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糟糕,聪明的创业者为什么还不得不搬去硅谷?

silicon-valley-alley-2-625x473-c-2

Claus Moberg和他创立的Snowshoe仍然是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的明星。

2010年,他们还叫Snowshoe Food。现在在Crunchbase上搜索这个名字,还能找到相关页面。“在那几个月中,我们甚至还没搞明白自己要干什么,该怎么干,”他们那时的点子是通过做一个手机应用,帮助人们了解和探索食物与排碳量之间的关系。Claus说:“那个点子真是太糟糕了。”

但那会儿,他们都感觉不错。

麦迪逊市是一个大学城,著名的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就坐落于此。相较于威斯康星州的其他地方,在大学积极推动下,这里的创业公司已经比别的地方要多那么一些,但也只有大概不到30家。他们被当地的媒体评选上类似“本地/本州最值得关注的5家热门创业公司”榜单。甚至,陌生人都会主动邀请他去各种派对。人们不停地拍着他肩膀和别人介绍说,这个小伙子正在创业,超级酷的。

现在,他们在旧金山市区金融区的一个半地下联合工作空间租了两个位置。在这个偌大的湾区半岛上,他们只是上万个创业公司中的一员,没有明星光环。在要不要搬来旧金山湾区这件事上,Claus作为公司的带头人,纠结了许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直到不得不搬来的这个节点上,我们才下定决心。”

因为,硅谷太贵了。

根据福布斯报道,2013年加州阿瑟顿地区(Atherton)——一个位于红木城(Redwood City)和门罗公园(Menlo Park,即Facebook公司所在地)之间的、被认为最硅谷最中心地带的区域,每50户小家庭住房单元(Single-family house)买卖价格的中位数是667万美金。该地区邮编94027,是全美最贵地产区域的象征,4位福布斯4000亿美元富豪居住于此。前十名“最贵邮编号码”在2013年也全数被加州占尽。

Claus就住在上面提到的红木城。现在,他们三口之家住的那间公寓,租金是他原先在麦迪逊每月房贷的三倍。而他在麦迪逊时,是切实拥有那栋房子的产权的——1100平方英尺(102平米左右),两室一卫,有院子和两条大狗。

在麦迪逊,学校做了很多来帮助他们。在校实习生、免费的服务器、偌大的办公区域,但他们得不到对产品的反馈,没有潜在客户,当地也没有可以和硅谷匹敌的科技人才市场,更没有通向更广阔创业社区的、四通八达的人脉——相较于他们面临的问题,那些只是“小恩小惠”。

Claus说:“激励我们搬来这里最大原因是可以接触资本市场的人,而且我们的确看到了显著的变化。”但他说的,不仅仅是钱。Snowshoe在麦迪逊时,就成功筹到了100万美元。比起这里上万家创业公司争夺市场上的资金,麦迪逊甚至有投资人主动找到他们要给他们钱。但Claus说:“从帮助公司成长的角度来看,这些钱除了钱之外什么都不是,没有任何附加价值。”

2013年8月前,他每周飞来硅谷一次,与潜在客户和投资人见面。在见过20、30个风险投资人之后,他发现要说服这些硅谷的投资人非常得困难。每当他走进这些投资人的办公室,他都能感受到一层额外的隔阂。

“在旧金山湾区,如果你来自于威斯康辛,他们对你的疑虑是……怎么可能那么酷的东西不是来自于硅谷呢?它怎么可能是来自于威斯康星的?”Claus犹豫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出来,但我绝对可以感觉出来。他们真的太习惯于看到那些牛逼哄哄的公司都是来自于硅谷的了。”

如果你是硅谷之外的公司,你不符合定律。所以,本来就难以融入硅谷生态的外来公司,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顶级的投资人。而正是这些来自Google Ventures、a16z(Andreessen Horowitz)、Founder’s Fund等投资机构的合伙人,掌握着促成好点子、好产品成长为好公司的关键。

对于像Snowshoe一样的公司,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领悟到这些后,Claus每次飞到旧金山都会把行程排满,除了按照预定见客户和投资人之外,他会去参加各类会议、科技圈聚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其实是找各种借口飞来旧金山。在这里,我会诚恳地握每个和我交谈、听我展示公司点子的人的手。”

住在湾区的创业者已经习惯了这些,甚至它们本身,在外界看来就是这个科技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那些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或是斯坦福大学毕业出来的创始人,在硅谷地区有强大的校友网络。毕业于硅谷著名孵化器的公司,随时打个电话就能联系到Tim Draper,Dave McClure或者Paul Graham。科技圈那些动辄上亿的交易,多少都看在买卖公司双方创始人的情面上——同属于犹太裔,大学寝室串门的友谊,或是在公司创立之初给予过关键性的支持等。

“这并不是说,你谁也不认识你就不能成功。但,如果你谁也不认识并且想成功,你最应该做的事八成还是出去社交,去认识那些人。”Claus说:“我不了解别的文化,但这绝对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你认识谁——这很重要的。”

没有人在硅谷为一家来自威斯康星麦迪逊的公司背书。所以,他们决定去参加Techstar的加速器项目,这已经是硅谷对外来的公司开放的为数不多的捷径了。

Techstar此前接受过4家来自麦迪逊的初创公司。“要进入一个加速器,就要找所以之前从这个加速器毕业的创始人推荐你,这是进入任何加速器、孵化器的一个公开的秘密。我和4家公司每个创始人都聊了一下,拜托他们推荐我们。”Claus坦言说,Techstar也是他们——一家来自硅谷之外的公司可以有机会进入的顶级加速器项目,因为在硅谷一大堆公司排队等着进入500 Startups和YC。Techstar不想也无法和这两家争夺资源,更关注洛杉矶、芝加哥、博尔德(Boulder,位于科罗拉多)等地区。

