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未来,该看陆奇的了

20090730lu

微软终于官方宣布了重组方案,这是盖茨时代结束以来,波及范围最广的一次部门和人事变动,除了简化组织架构、减少内耗,加速向“设备和服务公司”转型外,你应该能读出更多的信息。

“中央集权”

曾经有一张图表展示了各大科技公司的组织架构,可以窥见微软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的状况。微软 CEO 史蒂夫鲍尔默在他发给微软全体员工里的公开信里说,“我们作为一个单独的公司在这场拉力赛中落于人后了”,于是以“一个战略、一个微软”原则进行重组因此成为了攸关未来和水到渠成的事了。

公司部门之间竞争的加剧,导致了很多不必要的“重复劳动”。微软的高官私下抱怨最多的就是如果要“依赖”公司其他部门的产品,那就不得不受其他人开发计划进度的支配了。为了避免这个问题,产品开发团队有时候会“婉转”地“复制”微软其他产品的功能。

从这点上来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在组织架构和文化上,的确是继承了微软的很多东西。

造成微软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有各自的财务和营销组织,微软的重组就是一次“集权”,让新的各部门之间能够更紧密、更有效地协作。作为一家硬件和服务型公司,他们必须确保自己的硬件、软件和服务部门之间能够合作开发产品。曾在微软供职7年并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创新工场首席执行官李开复认为:此次重组让原本的“业务群CEO”变成了“工程集团负责人”,每个部门从业务部门变成了职能部门,这让鲍尔默的权力前所未有地集中,使他有足够的资源和精力最后一次“背水一战”——这下子,微软再也没有二号人物了。

不过,关于“后鲍尔默时代”,你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该看陆奇的了

先看看四个“诸侯”的背景和所辖部门:

Terry Myerson,原Windows  Phone负责人,现统一管理Windows、Windows Phone、Xbox的软件业务;

陆奇,原在线业务负责人(主要是Bing搜索),现负责应用程序和服务部门,旗下业务包括 Bing、Skype、Yammer,以及Office;

Satya Nadella, 原服务器和工具部门总裁,现负责云和企业部门,具体包括为微软的在线服务提供数据中心网络支持,以及云服务 Windows Azure。

Julie Larson-Green,原负责Windows与Surface,现出任设备与工作室部门主管,负责Surface、Xbox等硬件及相应软件的开发工作。

不算上事实上被解职的Craig Mundie, Kurt Delbene和Rick Rashid,只盘点这几个各自掌握一个部门的实权者来说,最大的赢家自然是陆奇——他成为执行副总裁,进入最核心权力层,除了以Bing为核心互联网业务之外,还拿下了其它的“要害”互联网业务——包括收购来的Skype和Yammer,甚至包括Office——这项业务被从Windows部门剥离出来,它是微软最赚钱的业务之一,但现在也在朝着互联网和服务的方向发展。近期在iOS上线的Office 365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如果论及对微软未来的重要性,Terry Myerson负责的Windows软件(包括Windows、Windows Phone和Xbox)与陆奇负责的应用程序与服务部门显然最显赫。但据传Terry Myerson在微软内部声望不佳,有人甚至用“笨且傲慢”评价他。相比之下,陆奇带领的Bing是微软内部开发和运营速度最快的业务单元,而Skype与在线Office被整合进来,也将融入这种与微软其它部门风格迥异的氛围(他们认为互联网和软件没区别),变得更快速和适应互联网的变化。

更值得注意的是,陆奇是重组后的4人核心团队中,唯一在鲍尔默接任CEO之后才被邀请加入的人士。他在2008年底从雅虎加盟微软,至今不到5年。与此相比,Terry Myerson在微软16年,Satya Nadella 21年,Julie Larson-Green加盟20年。

也正是因为此,在微软这种条块壁垒一度最分明,利益恩怨错综复杂的庞大机构中,陆奇反而是能够被各方都接受的人——尤其是能被鲍尔默接受的人。从早年的微软首席架构师Ray Ozzie,到这次被削权的微软首席技术官Craig Mundie,以及去年离职的微软Windows负责人Steven Sinofsky——这些盖茨时代备受重视且留下的高管先后淡出,这一方面是业务转型的结果,也是鲍尔默主导下的公司政治的需要。

只有陆奇是个例外。他被鲍尔默接受,被各方接受。如果鲍尔默真的“不堪重任”而不得不辞任CEO的话,最可能的结果是:该看陆奇的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