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的《侣行》

“我不在镜头中抽烟了”。

夹着一支中南海,身材壮硕的张昕宇边抽边聊。相对娇小的梁红安静坐在一旁,也许因为感冒,话不多。人送绰号270/二叔的张昕宇解释到:“现在看《侣行》的孩子们太多了,不想引导他们抽烟。”

过去两年里,网友们随着镜头和这对夫妻一起见识了更广阔的世界。从索马里到南非,从马鲁姆火山到帆船航海,他们已经走过全球100多个国家。在优酷上,仅《侣行》第二季的总播放量就达到4.3亿,追更的观众留下了15万条评论。

评论人把这个节目叫做互联网第一真人秀,而在张昕宇和梁红看来:“《侣行》在我们眼里它不是一个节目。它就是一段经历,一段记忆,一种感受,一种生活方式,就这么简单”,“《侣行》对于我们俩来说,就是正常的生活,就是我们在选择的这么一个生活方式”。“当然,它能成为节目,让更多人知道,是一件特别好的事”。

当天下午优酷为《侣行》第二季的收官举办庆功会,中午趁着化妆的间隙,我拉着张昕宇和梁红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采访。我们聊了很多内容:《侣行》第三季的剧透、未来节目的走向、两人“秀恩爱”的情节。还有对年轻人的忠告,不要进行说走就走的旅行,应该做好规划,脚踏实地追逐梦想。

我曾经采访过很多人,但少有被如此打动。张昕宇和梁红两人洋溢着轻松暖煦的气质。如果你是《侣行》的观众,这些对话一定能让你有所感触。如果你不看《侣行》,也许同样能从他们的故事中感受到点什么。咱们直接看采访实录吧(为便于阅读,对话经过整理):

the best cp

PingWest:在你们眼里这个是什么节目,《侣行》是什么?

张昕宇:《侣行》在我们眼里它不是一个节目。它就是一段经历,一段记忆,一种感受,一种生活方式,就这么简单。

梁红:其实《侣行》对于我们俩来说,就是正常的生活,就是我们在选择的这么一个生活方式。我们经常说旅行是我们人生的一种修行,所以我们更愿意把它定义为是自己的一段经历,自己的记忆。

张昕宇:当然它能成为节目,让更多人知道,是一件特别好的好事。

PingWest:我看你们还去了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虽然事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比如索马里、马鲁姆火山这些地方,有担心吗?

张昕宇:没有。

PingWest:完全没有担心?

张昕宇:完全没有担心,这话不该说,说完了之后要拍拍头。但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所有发生过的的事都没有超出我们的预案。

PingWest:你们预案很强大?

张昕宇:对,我们预案非常强大。

PingWest:分享下你们每次都是怎么做预案的?

张昕宇: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我们第三季的所有线路和项目都是2012年就已经在联系。

PingWest:2012年就已经在准备?

张昕宇:当时卡扎非还在呢(笑)。

PingWest:第三季可以剧透一下吗?

张昕宇:可以,第三季的主要行程(是阿拉伯世界)。当年就是做生意那会儿,巴基斯坦也去过,迪拜经常是一个转机的地方。觉得中东,什么叫中东?地中海的东边叫中东。中东这一块地方,还有中亚,这一块地方让人感觉到很神秘,它到底是什么样?天天新闻点都看得到的地方,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他们到底怎么谈恋爱?他们怎么娶媳妇?他们为什么分逊尼派和什叶派,或者他们冬天是怎么生活的?等等一系列各种各样的疑问都产生了。

因为我们的计划很庞大,涉及到200多个国家,170多个目的地。中东那一块我们就挑了一些我们喜欢的地方开始。你想故事是从哪国开始的?4000年前在巴格达,孕育了那么伟大的文明。咱们唐朝的时候,认为咱们已经非常强大,也是最富足的时候。咱们的识字率应该说千分之五,不到1%。但当时在巴格达就已经有数百万册的图书馆。最早的时候郑和下西洋,他老人家是不容易,下西洋了。但是他过了赤道之后,阿拉伯文明告诉他,这边没有北极星了。就是他们发明了十进制,他们发明了数字,为什么他们现在那么可怜?

100年前从一战开始,一战在那儿划了一个不合理的国界导致了现在的中东乱局。他们在这种乱局下怎么生活,男人们,女人们他们怎么过日子?这都是我各种各样的疑问,很早之前的一个疑问。

大家都说世界上最著名的考古圣地应该是哪儿?其实就是阿富汗。

PingWest:下一季的主要行程?

张昕宇:说几个主要的,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迪拜。还有什么?

梁红:叙利亚。

PingWest:《侣行》是你们之前去了很多地方,然后才拍这个节目?

张昕宇:我们不叫拍。

PingWest:把记录拿出来分享给大家看?

