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辉的10年轮回:网络文学江湖劫

2015年1月4日,“盟主”吴文辉重新拿回了那一柄剑。

吴文辉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在中国网络文学的江湖上,他有一个登高一呼响者云集的名字:“黑暗之心”。2002年5月,黑暗之心(吴文辉)与宝剑锋(林庭锋)、藏剑江南(商学松)、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和5号蚂蚁(郑红波)等散落在全中国各地的网文侠士一起成立了“玄幻文学协会”,是为起点中文网前身。吴文辉是盟主,一时众人追随。风起于青萍,中国网络文学江湖自此诞生。2004年,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收购,江湖一时极盛。

2013年3月26日,吴文辉偕众集体出走起点中文网。在吴文辉递交辞呈辞去盛大文学总裁和起点中文网总裁的第二天,他在微博上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他离开了最留恋的那片土壤——起点中文网,落寞而怅惘,从此销声匿迹,只剩传说。

380天后的2014年4月9日,沉寂多时的吴文辉又发了一条微博:“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真是兴亡一叹间,下一个十年不知又是何等风浪。”此时距他创办起点中文网已过去12年。纵使繁华散尽,但局中人都清楚,沉寂已久的网络文学江湖将再起风浪。盟主再起,大势所趋。

一周后,4月16日,吴文辉被任命为腾讯公司独立运营的子公司——腾讯文学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在与盛大文学的竞业协议到期后,吴文辉回到了他最熟悉的战场,身边是他最熟悉的战友——罗立、商学松、林霆锋、侯庆辰等起点中文网初创团队成员。

2014年11月初,早已与吴文辉形同陌路的起点中文网以“第三方作者”身份接入腾讯文学平台,一时引发腾讯收购盛大文学的猜测。腾讯与盛大双方对此缄口不言。但PingWest品玩发现,12月10日,起点中文网的运营公司——上海玄霆娱乐信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换成腾讯文学高级总监朱佳——吴文辉在起点中文网的旧部。

2015年1月4日,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再度由朱佳变更为吴文辉。“黑暗之心”找回了他的那柄剑。

10年轮回,从江湖立盟到盛大招安,再到挂剑出奔,入主腾讯,最终重执剑柄,再立江湖之巅。只是世道变易,盛大劫数已让腾讯成为真正的盟主。网络文学的江湖,还是不是吴文辉那个曾经的江湖?

 

从洪荒到玄黄

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

网络文学亦是如此。不同于世界上其他任何领域,网络文学里交织着文人的儒雅、剑客的道义、诗人的潇洒、姑娘的娇羞、金钱的铜臭、爱情的浪漫,十年有余,可以称之为一个“江湖”。

起点中文网,并非网络文学江湖的起点(创立最早的网站),但却是最重要的一块里程碑。同时,它也是网络文学江湖第一人吴文辉的发迹之地。

2002年5月,吴文辉创办起点中文网。在此之前,黄金书屋、龙的天空、幻剑书盟网站统治了网络文学江湖,那段时期被称为“洪荒期”,其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没有任何商业化气息,绝大部分网络作者依靠兴趣写作,作品质量良莠不齐。

当时,吴文辉就已深刻认识到“只靠兴趣是无法生存的”,要留住作者、保证内容,唯有对读者实行“收费阅读”。第二年8月改版升级后,起点开始由个人站点变成一个营利性质的网站。10月份,吴文辉宣布上架VIP付费阅读作品,确立每千字0.02元人民币的稿费制度。网站从读者处收费,再与作者分成。

此举被看作是对当时“免费”的中国互联网发起了挑战,不料结果甚为喜人。上架第一个月,起点上就有作者稿费超过了1000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次年4月,起点宣布VIP作品总数增加到100部,VIP计划中订阅率最高的作品已经达到每千字40元人民币稿费,即单章节2000人次订阅,VIP制度走上正轨。

“VIP收费”同时解决了作者、读者、网站三方利益的问题,发展到最后很快成为了网络文学稿酬的行业标准。在其背后是吴文辉主导建设的网络文学界第一套完整的电子出版微支付系统和内容管理系统。

紧接着,吴文辉又推出了月票制度:付费读者可以获得月票,投票给自己喜欢的作品,从而帮助其提升在排行榜上的名次。跻入榜单前列的作者,网站另有金钱奖励。蝉联榜单则很有可能会成为人气作者,甚至“大神级”作者。

凭借自身的业界影响力和源源不断的稳定现金牛,起点中文网于2004年10月被盛大网络收购成为全资子公司。吴文辉开始了新征程,此后十年,是网络文学,也是吴文辉的黄金十年。

 

盛世江湖

得到盛大注资的起点中文网,很快便对网络文学江湖进行了猛攻洗牌。原本业界排名第一的幻剑书盟渐渐显露出颓势,包括唐家三少、邪月在内的诸多知名作者纷纷以数倍的身价被挖走,从幻剑书盟转战起点中文网。

