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拿下环球独家版权,但这仍是在线音乐最坏的时代

接下来一年,你的手机里可能需要装更多音乐App了。

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独家获悉,QQ音乐母公司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与环球音乐出版有限公司(UMPG)已达成独家战略合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将获得环球音乐出版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管理、分销、维权、推广等业务独家授权。

需要注意的是,环球音乐出版(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和环球唱片(Universal Records)均隶属于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两者负责不同的音乐业务,环球音乐出版负责音乐词曲版权代理,环球唱片负责音乐录音、录制权代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此次独家合作的对象是环球音乐出版有限公司,即词曲版权,而在此前QQ音乐与华纳、福茂合作的官方新闻稿措辞均为“版权”——这意味着环球唱片的录音、录制权归属尚未明朗。

universal

品玩也从不同消息渠道获知,今年包括百度音乐所属的太合音乐、网易云音乐在内的玩家,也对环球音乐的版权望眼欲穿。不过该消息未得到网易云音乐官方的确认,太合音乐方面则含糊表示,与环球的版权早就在谈,具体情况未知。推测太合音乐和网易音乐很可能都在争夺这部分录音版权。另外,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还获知,阿里音乐与滚石音乐的合作即将到期,太合音乐正在努力争取与滚石的合作机会,但太合官方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最终的结果怎样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今年在线音乐行业的版权大战将会愈演愈烈:市场上不再只有腾讯和阿里两个玩家,有口碑但一向不太重视版权的网易云音乐以及都快被人遗忘的百度音乐都将加入这场战争。

在线音乐行业终于要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狂欢了,可是狂欢之后呢?

这可能是在线音乐最坏的时代了

互联网音乐终于走出了盗版的邪路,却走上视频行业前几年“烧钱”买版权的歧路——优质资源是稀缺品,各家纷纷争夺优质内容的版权直接导致的后果是版权价格水涨船高,平台方的内容成本大增。

这条歧路是行不通的,前几年的视频行业已进行了全面验证。当年爱奇艺、优酷、搜狐视频等几家视频网站激烈地争夺头部资源,购买一档热门综艺的花费高达上亿元。这些头部内容版权犹如一剂猛药,给平台带来日活第一、月活第一的快感,根本停不下来,即使知道药劲儿过了才发现什么都没留下。如今,视频网站在资金上表现出了颓势,纷纷把重心转移到自制、会员付费,也就变相放弃了囤积版权的老路。

如果说视频行业高价买来的版权还能创造与之相匹配的广告收入,那音乐行业则更加悲催,连广告收入都很可怜,毕竟音乐能够展示广告的空间少之又少,目前宣称能靠会员付费和数字专辑盈利的,也只有QQ音乐一家。

大家一起抢版权的结果,就是唱片公司待价而沽,坐收渔利,各家音乐平台苦不堪言。

另一个受害者是用户——一个虾米的死忠粉听周杰伦需要下载个QQ音乐,一个网易云音乐的重度用户听五月天的原版,需要再安装个虾米音乐。这样的变化被宋柯称为“双App时代”,可能两个App都不够用,不如痛痛快快地装上三四个。

QQ音乐占据大半壁江山,全怪对手太弱?

拿下环球的独家词曲版权之后,QQ音乐又可以在同行面前傲娇一番了。毕竟他们的版权曲库已经达到1500万,阿里音乐还没过千万(去年600万,今年就达到900万,也够神速),网易云音乐只能抱住它的大腿买点二手版权(最近买了日本独立唱片公司爱贝克思的版权,目前号称曲库超千万);毕竟这几家音乐App的总用户覆盖已经超8亿(虽然中国互联网网民目前只有不到7.5亿),日活1亿,月活4亿。这可是汪峰老师梦寐以求的——在线音乐行业的半壁江山,而且是大半壁江山哦。

如果用一两个词形容一下“大半壁江山”的特色呢,除了曲库丰富之外,估计用户也想不到其他标签了,倒是产品逻辑差(比如歌词页面开弹幕)、算法差(推荐一些莫名其妙的歌)被众多用户吐槽……吐槽归吐槽,用户也只能“怒其不争”罢了,因为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产品用——QQ音乐能有今天的成绩,可以说多半是靠同行成全。近两年中,QQ音乐几乎就没有对手。

jihe

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被阿里收购之后,开启了“折腾”之路:

