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丁磊、杨元庆同台聊创新,但他们更相信各自的成功方法论

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乌镇继续进行,今天下午的一场主题企业家代表集体采访上,马化腾、丁磊、雷军、杨元庆,以及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和刚刚卸任优酷土豆前 CEO,担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的古永锵坐在了一起,访谈主题是“创新驱动、造福人类”。

马化腾表现了难得的坦诚,他两次指出记者的问题“太官方”,甚至直接以此拒绝回答第二个问题。对于在风口上的人工智能,他表现得很冷静。他认为增长放缓的移动互联网也还有很多创业机会,而人工智能还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它是未来的方向,但不是现在。这点与前一天百度李彦宏的看法显得针锋相对。

在创新上,他坦诚腾讯曾经有过设立专门的“研发中心”这种“走弯路”的做法。现在,他坚持在产品用户体验的痛点一点点创新,坚决摒弃唯 KPI 而论,“不是领导要你交两个创新点。”

在谈到微信国际化时,马化腾同样坦诚,在美国的华人聚集区,微信可以在华人的带动下影响到美国用户,但是,“在外面的市场就完全不行”;同样,在东南亚市场,微信机会也很小。原因是在已经有 Facebook 和 LINE 的情况下,微信无法提供完全区别于它们的功能,“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网易的市值在过去一年内上涨了 100 多亿美元,丁磊无疑是得意的。他把市值暴涨的原因归结于利润的大幅增长,而游戏是网易利润增长的主因。说起创新,丁磊非常自豪网易在游戏管理上的创新,“我们的开发可以同时管理 50 个游戏。”

杨元庆是失意者,即使收购了摩托罗拉,联想在中国的手机份额已经跌出前五,以至于一位记者提问时,把联想说成是晚于小米、华为的“后来者”。昨晚很受关注的丁磊做东的晚宴上,华为、小米、联想、360 四家做手机的聚到了一起,杨元庆说大家达成了一致,“大家把目标瞄向全球市场,争取小米、华为、我们成为世界前三,然后再论谁是老大。”

杨元庆把模块化手机 Moto Z 和采用 Google 的 Tango 增强现实技术的联想 Phab2 Pro 视为自己的创新,这或许是最切题的,但是这两款手机能给联想的销量带来多大的改变,或许杨元庆自己也没底。

张一鸣接到的提问不多,在谈到国际化问题时,他重申今日头条会进行“Build + Buy”的策略,比如在有 20 多种语言的印度,今日头条没有直接进入,而是以收购当地最大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的方式布局。明年,北美和东南亚会是今日头条发展的重点地区。

回归“投资人”身份的古永锵轻松很多,他表示阿里文娱的重点将是 IP 和国际化。

总结来看,不管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创业新贵,他们都对“颠覆式创新”很谨慎,而更着眼于自己积累的、行之有效的成功方法论。当然,创新本来就不是易事,或许可以乐观地说,立志创新的创业公司,机会还是很大的?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为求精简,具体语句有改动,但原意不变。完整速记内容可点此处:企业家代表集体采访

记者:请问马化腾,百度李彦宏昨天说,从创业角度看,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个风口会是在人工智能方向,你怎么看,腾讯在这方面有没有布局?

马化腾: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已经过了几年,所以它的斜率已经放缓,但它的体量是很大的,上还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比如自行车,摩拜自行车这种互联网+自行车移动终端的模式就突然冒出来。

人工智能我更多理解是在云端的,所以刚才讲移动互联网很多是终端的变化,但我想终端变化和云端变化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不是有这边就没有另外一边。

的确,在云端怎么更智能、大数据绝对是一个大的风口,但是现在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间吗?我觉得还需要很多基础的,诸如算法的发展。

我觉得现在所有互联网公司都一定会结合自己的优势结合人工智能做一些探索,它也可以应用在各个领域,但就像不会说一家公司刚看到移动互联网方向,以后就能把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全部拿掉了,它还是分很多层次和层面的,我相信人工智能也是这样。

记者:我想问一下丁磊,你刚刚提幸福生活的根本是内容创新而不是手段创新,渠道创新,为什么?网易如何衡量内容创新的幸福感?

