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宇亲自开发的仙剑新手游,反倒跟仙剑一点也不像?

仙剑系列又双叒叕推出新手游了,不同的是,这次终于是大宇资讯旗下的上海软星“亲自”开发的。

《仙剑奇侠传》官方授权过的手游多得数不过来。从腾讯到搜狐,再到数字天空和奥尔资讯,大宇和大大小小的游戏公司们都有合作,推出过的手游涵盖了2D、3D、卡牌、社交、MMORGP(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等各个类型。

这些手游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被称为“官方手游”,但是都不是大宇自己开发的。

4月12日,仙剑系列最新手游《仙剑奇侠传幻璃镜》宣布开放安卓不限号公测,为期8天,可以充钱,但公测结束后会删档。这次大宇拿出来的终于是自己开发的仙剑系手游了,然而这款手游,怎么看都跟我们所熟悉的仙剑不太像。

长得不像的亲儿子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游戏剧情截图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游戏剧情截图

《幻璃镜》不像仙剑这件事,首先是从画风上看出来的。上面这张图是我亲手从《幻璃镜》游戏的剧情部分当中截图出来的,从图上看,《幻璃镜》的画风不仅不像是宣传中提到的“新国风”,反而很像日本动漫,或者说很像是新房昭之的风格。

此前的仙剑系列中画风也有所变化,比如仙剑三首次引入了3D化卡通画面,但大多都能被玩家接受。但《幻璃镜》手游画风差异之大,已经到了认不出这是中国游戏的程度。从画风上说这是仙剑系列的续作,恐怕是不太能说得通的。

剧情视频跟游戏画风不同的情况也是发生过的,那么游戏的主界面是什么样呢?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游戏界面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游戏界面

这个界面倒是能看出是中国游戏,但实在是像极了国产劣质页游。看到这样密密麻麻堆满了(氪金用的)图标的画面你会想到啥?耳畔是不是响起那个熟悉的广告:

时天下将乱未乱,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欲来的风雨唤醒了沉睡百年的僵尸中的极品、神秘莫测的僵尸王——将臣。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主角设定图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主角设定图

画风跟仙剑原有系列不同,那故事总归要有点联系吧?这么想你就错了。《幻璃镜》手游里不仅没怎么出现仙剑原有的人物(目前似乎只在一个副本出现了重楼),故事情节也跟仙剑系列不太搭得上边。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的主角檀霜、青槐和黛砚分别是猫妖、树妖和画妖,剧情围绕“生存”主题展开,讲述性格截然不同的三个妖怪在被困幻璃镜后,努力寻求生存和自由的故事。如果非要在这款游戏里找到和仙剑相关的元素,那么就是保持了神、魔、仙、妖、鬼、人的仙剑六界架构。

但这一次游戏发生地点在妖界,主角也全都是妖。幻璃镜是妖界中小小的一部分,不仅跟此前仙剑系列游戏发生的时间、空间没有关联,甚至与同一时空中的其它五界、同属妖界的其它地点都没有联系。如果用仙剑系列前作中的地点类比,幻璃镜就像是另一个锁妖塔,妖怪们被困其中,遵守其中的规则,跟世界的其它部分毫无瓜葛——后期剧情会不会发展到离开幻璃镜之后不好说,毕竟名字就叫幻璃镜。

这样看来,仙剑系列的手游不少,幻璃镜的质量先不说。但无论从人物、剧情还是画风看,《仙剑奇侠传幻璃镜》都是“最不像仙剑”的一款。

不妨来回忆下此前仙剑授权过的手游们。仙剑系列最早的“官方手游”是出品方台湾大宇资讯授权腾讯开发的一款2D卡牌类游戏,2009年就传出了公测的消息,直到2014年底才正式上线,名称就叫“仙剑奇侠传官方手游”。这款手游号称“仙剑唯一全系列正版授权手游”,卡牌人物覆盖了仙剑一到仙剑五、仙剑三外传和仙剑五前传的仙剑系列七部作品,游戏中对仙剑玩家熟悉的锁妖塔、神魔之井等地点也有所体现。

腾讯的仙剑卡牌手游上线后不久,大宇又授权中国手游(CMGE)开发了另一款仙剑卡牌手游:“新仙剑奇侠传3D重制版”。游戏以仙剑奇侠传一为原型,模式是卡片+养成+回合,副本当中还可以看到仙剑一的部分剧情。由于间隔时间不长,CMGE和腾讯两家开发的仙剑手游形成了竞争关系,CMGE于是在宣传时打出了口号:“要玩就玩新的”。

腾讯和CMGE开发的仙剑官方卡牌手游

腾讯和CMGE开发的仙剑官方卡牌手游

此后,大宇又授权搜狐畅游开发了即时策略型游戏“仙剑奇侠传五前传官方手游”、授权数字天空以及奥尔资讯开发了“仙剑客栈手游”。几度回炉重做之后上线的“仙剑奇侠传online”手游也是和腾讯出品,这次的类型是MMORGP。

大宇授权的几部仙剑手游虽然都是其他公司开发,但除了玩法不同,角色和剧情都跟仙剑原作能贴多紧贴多紧,宣传上也都打出“仙剑之父姚壮宪监制”“仙剑原班制作班底监督”等口号,生怕“籼米”(仙剑粉丝)们认为他们只是在消费仙剑的品牌价值。

和这些授权手游相比,大宇的“亲儿子”《幻璃镜》反倒不像是仙剑系列的游戏了,这究竟是开发团队的新思路,还是单纯的一次“事故”?

