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 在线教育谋变

三年换了三个东家的郑仁强,感到很欣慰。他的学生对于他的名字,比新东方、环球网校或者 YY8640 频道记得更清楚。

但同时,他也有着十分强烈的紧迫感。“我认为现在的在线教育,充其量就是网上讲课,把过去线下教育的模式简单搬到了线上。”

他觉得,革新在线教育是他的使命。

出生于吉林农村的郑仁强,和另一位来自东北混迹互联网行业的英语老师罗永浩的经历稍有些类似,只不过后者最近尝到了苦果,希望退居幕后以保住艰难创业得来的公司品牌,而前者因为个人品牌的知名度,正在被欢聚时代(YY)推到前台来。

原始积累

YY 是一款最初用于网络游戏的团队语音工具,问世于2008年。当时正值著名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进入垃圾版本时代,游戏玩家逐渐从 UT、TS 等转投语音质量更清晰的 YY。开发了 YY 的广州多玩网络科技公司由此红极一时,而从网易总编职位离职创业的李学凌,则让人们看到了他除了新闻理想之外的另一面:驾驭互联网时代浪潮的能力。

郑仁强没听说过李学凌和多玩或者 YY,那时的他还在混沌的英语培训行业蹉跎人生。从小热爱英语学习的他用数年的积蓄开办了一家培训学校,因经营不善和竞争激烈倒闭收场。之后,励志图强的郑仁强登上了新东方的讲台,那是2009年。

接下来,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成为了国内最优秀的培训品牌新东方最受欢迎的雅思讲师之一。

可是新东方在教育方式上已经落后于当时开始兴起的在线教育了,这意味着郑仁强即便微博粉丝再多,也只是一个落后的平台上的“名师”,更何况因为名气与日俱增,新东方的平台给他施加的负面压力也越来越大。最终,他从新东方跳槽到了环球雅思,呆了不到一年,就在环球网校开了雅思直播班。

同期,多玩改名为欢聚时代,随后在纳斯达克上市。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人口和消费红利撑起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中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市场。依靠网络游戏完成了关键用户积累过程的 YY,由于语音清晰,操作便捷,开始吸引教育行业的关注。带着“前新东方”、“前环球雅思”光环的老师接踵而至,而 YY 也像过去捧红一位又一位娱乐明星一样,在其平台上诞生了各式各样的“名师”。

这些名师当中就有邢帅。

邢帅最早在只能容纳200个人语音同时在线的 QQ 群里传授简单的 Photoshop 技巧,直到2009年才第一次接触到了 YY。随着 YY 功能不断向着教育方向进行有的放矢的改进,邢帅发现这款产品越来越适合自己。他通过各种方式将 QQ 群里的网友导向 YY 付费学习,还像YY 娱乐频道一样请来女主播在频道语音直播接待。

通过数年的努力,邢帅用10块钱的 Photoshop 课程做到了过亿元的年收入。

可是,YY 教育日渐增长的热度并未给欢聚时代带来多少收入。直到上市两年后的2014年,YY 教育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仍旧只有一成左右。

酝酿在线教育

2012年,邢帅和 YY 最终走散。即便在后来拿到了自己提供的 A 轮融资, 欢聚时代也没能把邢帅这个自己创造出的奇迹留在 YY 平台上。对此,邢帅的解释是:YY 不是在线教育最终的解决方案。欢聚时代开始认识到,YY 现有的平台做得再好,把控不了优秀的内容,也只能“给他人做嫁衣”。

同年,通过雅思直播班成就了自己个人品牌的郑仁强,开始了解到 YY 和 YY 教育。

郑仁强

郑仁强

郑仁强英语培训的经验十分丰富,而更重要的在于,他对在线教育与传统的线下教育相比较的优势有着清晰的判断。

在传统线下教育教了几年课,郑仁强发现自己的学生群体当中互联网化程度很高。“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群体已经完全互联网化了。他们只能接受互联网(模式)的教育,觉得这种方式最舒服,最有效,最节省时间。”

郑仁强认为线下教育的弊端太多,比如多达几十上百人的大班教学,讲师为了保持授课效率不允许问问题,然而这反而降低了学生的学习效率。郑仁强说,这种行为用教育行业的行话叫做“肉喇叭”。

而互联网是一个足够“直接”的地方,跟郑仁强熟或不熟的学生对他的建议和意见,都可以在直播留言评论当中直白露骨地表现出来。互联网也是一个“公平”的地方,“如果你教得好,学生是会用交钱和再交钱来支持你的。我的课很受欢迎,但是依然有骂我的人。这就是互联网的魅力,传统机构谁会出来说哪个老师不好?”

