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创业者自述:我在硅谷孵化器Y Combinator 的创业经历 (一)

【编者按】本文是硅谷创业者Alan Guo(郭佳,新浪微博@alanjguo )授权PingWest发表的文章,分享了他所在的创业团队去年参加Y Combinator冬季孵化期的经历。Alan出生于中国沈阳,后移居加拿大,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现在旧金山工作。

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是Paul Graham于2005年创始的硅谷最受关注的科技公司孵化器。关于YC的报道很多,例如这篇Wired的长文描写的很详细。 而Paul Graham的个人网站最能代表他自己,尤其推荐他的文章

 

以下是正文内容:
大学毕业之后,我一个朋友当时正好以自己一个人的团队申请到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2012 冬季孵化期。Paul Graham给他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找到创业合作伙伴。他正好找到我。所以我也借此机缘经历一下YC。大家对YC有什么问题,可以在下面给我留言,我争取下一篇回答大家。


YC每年有夏天冬天两届,每届孵化时间12周,就是说:从正式进入这个孵化器,到给硅谷一些最重要的投资人展示产品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而由于近年来YC成功的公司越来越多,申请来YC的人也在指数级增加。抛开每期都在指数级增长的申请人数和每期都飙涨的孵化公司数目不谈(上一期一共有82家公司,将近200个创始人),在YC的三个月,每个团队都在做什么呢?

和大多数创业孵化器不一样,YC不给团队提供办公场所。但YC要求所有的团队在孵化器的三个月都要搬到硅谷来,最好离YC的Moutain View的办公室越近越好。Paul Graham 认为一两个小团队在一块儿工作也许还可以,几十个上百个点子一大堆、能折腾的创始人在一起工作,大家都很难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情。

他也告诫团队这十几周是他们最应该做产品、快速迭代、寻找用户和市场的时候。一个理想的团队应该是这十周不看新闻,不参加社会活动,没有周日周末的区别,每天工作16个小时,把整个团队100%的精力投入到产品和获得用户上面。而大多数YC公司也的确是这样做。我们都相信Paul说的,10周可以做一年的工作。

如果只是这样当然也就没什么孵化的意义。所以YC每周二会在其办公室有例行的全体晚餐,每次晚餐会请一位YC的成功的毕业生例如Stripe的创始人Patrick或者更早的AirBnb, Dropbox等, 或者一些硅谷很非常成功的创始人、投资人,例如有Paypal 创始人Max Levchin, 有硅谷教父之称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而因为Paul Graham很好的维持YC应届”学生“对谈话内容的保密性,所以到访嘉宾都会非常非常愿意讲他们最真实的经历,他们外人看来“叱咤风云”后面不被人知的爆料八卦。在拼命的工作和不停焦虑公司发展方向的一周后,听到这些现在看很成功的创业者,分享经验,讲他们当时各种辛苦、荒唐、犯的错误,我们都会感觉也许现在两三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没日没夜做的事情没有那么不靠谱。

我们这届有请到的Max Levchin, PayPal的创始人和CTO。Max是个非常好的hacker,很早就开始关注互联网安全的问题。当年PayPal的出现很有力的解决了电商和线上交易的瓶颈。而大家往往不知道的是,这家当时被VC们热捧的公司,差点就死在几个俄罗斯黑客手中。还在公司头两年的时候,PayPal有一几个月每个月都亏损超过1000万美金--因为这些黑客的网络诈骗。当时公司只剩够一个月用的现金,而Max在没日没夜的想用什么办法阻止黑客入侵。他回忆当时他就和这伙黑客斗智斗勇,他今天设置一个障碍,过一天又被对手破坏了,后天他再想新方法。直到他后来写了第一个商业应用中的Captcha算法。而后来PayPal成功退出,先上市后卖给eBay,而Paypal的早期员工分分创业。Max也就自然的成为了现在硅谷很有影响力的Paypal Mafia中的核心人物。

对于我们每个参与YC的人,这样的机会固然很难得,听这些故事也很受启发、鼓舞。但多数人更在意的是周二的晚餐,这个一周中宝贵的和其他创始人交流的时间。YC每期的“学员”们有很强的群体感,大概因为创业本身是很孤独、很辛苦的一件事,也是因为YC这个共同体验。所以不过每个人来自什么样的背景,大家都愿意利用这个时间了解其他创始人的背景和公司,建立友情,帮助对方。很多人会愿意为了和大家有更多点时间交流早到晚走。

除此之外,当让还有的一方面就是YC的合伙人和每个团队专门见面的时间。YC一共有四个全职partner和几个part-time partner,每个有其特点。当然一定是Paul Graham大家最熟悉。而在孵化期,当期的孵化团队和往期的孵化团队(大概300个团队)都可以在线上和合伙人约时间。而每个团队每次和合伙人聊天只有20分钟。每个合伙人会把他一周的档期贴出来,然后我们去“抢”他们的时间。尤其是Paul Buchait和Paul Graham的时间,基本总是十几分钟内一抢而空。开始几周后大家也和合伙人们达成了共识--Paul Graham不是万能的、不同的问题找不同的partners,没有大问题不必刻意装做有问题来和合伙人聊天。

 

计划第二篇侃几个话题:参加YC划算吗。YC几个Partner都是谁,我们同一届YC的人和事和我的一些个人感悟。欢迎童鞋们拍砖。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