死而复生的分公司

细心的玩家可能会发现,《幻璃镜》的制作方又是“上海软星”了。没错,这是大宇资讯2015年重组上海软星后,上软推出的首部作品。时隔多年,开发《幻璃镜》的上海软星和几年前开发《仙剑奇侠传三》的上海软星,还是同样一家公司吗?

这就要从“仙剑”系列的开发权说起。《仙剑奇侠传一》1995年诞生于台湾大宇资讯,制作人是被籼米们称为“姚仙”的姚壮宪。2000年,台湾大宇在北京成立全资子公司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软星”),姚壮宪成了北京软星的负责人。

2001年,北京软星在上海浦东成立了分公司软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软星”)。跟姚壮宪一起从台湾去了北京的张毅君(笔名工长君)担任上海软星总经理,并被姚壮宪任命负责仙剑系列的开发。姚壮宪自己则在北京软星专心负责大富翁系列游戏的开发工作。

此后仙剑系列的开发权并没像姚壮宪设想的一样顺利交到上海软星手上。《仙剑奇侠传一》推出后,大宇公司内部对续作有两种设想。姚壮宪希望仙剑系列的第二部讲述完全不同的故事,仙剑一的另一位企划人谢崇辉(笔名阿夏,绰号“无责任企划”)则认为应当使用相同人物延续一代的故事。

大宇公司最终支持了谢崇辉的想法,将仙剑续作的开发工作交给了谢崇辉的狂徒制作群。姚壮宪和张毅君当时提交的方案就成了后来的仙剑三。但距离截止日期不到一年时,谢崇辉与狂徒制作群多名主创从大宇离职,大宇只好让姚壮宪临时回到台北收拾烂摊子,仓促开发的仙剑二也没有得到玩家们的认可。

仙剑四游戏里有个隐秘山洞,制作人员化身为水滴人在游戏里留下自己的感言

仙剑四游戏里有个隐秘山洞,制作人员化身为水滴人在游戏里留下自己的感言

此后,上海软星出品的《仙剑奇侠传三》为仙剑系列赢回了口碑,同时也顺利地拿到了仙剑系列的开发权。但好景不长,在开发了《仙剑奇侠传三》《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仙剑奇侠传四》《阿猫阿狗2》《汉朝与罗马》五款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阿猫阿狗大作战》之后,上海软星因为财务问题解散了开发团队。

虽然姚壮宪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大宇保留了上海软星的公司架构,仙剑四的营收所得也依然归在上海软星名下,人才的流失却是不可避免的。上海软星解散后,曾经担任北京软星企划总监、上海软星总经理的张毅君带领仙剑三、仙剑四开发团队的多位骨干成员成立了上海烛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品了与仙剑风格相似的《古剑奇谭》系列游戏。

此后仙剑系列续作的开发权又回归了北京软星,《仙剑奇侠传五》《仙剑奇侠传五前传》和《仙剑奇侠传六》都由北京软星开发。直到2015年,仙剑系列制作人之一张孝全(笔名笑犬)和幸昀、寸身言两位仙剑系列主创回归上海软星,姚壮宪于是特意发了微博表示欢迎:“回到起点,做好游戏,携手圆梦,以报仙迷。欢迎笑全、辛昀、寸大、和诸位新伙伴来重建上海软星。”同时他也表示,重新回归的上海软星,主要业务是做手游——而《幻璃镜》就是上海软星回归后的第一作。

虽说有经验的元老回归了几位,但昔日仙剑系列的主创人员大多依旧没有回来。况且上次解散的风波使大宇公司薪酬低、对员工苛刻的传闻在业内尽人皆知,要招到高水平游戏开发人员更是难上加难。隔壁的《古剑奇谭三》开发得轰轰烈烈,上软虽然也招兵买马重新开工,但早已不再是鼎盛时期的上软,画风和游戏风格上的改变,也就不足为奇了。

“仙剑情怀”还能消费几年?

现在的手机游戏玩家中,很大一部分都曾经和仙剑有所接触。80后和90后小时玩过(可能是盗版的)仙剑奇侠传游戏,00后又是看着仙剑奇侠传电视剧长起来的一代人。每个年龄段的消费者都曾经为仙剑系列中的爱情和牺牲感动,提及仙剑,人人最先想到的都是“情怀”二字。

如果能通过手游再次重温童年的回忆,看看曾经熟悉的故事,哪怕只是看到喜欢的角色又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对于玩家都可以算是一种安慰。有这样的情怀在,氪一点金也就不算是什么大事了。

获取大宇公司授权的游戏公司大概也都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们大量利用仙剑原有的角色和情节,努力标榜自己最接近原作,把游戏改编变成了一股大型模仿秀。但随着一部又一部“官方手游”推出,玩家们的情怀也开始逐渐被消磨。这样的模仿秀,还能继续玩几年呢?

或许就是这样的想法,让《幻璃镜》在众多仙剑手游中显得有些不一样。从提出仙剑二要开发新故事,到制作手游时选择与原系列无关的新故事、新人物,姚壮宪一直都在试图保持玩家的新鲜感,让大家能够一直玩下去。

姚壮宪的思路并非没有道理,全新的尝试也值得肯定。但在人力缺乏情况下,贸然尝试新画风、新故事的仙剑手游,也因此成为了画风杂糅、故事薄弱的“骗钱之作”。但如果重生的上海软星,和他们宣称是“创新国风 破解重生”的《仙剑奇侠传幻璃镜》都不能在《仙剑奇侠传六》口碑不佳的情况下让玩家们再对仙剑系列燃起希望,《仙剑》这个存在了22年的经典游戏系列还能如何收场呢?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