所以教育行业就应该积极拥抱互联网吗?郑仁强告诉PingWest,他的一位前辈教师在环球网校开了8个月的线上直播班,但每个月就只有20多个人。

正是这样的情况,让一些没能转变教学方式和教学心态的讲师,对于在线教育始终有一种无法亲近的态度。郑仁强接手开始开设直播班,第一个月有89个学生报名,第二个月涨到了近300人,之后学员数就开始了几何数级的增长。

不是所有的讲师都适合在线教学,但在教育这门生意里,应该先努力转变心态和方式的人是老师,不是学生。郑仁强用努力向周围人证明了互联网教育的潜力,也在互联网上证明了自己。

传统培训机构里,大部分讲师只能依靠机构的光环来维持生存,少有树立了个人品牌之后能够安稳地留在原地的,罗永浩可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在环球网校开直播班之后,郑仁强开始发现自己分不清学生来找自己上课,到底是因为环球雅思还是因为他自己。

接下来,加入当时最优秀的在线教育平台 YY ,只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过程。正如 YY“捧红”了邢帅一样,这个平台对于在视音频娱乐、游戏和各种领域教育方面想要成名的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让郑仁强无法抵抗。

2013年5月,对 YY 暗中进行了许久“考察”的郑仁强从环球雅思离职,并开设了 YY8640频道

YY 的时代

用户登录后,YY 会提供一个类似 QQ 的联系人界面,用户可以在这里选择自己常去的频道,或者输入频道号码进入指定的频道。

频道才是YY的产品主要形态。用户进入频道之后会出现在一个预设好的顶级频道中。接下来,用户可以根据顶级频道的公告,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美女控场”的指引,进入不同功能的子频道。

而 YY 教育和普通的 YY 语音直播频道有所不同。欢聚时代在开发 YY 教育平台的时候专门加入了便于学员了解讲师和科目信息的网页,整个选课和支付的感觉类似电商平台的导购和最终购买的流程。

YY 教育从正式诞生至今,一直备受业界关注。其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李学凌的一句狂言:“因为我们不懂教育,所以才敢说颠覆。”而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则指出 YY 免费转化付费的模式落后新东方二十年,新东方助理副总裁邓弘也认为,不懂教育的 YY 想凭技术颠覆一切是不太可能的事。

郑仁强不认为 YY 不懂教育,正相反,他对 YY 充满信心。他觉得,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群懂教育的人。从过去到现在,这样的人都从来不是做平台的人,而是做内容,掌握内容的人,或者至少是做过内容的人。有了好的内容,越来越熟悉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学员会开始习惯他在 YY 上的教育模式,就像邢帅的学员从 QQ 群开始习惯 YY,他自己的学员从新东方的线下转移到环球网校的线上一样。

郑仁强的内容,YY 教育的平台,这个组合看上去还挺合适。

李学凌发布微博欢迎郑仁强的加盟。2013年5月19日,YY8640频道第一堂课开讲。之后,一些在新东方和环球雅思的旧同事加入了郑仁强的团队。后来在按照学员人数和学费金额综合排名的 YY 教育首页上,YY8640 频道长期排名第一。

随着郑仁强的加盟,YY 教育的合作办班联合运营计划也逐渐启动。就连环球雅思都来到 YY 教育,在80139频道开班授课。

如果说邢帅创造了 YY 在线教育草根造星神话的话,那么郑仁强和他的小伙伴们就是被 YY 找来希望续写神话的人。

谋变

李学凌在网易总编职位的继任者李勇再度创业,用粉笔网的积累经验做出了猿题库——一款手机智能做题软件。猿题库目前已经拿到了2500万美元左右的风投融资,公司估值达到了1.25亿美元。

