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开门“迎敌”走出流量闭环

11月12日,纽交所上阿里巴巴在前一天还被拉到4%上涨线在当天遭遇了IPO后最大的跌幅:截止到周二收盘,股价下挫3.8%,和前一天相比,阿里巴巴集团24小时内蒸发了100多亿美元。

有分析称,在双十一获得500多亿销售额等全线利好的情况下,阿里遭遇了股价下挫的唯一解释是,马云在双十一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支付宝会在A股上市”——是啊,从国外投资者的角度来讲,投资对象的其他资产在未知的市场上市绝称不上一个好消息。

但支付宝这块没有上市的资产在未来可能会发展方向影响到了阿里平台业务二级市场的走势,除了美国投资者对这个信息引发的焦虑和猜测之外,更重要的是支付宝本身的资产在变得越来越被人关注。

2012年马云将淘宝的流量视最重要的信息指标,支付宝等金融服务完全服务于电商平台,曾有消息称马云下令不鼓励与美丽说、蘑菇街等第三方导购平台合作,间接导致了支付宝也成为了被阻隔的工具。但是,在阿里的平台业务上市后,蚂蚁金融被剥离出来,而作为核心资产的支付宝势必要升级为阿里业务的下一个爆发点,它脱离了服务阿里平台服务的角色后,要承担更多连接的角色。

最直观的动作是,支付宝真的开始变得更加开放了——这体现在它开始与第三方电商平台展开合作了。或许你注意到了双十一过后的女性电商垂直平台蘑菇街的两条信息:双十一当天蘑菇街产生了4.27亿人民币的销售额,以及支付宝重新为蘑菇街开放了支付通道,与微信支付和蘑菇街自有的支付平台一同组成蘑菇街的大支付平台。

蘑菇街中的商家很多就是淘宝的商家,它与淘宝联系非常紧密,但这家女性电商垂直平台与支付宝曾短暂的失去了联系——蘑菇街用户不能用支付宝付款了。关于两者短暂的失联有解释称是淘宝单方面要保护淘宝+支付宝的购物体系,让购物流量在自家平台上循环。另外有信息显示蘑菇街创始人陈琪为阿里前员工,关于创业事宜与阿里内部产生了误会。

关于这件事蘑菇街相关负责人对PingWest回应:“蘑菇街没有违反任何关于与支付宝合作的规则与协议,或是其他商业因素影响了支付宝与蘑菇街的合作”。在事情发生后,蘑菇街与银联做了对接,并开始和微信支付合作,其中与微信合作的时间正是后者最被人关注的火热时期。

支付宝在短暂切断与蘑菇街的联系时,正是微信拿下美丽说,口袋购物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将电商流量导向微信的成长期。同时,在没有支付宝帮助下的蘑菇街每个月产生产生上亿的交易额,双十一更是拿下了将近5亿人民币的销售额。一句话,来自老牌竞争对手微信和第三方导购平台蘑菇街的壮大让都已经让支付宝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位置。

原本,支付宝敢于不和第三方平台合作的重要原因是支付宝本身是流量输出口,它只需要阿里平台业务的供血就足够了——这与完全没有电商基因的微信比,后者是在不停的向外要电商的流量来带它的支付,在支付这件事上微信几乎无法和支付宝在支付上的话语权相媲美。

但最近发生的事情是,微信的内容已经足够丰富,支付在现阶段只是一项锦上添花的曾项,每一次成功导流,引来一个用户都看可以看作是惊喜。但支付宝大部分都依托电商平台导流,除此之外还没有新的核心业务,失去一个用户都是重大的损失。

在平台业务已经没有更多想象力的情况下支付宝必须要做的是摆脱所谓“流量闭环”的高筑墙法则,让支付的触角更多,让更多需要支付的平台进入到支付宝的支付体系里,只有这样,支付宝才能真的确定在“断奶”的情况下,其价值再试图撑起另一个上市神话。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