不过,此时的起点中文网,在整个江湖里,顶多算是一个被富贵人家收养的极具潜力的儿子,虽然有钱,但并未成为江湖一霸。老牌文学网站榕树下、红袖添香、潇湘书院依然威震一方,新锐玩家晋江原创网、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实力都不可小觑。

这些网站也逐渐开始效仿起点千字0.02元的VIP收费标准,纷纷发展壮大。文学类别突破了传统的玄幻、武侠、网游,逐渐覆盖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架空历史、推理悬疑、耽美爱情等全领域,受众也由男性占绝对主导地位发展为女性读者比例逐渐增多——其中红袖添香、潇湘书院、晋江文学网都是主打女性文学的阅读网站。

可以说,当时的网络文学界呈现出一副百家争鸣的盛况。网络文学江湖凝聚了韩寒、慕容雪村、宁财神、李寻欢、安妮宝贝等对整个华语文学都极具影响力的作者,诞生了数十万文学作品,吸引了千万级别的年轻读者。网络文学已经从网站建站者个人兴趣转变为规模化的商业市场。

此时的吴文辉背靠盛大的资本支持,逐渐站稳脚跟,并开始以资本来扩张,满足其建立网络文学霸主的野心。2007年12月,盛大网络收购晋江原创网;2008年7月,盛大网络收购红袖添香;在这三个网站的基础上,盛大网络成立独立子公司盛大文学,吴文辉接任总裁一职。

之后,吴文辉领导下的盛大文学收购之路愈演愈烈。2009年12月,盛大文学收购榕树下,一举拿下网络原创文学80%以上的市场份额,寡头之势初见端倪。2010年2月,盛大文学收购小说阅读网。2010年3月初,盛大文学收购言情小说吧。2010年3月底,潇湘书院也被纳入盛大文学的版图之中。短短四个月,盛大文学连续收购四家文学网站,至此,盛大文学已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榕树下、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6家原创网络文学网站(晋江文学城后与盛大文学分手,并不算在盛大文学版图之中)。

网络文学江湖迎来了盛大文学的一统时代。

根据2011年盛大文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请IPO(首次公开招股)时,提交的招股书资料显示:以用户访问市场计算,盛大文学旗下的6家原创文学网站,有4家位列中文文学网站访问量前十名。以营收计算,盛大文学占据中国原创网络文学市场的71.5%的份额。其中,起点中文网占43.4%市场份额。2008年至2010年,盛大文学营收分别是人民币5300万元、1.37亿元和3.9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3%。

 

劫数难逃

历史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其渐进过程中,总有那么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注定了它的走向。

在盛大文学的短短六年历史中,吴文辉的出走无疑是它“盛极必衰”的转折点。不过,时间再往回倒,2011年的IPO申请失败算得上是盛大文学的一次摔倒。那年7月,遭遇资本市场走冷、中概股造假风波,盛大文学暂停IPO计划。

此后,不甘心的盛大文学再次在资本市场摔了一跟头。次年2月,盛大文学重启赴美上市计划,寻求发行最高达2亿美元美国存托股(ADS)。2013年7月,IPO被叫停,盛大宣布通过私募基金融资1.1亿美元。然而,此次融资反而使得盛大文学市值从8亿美元缩水至6亿美元。

更有意思的是,在2012年盛大文学提交IPO申请后不久,盛大网络便选择退市,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便是希望能帮助盛大文学——盛大内部继盛大游戏之后的第二个现金牛——顺利上市。当年6月,盛大董事长兼CEO陈天桥公开阐释盛大未来战略时提到了“三横三纵”架构:游戏、文学、视频三驾马车是盛大的“三横”,盛大在线拆分而成的支付、云计算、广告是盛大的“三纵”。“三横”是盛大互娱帝国梦的基石,而其中网络文学居于上游,手握IP,拥有辐射到下游出版、游戏开发、影视投资等领域的能力。但,“三横”中,也就盛大文学尚未上市。

付出如此大“代价”换来的依然是华尔街的冷淡,陈天桥急了,盛大文学内部着急了,接着,吴文辉为首的起点初创团队出走。

2013年3月,起点中文网初创团队集体请辞,大半核心编辑追随吴文辉而去。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接管起点中文网,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召开起点作家会议,安抚知名作者,陈天桥甚至也亲自出席为起点打气,他表示将依赖数据挖掘给作者们更好的未来。

而同时,吴文辉认定未来将呈“三分天下”格局,他的团队必有一席之位。

吴文辉的出走并非一时兴起。早在盛大文学成立之时,管理层便出现了一山二虎的局面—除了总裁吴文辉之外,还有重要一人是CEO侯小强。2008年空降来的侯小强统领盛大文学旗下的所有网站,除了吴文辉的起点中文网。起点中文网的具体业务,侯小强无法插手,许多员工一直只知道吴文辉,而对侯小强知之甚少。甚至,作为网站最重要的资源之一白金作家几乎都很难见得到身为CEO的侯小强一面。知名作家猫腻在起点的几年时间里,一共只见过侯小强三四次面。