张昕宇:对,去了100多个国家。确实这100多个国家,咱们最熟知东南亚就不用说了,离得比较近。北美整个跑得差不多,欧洲整个就不用说了,从南欧到北欧这些也都跑了。对于这些地方是有爱好,但不是我的兴趣点。我的兴趣点是想去边缘化的地方,世界的边缘是什么?边缘化的世界是什么样?告诉更多的老外中国是什么样的,告诉更多的中国人国外是什么样的。我们去当地都不知道,比如在南非去看了白人贫民窟。一般南非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儿。

PingWest:怎么传到优酷上的?

张昕宇: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当时找了N多个网站,只有优酷可以上咱们的视频。当时没有UGC(用户创造内容),没有这个C。

PingWest:你们之前已经去了很多地方,一开始就拍视频,还是后来才拍视频?

张昕宇:开始没有视频,第一次出国连照相机都没有。

PingWest:就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满世界跑了?

张昕宇:我们找到优酷之前,他们都说你这个太长了没法传。

后来就是李黎拍板决定说要把我们的经历剪成片子,就变成《侣行》。就这么简单。

PingWest:后来你们去的地方特别多,是专门挑选了一些目的地还是?

张昕宇:这个计划是从2008年开始的,因为汶川地震让我受了很多的感受,就是我应该干吗,不应该干吗,还有我们俩想过自己的日子。于是我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怎么变?怎么改变?就用一种侣行的方式,之前旅游很多,但旅游跟侣行有区别,中间就夹杂了很多东西,我们就好这些。同时我还带着朴素的民族自豪感,我就怕人说我们中国人不行,我们受教育就是那样。我70年代的人,上学就这样,又当过兵。1998年抗洪的时候觉得为老百姓牺牲是最光荣的事,我们那时候是最可爱的人。真的跑多了,就觉得爱国这事不是在嘴上,是在心里。

PingWest:为啥跑到北极求婚、南极结婚?

张昕宇:肯定比在北京饭店强吧!(笑)那儿很特殊,没有很多人去过。也不知道什么叫结婚,只是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因为那时候两个人一起玩很高兴,就想把这种感觉延续下来,然后看大人这种方式的结婚,我们俩也就想结婚。大人结婚都是开着车去饭馆,当时我们觉得去饭馆没有意思。我当时只知道泰山,她还知道广东,为到底哪个更远我们争得不可开交。

梁红:那必然是我赢了。

张昕宇:最后我们问老师,老师说最好去南极,等于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当我们有这个计划的时候,求婚是她不知道的,而结婚肯定是做在计划里的。求婚没想到这个事就成了。小时候的一句玩笑,一句戏言也就变成了真的。也就是梦想照进了现实的时候。

PingWest:两个人在旅途当中有过什么不愉快?

梁红:基本上不会有,因为大方向最开始基本就定好了,为点小事会争执,但都是小事。有一点你最爱讲,我们俩从在一起的最开始就有的约定。

张昕宇:在一起是怎么在一起的,你得说清楚?

梁红:我们从小时候,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就有一个约定,所有的吵架,首先不能超过当天夜里12点,这事必须结束了。如果很严重,很白热化,很接受不了的情况下,不能超过第二天中午,而且必须我先道歉,不论科学不科学。

PingWest:咦,你先道歉?

梁红:还有然后呢~只要我道了歉,他就得用尽各种方法哄我高兴,不管这个会持续多久。

张昕宇:两个人过日子没有多索取,没有多付出,都一样。就像做生意一样,只要经营得好,两个人别别扭扭一辈子,高高兴兴也是一辈子,平淡生活中要有不平淡的事出来,没事也要找事出来。

PingWest:于是决定两个人一块去看世界?

张昕宇:两个人一块去经历,一块去感受,一块去成长。两个人不能只干一件事。为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主见,没有方向,我们俩都很宽容,这种宽容导致了我们胸这么大,胸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夫妻之间到第三年、第七年的时候免不了开始挑刺,但是两个人都宽容点很快就过去了。很快会发现,找共同的事两个人都没有干过,两个人开始一块琢磨去。当两人同时完成了这件事,这个成就感是家庭的。为什么说感动?这些感动太多了,最后我船上几万美金的费用全部用来看片。

PingWest:船上可以看片?

张昕宇:土豪。

PingWest:自己说成土豪?

张昕宇:这是优酷上的观众说我是土豪(笑),在船上用军用卫星上网看片。

PingWest:你之前有想过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侣行》吗?

张昕宇:没有想到。聊一个感动,这也就是我们在《侣行》中收获的,他们(观众)都说是我在传递正能量,其实是他们把正能量给我到。随便给你看一条:

(一位戒毒中年轻人给《侣行》的留言,为了保护隐私这里隐去姓名摘抄:我之前是个吸毒者,目前为止已经戒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这期间每次我心里想犯瘾有想冲动去吸毒的时候,我都会想起270和梁红,在他们从出发到南极,历经那么多苦难和坎坷,我就会有强大的毅力去控制自己,谢谢你们传递给我强大的力量!无论何时我都会继续关注侣行,加油,我的精神与你们同在!)

 

PingWest:这次奔驰赞助资金和车辆?