而在线教育的另一次轰动,可能来自于不少人在电梯框架广告中看到的景象:著名前篮球运动员姚明为真人外教学习平台 VIPABC 代言。阿里巴巴、淡马锡和启明创投对其注资了高达1亿美元。

今年2月,欢聚时代斥资近百万美元买下了100.com 的域名,将YY 平台上的教育业务独立推出了100教育的品牌。事实上,过去人们记得和讨论的“YY 教育”,已经变成了100教育旗下的一条业务线。

李学凌表示未来2、3年内将对在线教育业务投资10亿元。“颠覆新东方”的言论就出自当时。

就连新东方也不能放过机会,它已经开始布局和拥抱在线教育,与腾讯合资成立了在线教育公司。一件好玩(且毫无悬念)的事:几天前腾讯刚刚举办了一个教育年度盛典,新东方旗下的“新东方在线”获得了“中国最具竞争力在线教育品牌”的称号。

在线教育热火朝天的表面之下并非没有暗涌。著名连续创业者,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世纪佳缘的创始人龚海燕所创立的在线教育网站梯子网和那好网,上线没多久即双双崩盘。据投资界整理报道,从2013年开始110多个曾有一定知名度的在线教育项目中已经死掉了30多个。

创业项目和项目之间模式的高度近似,以及内容的严重不足,使得在线教育变成了巨头布局的金钱游戏,郑仁强团队和 YY 暧昧一年半之后的正式合体也不能免俗。据在线投资社交网站雪球报道的情况,100教育对于郑仁强团队给出了亿元人民币级别的估值,具体可能在 1.5-4 亿人民币之间,具体金额与后续业绩表现关联。

郑仁强变换了一个新的姿态,更深融入到了欢聚时代当中。他第二次创业的中途战绩:成为了100教育副总经理,直接负责教育业务的内容。100教育借并购的机会,将自己长时间积累的在线教育技术体系和郑仁强的教学经验整合了起来,共同成立了100网校。100教育的优势在于托福,而郑仁强的强项则是雅思。双方的组合让100网校在留学英语培训业务的内容实现了完整化。

可是,YY 又该怎样留住郑仁强呢?

PingWest 记者了解到,郑仁强正在带着100多名100网校专门的技术人员,开发下一代在线教育工具。因为,和当年的邢帅一样,郑仁强认为 YY 仍然不能满足教学当中的一些细微但重要的需求。

比如,郑仁强认为在线授课和在线做题两个功能可以被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学员做的第一道题、第二道题、第三道题和其他的所有题之间的顺序,是不是应该和数据有关系?做错了这一道题,能不能通过技术实现来告诉学员为什么做错了?

“我检讨了一下之前的问题,觉得我们的产品还是太单一了。现在,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和非常好的技术手段,去做到我们之前做不到的东西。”郑仁强对 PingWest 记者讲道。

过去两年中,郑仁强的很多精力都花在了考虑怎样用正确的方式在网络做教育上。而与此同时,大部分在线教育初创企业考虑的是怎样把教学内容放到网上,然后姜太公钓鱼。

郑仁强的理念,和YY 副总裁,100教育负责人刘豫军不谋而合。据 PingWest 了解,花了两年时间去接触 YY 的郑仁强,在今年9月开始才开始和100教育的并购洽谈。“在这之前,我们双方对心里面想要的东西已经很久、渴望很久了。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你想要的东西我能提供,你能提供的东西正是我想要的。”郑仁强如此描述和 100教育的并购洽谈。

郑仁强的内容(以及个人品牌),加上 YY 的平台技术,就像是在游戏里一个法术高手加上一个近战狂魔的组合一样——YY 很清楚这类游戏的玩法。这款新产品,可能就是 YY 对在线教育密谋的剧变。

这场郑仁强描述中还未来到的剧变,不由得让 PingWest 记者回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四中网校。彼时,用户们用 Modem 拨号上网,然后像玩游戏一样徜徉在网络中的北京四中校园里,奔波在不同的教室中获取并不算充裕的学习内容。

四中网校缺乏足够的资源维持,最终草草收场。而欢聚时代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身份不由得让人们再次提起了兴趣。郑仁强告诉 PingWest 记者:三个月后见分晓。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