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创始人:取代电视电影的可能是一种药物

《纸牌屋》?《马男波杰克》?很难说 Netflix 是从何时突然开始变得家喻户晓的。可以肯定的是,这靠 DVD 租赁起家,随后迅速转型为全球领先内容供应商的企业,确实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把握数字娱乐的消费趋势。

在 10 月  25  日华尔街日报的一场活动上,Netflix 的创始人、CEO 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甚至还说,不久以后电影电视会成为今天的戏剧和小说,成为非主流娱乐。所以他们一直在探索新的主流传媒标准,希望能率先掌控新传媒形态。

 “movies & TV shows will be like the opera & the novel. … There will be substitutes.”

他提到未来可能会出现新的娱乐形态,替代掉电视或电影,这个替代品是带有药物性的(pharmacological,),或许是一种药物,观众在吃了之后可以体验一整夜的娱乐内容,而不用担心“看视频超过多少流量”或“办会员花了多少钱”。

听起来,这跟古时候的人们在森林里误吃毒蘑菇,然后手舞足蹈一整晚是一个道理。等等,这种致幻效果,貌似如今许多违禁药物也能做到。理论上,这是内容交互的最高形态,绕过物理介质,人们直接透过身体感知内容,从而达到愉悦。只不过,幻想的内容就不是人为可控的了。

哈斯廷斯天马行空的能力一点都不输给另一位互联网圈的大佬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马斯克在说起他那有去无回的火星殖民计划,也是言之确凿,行之渺茫。不过比起火星殖民的遥远,哈斯廷斯提出了一个真实命题:如果一百年前,人们主要的消遣方式是看戏剧或看小说;如今最普遍的是看视频,无论是通过手机,电视,还是戏院的大荧幕;那么,下一个替代电影、电视的主流媒介会是什么?

从物理感知来划分,声音、2D 画面+声音、3D 画面+声音,是一种娱乐形态的进阶方式。我们现在正处于 2D 与 3D 的三岔口。3D 代表了未来的趋势,但技术(拍摄、制作、放映等环节)都没成熟到可为大多数人所接受。话说回来,近期我们就能看到关于 3D 技术、关于电影语言的最新尝试,说的便是 11 月 11 日上映的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这部由李安执导的电影采用了“3D/4K/120帧”的规格拍摄而成,全球只有 5 家电影院支持全特效放映,高帧数给人一股超乎想象的流畅、清晰, 3D 给人虚拟真实的沉浸感,两者的混搭产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细腻质感。

《天下》杂志记者曾这样描述这部电影给她所带来的震撼。“像是眼前没有了萤幕而被硬生生拉进电影场景,看着对面的迫击炮把左边的土墙轰成碎片、右边的队友吓到汗流满面、青筋浮现。”李安尝试在现有的技术框架,做到极致,这很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电影叙事与技术的变革,乃至形成一种新的观影潮流,就看市场对这部片子的反馈如何。

另一方面,从虚拟到真实,从真实到虚拟,虚实交融,三种创作思路又会左右娱乐形态的演变。随着拍摄技术的日臻完善,早期戏剧或电影里面那些有碍视线的蹩脚设计或穿帮镜头已经很难见到。当技术不再设限,真实性的与否就变得不太重要。你可以通过猎豹追捕羚羊的纪实画面了解世界、充盈内心,也可以通过收看《海绵宝宝》体验一段虚拟的海洋冒险,打发无聊的周末时间。

一部作品的虚实与否,更多是由作品的题材与立意所决定,无所谓主流不主流。近年 VR 的兴起却给人一种“虚拟才是主流”的错觉。问题是,人们费尽心思去搭建一个虚拟的“现实”或“超现实”,提供一种崭新的体验与交互方式,能否带来一种更佳的娱乐体验吗?

相信有体验过 VR 的同学都心中有数,即便是业界公认一流的 VR 设备,如 HTC Vive 、Oculus 、PS VR,依然存在“分辨率过低”、“容易晕眩”、“佩戴时间不能太久”等诸多限制。因为这本质上仍然没有脱离“肉眼捕捉 2D 画面”的基本逻辑,所谓的 3D 也是经由 2D 转制而成。这个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技术也远没有到成熟、足以向社会大面积推广的程度。连 3D 电影都还没有普及,你跟我说 VR ?

102852.12062629_o

“在成熟的语言和硬件发明之前,大概我们做的都是 《火车进站》。” ——某VR影视从业者。

而 VR 的技术形态也对内容生产者有着更高的要求。我的同事冯尚樾曾提出一个观点,“VR 根本不是电影或者电视,它是一套与影视完全不同的新的表达形式和艺术语言符号。VR 意味着许多崭新的互动方式和界面,它与人互动的形式可能是我们完全无法设想的。”

日本轻小说《刀剑神域》构想出一个以当前技术远远没法实现的 VR 的终结形态:透过 VR 头盔的多重电场,对接使用者的脑电波,随后对脑部传送虚拟五感来生成虚拟实境。只有当人的意识能够不受物理局限、完全潜行(Full Dive)到虚拟世界当中,当跨越式的技术革新出现时,VR 才有可能成为新的主流娱乐媒介。不过,这跟哈斯廷斯所设想的嗑药也没差了。

哈斯廷斯的顾虑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至少在可预估的很长一段时间,电视、电影依然是绝大数人的娱乐首选。

Ps:也不排除未来人们会仿照《西部世界》或《侏罗纪公园》,建造一个庞大的虚拟游乐园,摆出各种仿真的机器人或恐龙,以供游客享乐。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