张昕宇:什么都出了。这也是一种被认可、被肯定,当然能多出点更好。我这次“侣行”总预算是9000万,现在已经花了一半。已经去了100多个国家,《侣行》两季已经收官了。第三季5月即将上线。

记者:《侣行》第一季看的时候特别特别好,特别自然。第二季的时候没有感觉那么,有网友表示没有那么自然,从而特别担心第三季有节目制作和艺术加工的成本,会不会不够真实?

张昕宇:我们没有摄影师,只是摄影。《侣行》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都是一步一步往上迈台阶,这就是我们成长的过程,就是我们的感受,对世界的理解。我们不能每一集都是这样的,都是玩命的,因为我们兴趣点不光是玩命,我对文化也是有兴趣的。虽然没有上过学,我也想了解,第四季的可能是人种,黄种人,白种人……第五季走迁徙路线,人走的,马走的,动物走的。每一季就是都不一样,但是一季比一季难完成。

梁红:其实就像我们特别不愿意让别人来定义我们一样。

张昕宇:别说我是开飞机的。

梁红:说你们是哪个圈的?

张昕宇:我是飞机圈里潜水最好的,潜水圈里做饭最好的,做饭圈里玩车最好的。

梁红:我确实认为,我们希望等到大家都几季看完再去评论《侣行》到底是什么?不是光看第一个是什么样,但是我告诉你后面还都不一样。

PingWest:《侣行》永远走不完?

张昕宇:我会在2017年把侣行走完。这个节目不一定结束,我们会想办法把这个节目延续,但我们的旅行结束了。

梁红:要开始我们两个人全新的人生旅行。

PingWest:270老师讲了前面讲这么多中东历史,又说自己读书少,这么广阔的知识怎么来的?除了装备上,旅行前还做了知识和技能上的储备?

张昕宇:查资料。我看了很多。一直学热核物理,地球物理就不用说了,在火山的时候已经对火山所有采集,包括地震、气体分析,物理测量,测量都是激光测试,温度测量,做了不少这样的工作。我们该采样也采样,当时费了多大劲带回来过。捐给火山研究中心来做熔岩管道,熔岩成分等分析。

PingWest:之前说自己读书少是自谦?

张昕宇:确是读书少。你们具备知识的深度,我具备知识的广度。如果多了一些加深相对容易一些。比如说开飞机跟开船差不多。

PingWest:开飞机、开船、潜水你们两位都会?

张昕宇:都会,(梁红)没有我操作得更好。

梁红:对,他就是学知识特别快,具备知识的广阔,很多原理一旦明白了就很容易把它编辑操作。

PingWest:更多的观众看《侣行》对你们有什么改变?

张昕宇:以前在这种聊天似的采访很喜欢抽烟,但现在看《侣行》的孩子们太多了,不想引导他们抽烟。

梁红:现在已经不在拍摄过程中抽烟,原来不在乎,就是真实记录。

张昕宇:原来认为就是我的事,变成大家的事之后就不一样了。

PingWest:你们是大明星了?

张昕宇:我们俩撑死了算名人,明星谈不上。

梁红:我们其实就是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

PingWest:那你们会给我们这样的年轻人什么建议?

张昕宇:人这辈子一定要活一回自己,对的起今天才对得其未来,连今天都不好好过,何谈未来。

PingWest:连工作都不好做的人想着要去旅行,是不对的?

张昕宇:不,我不会把它具像化,也不会那自己举例。我只是想表明一点,想自己认为对的事认真坚持做下来。认认真真活每一天。

梁红:脚踏实地。我觉得脚踏实地重要,光有梦想没有脚踏实地,那只是梦,没有梦想。

张昕宇:梦和梦想有区别,区别就在于你能不能坚持下去。最近很流行一句话叫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其实并不认同。我们还特别想说这件事:说走就走,这事对于我俩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们俩买机票那天确实是要说走就走,但其实之前已经筹划了很久。

梁红:旅行一定要做充足的准备,不是说好了说走就可以,要具备财力的支持,物力的支持。就是想玩得精彩一定是得做大量准备工作之后,才能感受到那些精彩,否则你去哪儿都是走马观花,而且是看看热闹没有意义。

张昕宇:我随便举一个例子,连清朝都不知道,到颐和园这不是就啥也看不明白嘛。之前没有了解曼德拉是什么人,就不了解白人贫民窟是什么样?之前我不相信白人贫民窟,到那儿还真信了。甚至我还一度怀疑曼德拉做得是对还是不对?但是我跳出来,热气球飞出来的时候一想,还是明白曼德拉是最伟大的,对整个人类都是伟大的。

梁红:最重要是安全问题。

PingWest:就像你们之前多次跟大家说冒险和探险的区别?

梁红:一次一次说,千万不要误导年轻人,说是去冒险去了,说去玩命去了。命,人一辈子就一回,真的要好好对待自己。

PingWest:都背负着对方的人生?

张昕宇:我们俩并没有背负着对方的人生。

梁红:我们俩是1+1等于1,不像别人1+1大于2。

PingWest:谢谢接受采访,祝你们玩得开心,期待新一季的《侣行》!

张昕宇:我们玩去了~

fang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