逐渐淡化文本信息沟通的初衷。而我希望在我们这个公司里,发送信息沟通交流方便快捷是最优先的,这比游戏和赚钱更重要。我不是说游戏不重要,只是说这不是我们做这个产品的初衷。

P:还有什么是你拒绝去做,来保持产品的简单好用?

A:广告。我不是说绝对不做,我只是觉得很多东西做下来以后,你会为一些东西而失去最开始想做的,比如信息交流。作为一个公司,我们永远不会阻碍用户交流,现阶段在我看来,广告就是一种阻碍。

P:我们来谈谈Facebook吧。你们才刚刚上线一个星期合作就被中止了,在这之后你们有什么调整策略或什么其他方法来带动用户数量的增长吗?

A:没有。我想我们有个很好的开始,我们可以花很多时间去想想自己的产品究竟怎么才能让用户喜欢,建立一个合适的生态系统。其实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我们并不希望非常依赖Facebook,我们希望能更聚焦在根据用户的通讯录、用户愿意去联系的人,你怎么表达自己。确实他们把我们的服务关了是有一些影响,因为我们为在Facebook平台上有特别设计的功能,但不是说他们关掉了这个服务我们就要大哭说哎呀被关了怎么办,我们就说,好吧,关了,我们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P:但是有这个平台会更快,比如Instagram就是依靠这两个平台有爆发式的增长,你怎么看呢?

A:是的,Instagram增长的很好是因为在这些平台上是需要图片来互相分享的。但是文本信息发送和图片是不一样的。我不在意用户能来多少,我在意的是用户能沉淀多少变成忠实用户。

P:好,你怎么定义增长?你们用户数增长得很快,但这是不是你定义增长最重要的标准,还是有别的?

A:我更在意每一天回来的用户有多少,他们是发了图片还是只是看看而已。我们认为用户的注意力是最重要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很开心的是看到用户在MessageMe上发送图片,聊天什么的。暂时还没有特别疯狂的增长,但是我认为长远是会的,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用户持续使用我们的产品从而放弃其他的同类型产品。

P:有哪个功能是带来了增长的拐点吗?

A:对,我们关注用户的注意力。我们过去的里程碑式的增长都与用户关注文本信息有关,它持续增长就是因为我们增加了一系列表达的媒介,接下来我们希望能保持它的简单。

P: 怎么让用户持续的使用呢?你知道有那么多同类型的产品在竞争?

A:对,我们的产品价值就在用户体验。我思考更友好的用户体验就是更加基于你的手机,人们想分享的媒介希望能够永久的保存,这就不是手机了,这是云计算。如果你打开MessageMe,不管是用手机还是平板电脑,不同的设备之间能够无障碍的接收信息。如果你丢了手机,丢了信息,所有你分享过的信息仍然在。

P:关于国际化的问题,有这么多的同类产品,你们长期发展的计划是什么?貌似不同的社交通讯app已经割据了不同的市场

A:我们的目标是小和简单。我们是数据导向的公司。持续看用户的反映,过去几个星期我们看到来自印度尼西亚、台湾的数据都不错。中国市场很难,文化很不一样,有可能我们认为坚持的简单的东西在那边是很复杂的。我们现在就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P:团队现在有多少人?

A:10个人,6个工程师,1个负责用户体验, 1 产品经理(我),2个用户沟通。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