丁磊:举一个例子,内容有多重要。《泰坦尼克号》这个片子在卡梅隆 1998 年拍出来之前已经拍了六次了,同样的情节,通过新的创新的表述手法创造了新的票房记录,当然是因为用户满意他拍摄的内容。在让用户感到满意上,内容的创新至少占 80% 以上,渠道只是提高你的分发效率。

记者:我想问张一鸣,今日头条在印度投资了一款类似今日头条的资讯阅读软件,想请你谈一下今日头条的海外战略,以及你怎么看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

张一鸣:我们上个月在印度投资当地最大的移动信息平台公司 DailyHunt,因为印度是一个很复杂的市场,有20种语言,所以当地我们没有直接进入。今日头条国际化我们会采用两种方式,一个是自己构建,一个是投资并购的方式。

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公司,过去都说中国市场、中国公司,但我觉得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大部分科技类公司的趋势是全球化。中国公司之前更多是消费品出海,手机已经出海非常多了,但是互联网公司还是非常少的。但如果不走出去,中国毕竟只有全球人口的 1/5,你很难用 1/5 跟 4/5 竞争,这也是我们 2017 年最重要的战略,我们会在北美和东南亚有更大力度的投入。

记者:我想问古永锵,刚才讲到 VR、AR,那你在投资文娱生态这方面会具体关注哪些方面?另外对整个文娱创新的驱动会有哪些新的效应?

古永锵:一个是今天主题,创新,文娱方面,从大家怎么看内容怎么找内容,怎么跟内容之间互动,甚至是怎么用大数据、云去推算用户喜欢什么,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创新,这方面创新我是没有极限的。

另外是 IP,IP 真正到产权的级别时,一定要有足够的粉丝,有变现的能力以及有一定的影响力,有一定的门槛才成为IP。我们两年已经投了两三个项目,比如暴走,逻辑思维,也有一些创新性的 VR项目在美国,包括韩国的一些 PGC内容。

所以,第三战略是国际化。

记者:中央电视台记者。有一个问题请问马化腾先生,过去几十年间,腾讯已经展现出了非常突出的创新能力,创新的成果也惠及到最普通的老百姓,昨天的领先科技成果发布上,微信生态也占据了一席之地,那对腾讯这种已经拥有非常成功和成熟的产品线以及非常巨大的用户群的企业,你们还有没有创新的压力和动力?腾讯会怎样利用创新驱动来造福的人?

马化腾:这个问题比较官方啊,记者都是安排的是吧(笑)。

简短说一下,我们也走过弯路,过去搞一个研发中心,就专门让他们干创新,但最后发现干的都是重复性的产品工作。我更关注的还是要把为用户服务的意识灌输到每一个产品、设计包括运营的员工的心里。我们张小龙内部也说,不要掉入 KPI 的陷阱,不要为了KPI,或者领导说一定要有两个创新点,这个月一定要拿出来,多了还要留下来给明年,这样搞就完蛋了。一定是在快速服务用户的过程中,哪些点用户抱怨了,或者觉得不爽了,那就是你的一个创新的机会,而不是很烦燥或者很不喜欢,或者推诿说这个不是我的责任是那个部门的责任。大家都应该很兴奋,这个没准往往是一个有机会,别人想不到,就你较真,你认真钻进去才可以得到一个小创新点,很多点很多点汇集之后,你给用户的感觉就是你的服务好了,用户也不会觉得因为创新才选它的,他觉得服务好自然而然就用了,只是事后大家总结它是挺创新的。

记者:我想问丁磊,过去一年网易的市值大概增长了一百亿美元,你个人分析这背后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丁磊:不单单市值增加,我们利润也有显著的提升,市值是由利润反映出来的。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大概在 2009 年开始,我们就非常注重游戏管理的创新。我们从 2001 年开始做游戏,但是后来在管理过程中碰到一个瓶颈,就是怎么能够同时管比如 20 个游戏或者 50 个游戏,而且把它管好,我指的是开发工作。

我跟我的团队花很长时间去琢磨这件事情,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些方法,今天你看到网易花两年时间做了一个游戏叫做《阴阳师》,这个游戏在中国非常的火爆,完全是我们公司内部自己的创新。这个IP实际上是日本没有老的一个IP,但是我们在里面开发的过程中结合了很多创新的方式和方法。

我想网易创新不只是反应在一个游戏上,是整个公司都在思考怎么做出好的内容。我刚刚再回答前面问题的时候,说到内容是非常重要的。过去三年,大家会注意到,唱片工业里有一个现象,就是一张 CD 发行带动整个唱片工业销量的大增,包括瑞典的麻将工作室做了《我的世界》,看上去很马赛克的游戏,结果非常多的小朋友都很喜欢能够自己创造游戏的方法。

所以,我想在对我们管理来说,一方面要管理好很多的创新的机会,我也同意马化腾说的,怎么可能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故意设一个创新部门,那是很愚蠢的管理方法,肯定是创新要融入到每一个人的血液中,要通过创新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记者:我想问杨元庆,昨晚丁磊的饭局上,你们到底聊了什么?另外,在华为、小米面前,联想手机是比较新兴的一个力量,未来亮相手机会有什么样的战略和发展?

