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沙龙】音乐,改变它的是互联网上的每一个人

你第一次接触与“互联网”有关的音乐是什么时候?或许大多数人的答案跟PingWest在互联网音乐主题沙龙上邀请到的嘉宾答案是一样的:mp3下载。没错,从那个时候开始,听音乐不再是电视、广播中试听,然后去到音像店买磁带、CD;做音乐也不再仅仅是被发掘、训练、录歌、宣传、出唱片。无论是获取、制作、形式还是模式,音乐也在随着互联网进行着变化。在PingWest的线下沙龙中,我们邀请了合拍音乐的创始人马龙、主导虾米音乐人科大讯飞互动音乐运营总监牛蔚以及POGO看演出创始人李志明,来分享讨论了现在的音乐应该怎么听、怎么做。

DSC_0495

获取音乐:从被动向主动,由喜好向情感

下载,是一种持续了很久的音乐获取方式,在国内兴起互联网的初期,很多人都开始了这种“免费、方便”的获取方式,而iTunes的出现让下载这种获取方式变得合理合法,用户至此发现,不再需要去到商店购买一张张的塑料制品,而是通过简单的点击购买就能将自己喜欢的音乐或者专辑。不过,这样的方式难以持续很久,二来同样的模式被很多厂商复制,却也没有获得成功。

DSC_0488

另外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带宽、网络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在线的方式获取音乐,例如国外的iTunes Radio、Pandora,国内的虾米、QQ、百度等都将在线收听当做了服务的重点项目。由此带来的用户选择方式的转变也随之而来-以歌手、专辑、风格作标签的搜索方式被以场景、概念、细节的搜索方式所代替,合拍音乐的创始人马龙在圆桌环节就谈到,由于歌手、创作者迭代速度的大幅加快,已经鲜有如“张学友”、“周杰伦”这样万众瞩目的巨星,听众也不再限于一两个明星的作品。而且,音乐对每一个人来说,在不同的时间需要的内容也不一样。获取音乐的方式已经从“你给什么我听什么”转变到“我需要什么平台就提供什么”。

DSC_0520

而从消费音乐的层面上来说,鉴于中国长久以来的音乐消费习惯,让用户为了单纯的音乐作品买单越来越不现实。虾米音乐的赵宗认为,音乐作品越来越像音乐人的名片,让听众认识他们的名片,在名片发放广泛之后,再寻求另外的商业模式。比如现在在虾米上的独立音乐人,已经有进行合作商品售卖、或者经营咖啡馆等方式来获取盈利的,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务正业,但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让听众认识、喜爱,与听众更加亲密更加接近,相当于一种变相的粉丝经济。而作为有着多年传统行业经验的POGO看演出的李志明也同意这样的看法,他说,通过买作品盈利在传统行业时代就很难,对于未来这种靠“情感”的粉丝经济才是用户获取音乐的动力与方式。

创造音乐:每个人都可以是一个“唱片公司”

相比起获取音乐,互联网对于创造音乐做出了更多的影响和改变,在沙龙上,赵宗和马龙所分享的内容都是来自于音乐人的角度。赵宗认为,从虾米音乐人来看,对比汪峰与好妹妹乐队的例子来看,互联网的模式拉近了音乐人与听众之间的距离,视频网站、社交网络平台让一个新晋音乐人很容易将作品与听众进行直接交流,而更灵活的推广方式(比如活动、综艺节目作品在平台首发等)让一个音乐人的成名周期缩短了不少。

除此之外,互联网也为每个人提供了更多的方式与机会,马龙在分享环节中提到,以前一位歌手要经过公司一系列的活动、策划、推广、制作才可以创造出“一张专辑”,而现在,众多依托于互联网平台的音乐人一年足以发行100首歌曲,这可能是以前一个歌手10年的成绩。因为无论是发放渠道,宣传方式,甚至是制作工具都在大大提高了制作效率的同时缩小了人员成本:比如用户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可以通过数码设备来代替乐器演奏-盲测很难发现其中的区别,可以通过服务提供平台、视频网站等发布自己的内容,同时可以达到快速迭代的目的。虽然比起传统音乐制作的方式来讲,这样的模式也许会降低普遍作品质量,但是相对来说,高质量作品也会在其中筛选出来。同时对于口味变换速度加快的用户来说,快速的迭代也更加符合他们的需求。换句话说,以往一个公司各司其职的工作人员正在逐渐被互联网代替了他们的工作,“一个人的唱片公司”并非不可能实现。

版权问题:总会越来越好的

任何的音乐服务,总离不开版权这个话题,有些人谈起版权咬牙切齿,也有些人避之不及。不能否认的一点是,虽然我们会条件反射的一般认为版权问题是中国用户习惯与法律法规等多重因素造成的,但是欧美市场的音乐版权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不过,如果你是一名行业人员,至少是“有标准”的行业人员,那么即使承认版权并非一两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也会从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入手,比如牛蔚就告诉PingWest,科大讯飞互动音乐的产品在开始之初就很重视音乐版权,因为只有一个“规矩”的音乐产品才能让用户认真的区创造内容。赵宗也表示,作为一个为音乐人提供服务的平台,虾米音乐人会将版权问题放在第一位。

比起他们,马龙则对版权问题更加乐观,他认为在音乐服务越来越集中在QQ、虾米、百度等巨头身上的情况下,哪里内容多,用户就去哪里,最后筛选至几个服务提供商的情况下,维权问题就变得简单多了-比起由城管查抄路边贩卖盗版CD的方式来说确实方便多了。

娱乐到社交,互联网音乐还有很多可能性

DSC_0497

如果广义来讲,用户通过服务满足自己对音乐的表现欲——科大讯飞互动音乐的K歌类应用不仅仅可以满足人唱歌的欲望,还有基于音乐的社交欲望;用户根据自己喜好加工再创作音乐工具;助眠、替身、改善精神状态的特殊音乐;基于音乐、现场、演出的社交和工具类应用都应该被归结为“互联网音乐”。这些应用与服务并没有改变音乐本身,而是利用互联网将音乐功能化,扩大化,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让音乐的创造者与获取者得到更多的可能性。

音乐改变生活,改变音乐的,应该是互联网上的每一个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