宋柯和高晓松加盟阿里音乐之后,没有继续发挥这两款产品的优势,而是另辟蹊径开启了一个新品牌“阿里星球”,涵盖了明星大咖入驻、音乐视听、粉丝圈子、娱乐消费、音乐幕后交易、娱乐营销等诸多领域。结果却是阿里星球并没做起来,停止了音乐服务。在主推阿里星球的过程中,天天动听关闭了,虾米音乐半年产品停滞。

阿里成立大文娱小组之后,又开始了新的整合。如今,宋柯和高晓松被边缘化了,虾米创始人王皓又重新回归。

带着盗版原罪的百度音乐,在正版化的进程中处境愈来愈艰难: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达最后通牒,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在月底前下线未v授权的音乐。此后,百度音乐上能正常播放的音乐急剧减少。那一年,受困于移动互联网入口的百度投入200个亿转型O2O,音乐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百度无意于在音乐上有所建树,自然也不会投入资金购买版权——百度音乐实际上已经被战略放弃了,在行业里掉队也在所难免。

2015年12月,百度音乐被甩手给了太合音乐。随后的一年中,双方都在整合之中,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动作。

给QQ音乐造成最大威胁的是网易云音乐,这个后来者抓住了音乐播放器歌单、分享的痛点,在用户中形成良好口碑,3年时间用户数就突破了2亿。但网易云音乐有一个软肋,就是版权。在发展前期,网易云音乐并未重视版权,遭QQ音乐掣肘。

2016年7月,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酷狗、酷我收入囊中,不仅消灭了对手,还将自己的版图扩得更大,成为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

版权期限将至,在线音乐行业要变天了

在线音乐行业一家独大的格局可能很快就要发生巨变——对手们终于要结束冬眠开始战斗:去年,百度音乐挖来了网易云音乐总监(其实是创始成员)王磊,大干一场的决心已经显现;网易云音乐终于重视版权了,与拥有滨崎步等多个当红艺人的日本爱贝克思达成独家版权合作,而且他们还要玩短视频了。

这还只是要变天的前奏,更重要的是,唱片公司所出售音乐版权的期限大多在2~3年,此前被QQ音乐和阿里音乐瓜分的众多优质版权即将到期,重新释放出来,比如滚石、华纳。百度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对这些版权跃跃欲试,而且还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搅局者,比如小米音乐。最近有消息称,小米音乐与华纳音乐集团已签署音乐版权合作协议。

QQ1

反倒此前在版权上激进的QQ音乐和阿里音乐有些保守了。

阿里音乐的保守是意料之中的,因为去年阿里成立大文娱小组之后,首先调整的就是阿里音乐,原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调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负责阿里大文娱的国际战略;阿里音乐CEO宋柯担任阿里音乐董事长,负责阿里音乐演艺业务及创新发展。走马上任才一年,宋柯和高晓松就遭遇明升暗降。新的阿里音乐CEO由合一集团总裁杨伟东兼任,阿里大文娱秘书长语嫣协助工作。虽然名为“协助”,但语嫣才是阿里音乐真正的当家人。而且,原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又回归虾米,重整旗鼓。但阿里音乐在大文娱内部的整合还尚未完成,对外有些力不从心,面对对手们疯抢版权,大概也只剩下望洋兴叹了。

QQ音乐则更加有趣,虽然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拥有了一个更大的市场,也意味着其正式脱离腾讯的羽翼——独立财务,自负盈亏。这背后的意味,从此次与环球音乐的合作可管窥一二。我们在本文开头已指出,QQ音乐并未拿下环球唱片的录音、录制权。

词曲权和录音、录制权有何区别?音乐版权包括三层:词曲权,录音、录制权,视听版权,重要性依次递增,价值和版权费用也依次递增。在KTV、电视节目等场合翻唱一首作品,该作品的词曲权拥有者可获得相应的收益(版税),仅此而已。如果音乐播放器要正当使用某首音乐作品,还需取得录音、录制权。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买全部版权,而只买了最便宜的词曲权……

腾讯、阿里、太合(百度)、网易都已剑拔弩张,在线音乐行业新的版权大战极有可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打响。那么问题来了,一年之后你的手机需要装几个音乐App?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