杨元庆:昨天晚上有五家做手机的厂商,包括华为、微软、小米、360,结果这一顿饭就变成了手机的专题,以至于后来不得不强制要求停止谈手机。大家谈到现在行业里面的一些问题,其实不光是手机,我觉得包括互联网社交媒体也有这种水军泛滥、互相黑的现象。

我们彼此之间都有过过节,但最后还是达成了一致,大家一致认为,我对互联网的净化我们是有责任的。其次我谈到中国市场大也不过是全球 30% 的市场,另外70%在海外,我们今天能够在中国使用的手段到海外去是不一定能够用的,甚至有些是非法的、违法的。

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目光瞄向全球的市场,当时谈这个话题的时候只剩下小米和华为了,我们说争取三家将来成为全球前三名,到那时候我们再比拼谁是第一、第二、第三。

你刚才把联想手机说成是新军,我很高兴你这样看我,新的总比旧的好,但实际上联想做手机的历史可能比刚才你所提到所有的名字都要早。

虽然我们在中国手机市场上有一段弯路,尤其从运营商主导市场到开放市场过渡的不好,但联想依然是全球智能手机的一个主力军,尤其是在我们收购了摩托罗拉业务之后,其实联想今天在海外的智能手机坦率的说做的比中国好,我们 90% 以上智能手机的业务来自于海外,大概是中国企业里面海外市场开拓最好的,尤其是在海外新兴市场。

回到创新的主题,联想在智能手机上面我们也在不断的做出创新,比如我们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增强现实的智能手机,基于谷歌的 Tango 的技术;另外我们的模块化手机 Moto Z到现在为止三个多月已经突破一百万台的销量,这个和 iPhone 当初发布的时候销量轨迹差不多,我们希望它能够颠覆这个行业。

记者:有一个问题一下张一鸣,大家非常关心今日头条在社会责任感上的规划以及现在都有哪些行为?

张一鸣:今天下午我跟王兴刚好在聊天谈到这个问题,说现在很多科技公司越来越大,公众的期望越来越高,公众希望你承担更多的责任,仅仅合法合规还不够。

我是这么理解的,首先你要把自己的标准要更高,比如做广告的,虽然医疗广告是合法合规的,但如果行业现状不好,容易出问题,你就应该主动放弃这块收入,像我们就不做医疗广告。第二是可以把你的核心能力延展到能够发挥公益效益的地方,我们发布了一个叫做头条寻人的产品功能,今年找到 500 个失踪的人。第三是把企业一部分利润捐到对公益有意的地方去。

记者:今天坐次非常有意思,中国互联网现在发展了30年,像在座的联想已经完成第一代创始人交接班,但是对腾讯、网易这样的公司,两位还奋战在第一线,有没有考虑过交接班的问题,在制度上或者组织上怎么思考的?

丁磊: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我才40多岁。其实交接班问题核心是授权的问题。我有很多年时间都在思考如何在我不参也的情况下也可以做的特别好。其实网易今天已经做出了一些成果,尤其是游戏部门,比如《阴阳师》这个非常成功的项目,其实我是根本不知道的。

马化腾:丁磊应该从创始人角度是孤家寡人,我们是 5 个创始人,中途也加入很多人才进来,比如 Mark、小龙都是按创始人的心态做。腾讯比各位公司有点优势,就是我们人才厚度还是比较厚的。对腾讯来说,交接班的压力并不明显,因为我们很早就开始双打,创始人没有部分退出的时候就在双打,这个历史反而形成一个优势,比较民主,不会一言堂。

记者:我想问一下马化腾,现在很多外国人也开始用微信了,我们也很希望中国企业能够走到国外,微信如何跟 Facebook 竞争?第二个,我想问一个尖锐的问题,腾讯一直推的众创空间,在 30 多个城市在推,湖南也有这样的众创空间,在帮助年轻人创业这块,有什么具体新的计划吗?

马化腾:重点讲第一个问题,第二个还是太官方了。

海外即时通讯市场其实很难占领,除非你有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才能受到年轻人的欢迎然后再挑战它,如果完全接近还是很难的。

但因为华人的关系,能带动很多周边的老外也用微信。去年习主席去西雅图访问,去了一个学校,4 万多个学生当中有 7000 个华人,这样的密度就影响了老师、校长都用微信,但是到市场上、社会上密度起不来就没有办法了。另外在东南亚,我们在马来西亚是第一,但其他市场因为有 LINE,这没办法,你比他们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