吴文辉与侯小强是“难以相容的水与油”,起点中文网已成独立王国,这成了吴文辉的劫数,更成了盛大文学的劫数。它让侯小强和吴文辉的隔阂难以弥合,更让盛大文学骑虎难下。早在2012年5月,Orbis旗下基金以1500万美元收购盛大文学1.875%股份时,媒体询问陈天桥盛大文学估值时,他回答说8亿美元,而起点中文网的估值同样是8亿美元。也就是说,盛大文学几乎等于起点中文网。

这点从盛大文学的财务数据上也能看出来:2012年,盛大文学营收10.8亿元,起点虽然营收3.6亿元,仅占1/3。但盛大文学盈利1亿元,起点盈利则达到约7000万元。

对盛大文学来说,吴文辉和其核心团队的离开很痛。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曾表示,吴文辉摊牌离开的时候正是90%起点大神作者、白金作者合约到期的节骨眼,甚至有些重要作者通过修订合同使合约到期时间与大部分作者步调一致。这是一次精心预谋的集体出奔。

裂痕难以弥合,就在起点核心团队出走两个月后,腾讯旗下的创世中文网正式上线,吴文辉等核心成员因竞业协议并未出面站台,但明眼人都知道,创世中文网是另一个起点。而吴文辉的出走甚至也导致了侯小强最终离开起点中文网——劫数难逃,两个人的宿命。

而盛大文学就这么输了。

 

旧盟主与新江湖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有腾讯作为靠山,从去年至被腾讯文学收购前,盛大文学实际上依然是网络文学江湖的霸主。

易观智库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网络文学活跃用户市场竞争格局》显示,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以20.2%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腾讯旗下的创世中文网以12.8%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纵横中文网自13年底被百度收购后,拥有百度全平台的渠道资源,用户量在逐步上升,占有8.4%的市场份额。

另一个可佐证的数据是,截止去年8月份,在百度文学的移动端搜索,TOP30000作品中,起点有1455本,纵横中文网有360本,而创世中文网只有寥寥15本。

在起点中文网常务副总编廖俊华的眼里,情况也的确是这样的。2014年8月,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他说:“除非吴文辉一年内想到超出我想象的方法,他们才可能迅速崛起。”在观察一年多以后,廖俊华并没有发现吴文辉他们搞出什么新东西来。

但终究骆驼已经死了,马吞掉了死骆驼。腾讯文学能够以小搏大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钱——腾讯文学的盈利能力。

依托QQ和微信两大平台,腾讯文学坐拥6亿用户,日活跃用户超1500万,日流水超过百万。从今年4月份,腾讯文学独立运营以来,营收已从一年1亿左右猛增至半年左右时间超过4亿。考虑到,盛大文学2011年全年营收不到8亿元,基本上可以理解为腾讯文学一年走了盛大文学三至五年的路。不出意外的话,三年之内,腾讯文学营收应该就能超过全盛时期的盛大文学。

此外,更重要的是人才团队的比拼,盛大文学落入下风。吴文辉、商学松、林庭锋、侯庆辰和罗立等起点团队成员是中国最懂网络文学的一批人,也是最会发现和挖掘好作者的一批人。

有一个例子是,2013年5月,侯小强亲自去大庆拜访起点白金作者猫腻,希望能在合约到期后,与猫腻继续签约。而实际上,在此之前,创世中文网就已带上几百万元预付金找到猫腻,并最终打动了他。去年5月份,《将夜》完结一个月后,猫腻便携新作《择天记》登陆了腾讯文学。并且,之后腾讯文学表示将对《择天记》在图书出版、漫画改编、音乐、游戏改编、影视改编、周边制作等诸多产业领域进行IP开发。

或许,盛大的自我放弃也是压死盛大文学的最后一根稻草。去年9月份,盛大网络宣布盛大游戏完成私有化财团重组,盛大游戏不再属于盛大。

之前,陈天桥强调的互娱帝国内容三驾马车“视频、文学、游戏”,随着盛大游戏的出售,分崩离析。一直亏损的酷6早已被摆上待售货架,网络文学业务自然不能摆脱被出售的命运。

放下了这些具体业务的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已经开始专注在投资领域,向着投资控股集团转型。盛大不再是过去的盛大了。

攻防转换,一瞬之间。对现在的腾讯文学来说,收购起点中文网,接手盛大多年苦心积累的IP资源,签约我吃西红柿、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大神级作者,借助自身庞大的用户群和渠道优势,它有望取代盛大文学一跃成为中国网络文学江湖新的霸主。对吴文辉而言,重新吸纳也可能是最好的结局。

可惜的是,盛大文学并未被阿里巴巴接手,我们并未看到BAT在网络文学领域的三足鼎立。但或许,网络文学江湖本就不同于其他领域,江湖里更多的是霸主,而不是均势。三国六十载,最终依然被司马家统一了天下。时也,命也。

恰如现在的网络文学江湖,一方作罢,一方又起。未来三五年,网络文学江湖霸主位应该会是腾讯文学的。只是重执江湖牛耳的吴文辉,觉得这一切是熟悉还是陌生?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