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惊艳到没落:Google Glass的两年

除了 Google Glass 之外,这世上可能没有另一件尖端科技产品能够在诞生时如此惊艳,没落时如此暗淡。

早期

你一定会记得 Google 内部有一个直接向创始人汇报,得到 Google 最高级别资源支持,可以花费上亿美元开发一些和 Google 本源业务看上去没有任何关系的项目的实验室 Google[x]。事实上,Google Glass 属于所有最终得以留存下来项目当中相当早期的一个:Project Glass。

最早在 2011 年,Project Glass 就已经在测试早期版本的 Google Glass 原型产品。当时,团队使用常规的眼镜框,将镜片替换为特制的 HUD(Head-Up Display,头戴显示设备)模块。

还好,最终结果不是左边的。

还好,最终结果不是左边的。/ 图片来自网络(左图与正文无关)

那时候,这 “副” Google Glass 原型机的重量高达 8 磅,约合 3.6 公斤,而现在的 Google Glass 成品连一副普通的太阳镜的重量都不到,区区 50 克。2012 年 4 月,Google 联合创始人,Google Glass 项目的牵头人 Sergey Brin 在旧金山的一场活动上首次佩戴 Google Glass 公开亮相,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尽管当时的 Google Glass 仍然是原型机,但是形态已经和现在公开发售的 Google Glass Explorer Edition 毫无二致。10 年前,一台具备同样运算能力的计算设备可能会重达数公斤,而摩尔定律在 Google Glass 上的体现让人们为之惊诧。

Google Glass 富有争议的两年,由 2012 年的惊艳开始。

问世

Google Glass 并非世界上第一件“可穿戴智能显示设备”。早在 80 年代,美军就已经在空军的部分兵种中使用嵌入在头盔上的 HUD,用于连接飞机的火控系统等。两个不同的时代,两种不同的 HUD,Google Glass 正式问世之后的外貌却依旧给大部分人留下了“高精尖”、“军用”、“间谍工具”的印象。

Google Glass 低电量显示

Google Glass 低电量显示 / 图片来自 TechRadar

在一个 U 型的金属框架下,佩戴者从右耳到右眼被 Google Glass 长条形的机身覆盖。机身当中包含了设备的处理器、触摸控制板、摄像头、投射显示模块等元件。它由 Google[x] 开发,富士康代工,由一颗双核 1.2 GHz德仪 OMAP 4430 SoC 驱动,具有 2GB 运存(从第一代的 1GB 升级)和 16GB 闪存,640 x 360 分辨率的 Himax HX7309 LCoS 棱镜投射显示器,以及一颗 500 万像素的摄像头。眼镜的锂聚合电池容量仅为 570 毫安时,在轻度使用情况(拍拍照片,或者用 Google 搜索)下能够坚持大约 3-5 个小时的时间,电池续航水平只能用不堪来形容(上图)。

2012年 Google I/O 大会上,Google Glass 以高空跳伞降落到发布会现场屋顶,并通过 Hangouts 视频共享让发布会现场和全世界观看 I/O 直播的观众感受第一视角的高空降落感觉。惊艳的产品以酷炫的形式亮相,一时之间人们都被这种未来科技感震撼,而忘记思考它的日常可用性和缺陷:

尽管功能十分有限,Google Glass 仍然和当年在火星自拍的好奇号火星车站在了一起,名列时代周刊评选的 2012 年最佳发明:

time-2012-best-invention

但冷静下来之后,Google Glass 接下来的生涯当中并没有再获得什么值得称耀的荣誉。相反,其收到的批评和质疑远比赞扬要多。

问题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购买门槛,1500 美元的昂贵价格,以及对隐私的潜在入侵,成为了 Google Glass 被市场不看好的主要原因。

正式公布之后,Google Glass 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只提供给和 Google 有合作关系的开发者使用,名为 Developer Edition。2013 年 4 月,Google 正式将对外提供的眼镜命名为 Google Glass Explorer Edition,按照 1500 美元的价格销售给经过 Google 认证的“Glass Explorer”。一年后的 2014 年 5 月,Google 才开始对外公开发售这个 Explorer 版本。

先不考虑价格:想要购买这款设备尝新的消费者,并不一定是开发者,更别提和 Google 有合作关系,被 Google“认证”的开发者有多么少了。事实上,使用 Google Glass 的基础功能,比如阅读通知,查看地图路线指引和搜索内容等,并不需要用户拥有多少开发知识——Google Glass 是有史以来人们见到过的,最接近大众期待的增强现实人机交互产品,但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法为大众所用。购买门槛,成为了 Google Glass 的第一宗罪。

1500 美元能买到什么?两部当年的中高配 iPhone,或好几部 Nexus 4 或 5。Explorer Edition 以和 Developer Edition 相同的价格公开发售,让很多期待一个拥有它的机会的人再度失望。

最近一段时间坊间有传闻称 Google 将在明年的某个时间推出第二版——可能是正式面向普罗大众的 Google Glass 版本,价格可能会低至小几百美元。但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 1500 美元的价格,早已让潜在消费者的购买意志被消磨殆尽。昂贵的价格,成为了Google Glass 的第二宗罪。

2014 年 11 月,没有佩戴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显得有些憔悴 / 路透社

2014 年 11 月,没有佩戴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显得有些憔悴 / 图片来自路透社

Sergey Brin 亲自带领团队打造 Google Glass 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他自己也承认,实际的结果和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因为之前提到的两宗罪,Google Glass 的用户并不多。因而,这些用户更加显得被周围的公众隔离开来。

公众一直对于佩戴 Google Glass 的人可以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自己感到十分的抵触。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许多赌场曾经禁止佩戴 Google Glass 的人入内;今年 10 月美国电影协会和全国影院业主协会也禁止了包括 Google Glass 在内的可穿戴设备在影院当中使用。因为担心被偷拍,Google Glass 用户甚至曾被人们称做“Glasshole”(Glass+Asshole)。这也难怪,像 Winky 这样的应用允许用户眨眼即拍照,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有谁会放心呢?对隐私的潜在入侵,成为了 Google Glass 的第三宗罪。

没落

前几天,从路透社的一篇报道开始,在过去两年里被碰上神坛的 Google Glass,开始感受到了全世界的恶意。消费者不买账,开发者没激情,就连自己项目团队的工程师也相继离职,而所谓的下一代产品、公众版产品?连影子还看不见呢。

传闻中的 Google Glass 第二代专利图

传闻中的 Google Glass 第二代专利图 / 图片来自网络

Google Glass 曾经承载过人们增强现实视野的希望,却因各种各样的问题最终没落,让投以关注的人黯然神伤。Google Glass 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人机交互模式,彻底变革了人们对于 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个人数字助理)的理解。但很遗憾,它最终没能像 Sergey Brin 预想的那样,成为一款服务大众的,“无处不在”(Ubiquitous)的计算设备。

 

题图来自 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