在获得了“Techstar荣誉出品”的证明后,让投资人保持耐心到听完他们的产品展示,变得容易多了。可是,那种隔阂并没有完全消融。

逐渐形成的人际关系网络的确可以帮他们通往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硅谷大人物”,但他却没法和他们对上话。“本地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聚在一起聊足球,聊旧金山巨人队,我呆坐在那里插不上话。”Claus在Techstar位于旧金山的宣讲会被问到洛杉矶和旧金山的区别时这样说道。于是,他下定决心,卖了房子,说服老婆辞职,一起搬到了这里。

硅谷对于创业公司的吸引力还不止这些——如果作为创业公司,你体验过糟糕的银行服务,这里会让你惊喜。

Claus他们最初的银行账户设在麦迪逊,在他们搬来旧金山之后,麦迪逊的银行要求他作为开户人,回到在威斯康星的那家银行调用原始文件,进行注册地址更改。即便当时他们已经使用的是全国连锁银行在威斯康星州的分支机构,并没有什么改善。Claus说:“我给他们打电话说,这太不可理喻了。我现在人在旧金山,我绝不可能只是因为想更改个地址专门飞回威斯康星的。”

同样也是这家麦迪逊的银行,在他们公司进行第一轮融资时给了他们一段相当艰难的日子。这家全国连锁的银行曾扣留了一笔50,000美金的电汇资金长达10天。那是一笔来自于5位天使投资人的投资款项。银行告诉这家创业公司,“我们从来没见过一个账户无缘无故地就收到50000美金资金,我们得先检查一下是不是诈骗。”

Claus说:“他们就像对待面包房或是杂货店那种本地商户一样看待我们。如果一家杂货铺会收到高达50000美金的款项的话,那只可能是来自同一家银行的商业贷款。”对于像Snowshoe这样需要进行硬件打样的公司而言,长达10天的资扣留甚至可能造成资金链的断裂。

现在Snowshoe正在把自己的业务转到硅谷银行,原因也许一句话就能概括——银行的人告诉他们:“我们明白你们是创业公司,你们搬来搬去太正常不过了。我们能帮你搞定改地址这种小事。”

像是硅谷银行或是Square One,他们司空见惯客户账面上每天大笔钱的进进出出。硅谷银行负责创业公司关系管理的Lilly Huang说:“我们了解创业公司的不同现金流需求。他们有不同的产品周期。作为银行,你必须对此非常了解才能成为他们良好的支持伙伴。 ”

硅谷银行把客户分为三个阶段:早期公司(early-stage),成长期公司(grow-stage)和大企业(big corperation),而他们将早期公司的业务全都视为紧急业务。在接收到公司申请文件内的48-72小时,这家银行就可以帮助一家创业公司设立好账户。

律师也是这个创业生态系统中相当关键的一环。在这一环节中,合作双方对接的律师对创业这事儿的熟悉程度都会极大地左右结果。Snowshoe在威斯康辛时很幸运地找到了一家规模较小但专注于服务初创企业的律所。不过,在和当地的一些投资人的律师对接中,却常常遇到啼笑皆非的情况。

曾经,有个投资人主动找到Snowshoe想要投资,在等了几天收到对方律师拿来的合同之后,Snowshoe的律师摇头说:“这事情没法进行。”投资人的律师从全国风险投资协会的网站上下载了一份合同,非常细致地修订了一番之后,交给他们。但原始合同是针对那些已经在进行B轮融资的公司所制定的,这就像用全球500强企业的员工雇佣合同来聘请创业公司员工一样的荒谬。

这些随着硅谷创业生态圈形成后立刻跟上的各类服务,成了硅谷对创业者们隐形的吸引力。创业本身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每个创业者都有过想放弃的念头,至少在旧金山湾区这个地方,让他们沮丧、吓退他们的不会是繁琐的银行文书工作、报税流程或是法律合同条款。

现在,当Claus遇到了一个问题时,他可以通过一个邮件列表给当地的上千个创业者发咨询邮件。在短短一个下午,就可以收到70、80封回复。那些创业者会告诉他,“嘿,兄弟,我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也遇到过这个问题,我的解决方案是……如果需要帮忙,我介绍谁谁给你,他当时真是帮了大忙。”在他提到的那个邮件列表里,至少有300个CEO长期活跃于帮助别的公司解决一些自己也曾经遇到过的问题。

Claus决定也做些对“曾经的自己们”有帮助的事情。最近,他正忙活着在旧金山建立起Techstar的网络。有不少Techstar的公司毕业后就像他们一样搬来旧金山,在去年秋天前,这些公司只是单打独斗,彼此并没有任何的接触。在Claus的牵头下,这些创始人现在每个月会聚会一次。这些被Claus称为“兄弟姐妹”的人,愿意在这个小社群里为了另一家公司,给他们的朋友、投资人或是律所打电话。

“这里就像是给一个已经在飞驰的轮子加上更多的正向能量,”Claus这么形容在硅谷创业的感受。尽管此前在他们公司的博客上,Snowshoe的另一位创始人Jami Morton说,作为一个女性创始人和一家外来的公司,在这里始终不是主场(Home Run)。在硅谷创业更像是人为地去创造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来完成一些事情。

硅谷的房价依然还在不断被推高,280/101高速路上汽车拥堵越来越严重。有人开始谈论,这和2000年的“科技泡沫”破灭前惊人得相似:为了得到技术人才和风险资本,公司都想方设法搬到硅谷。

但资本从来不是这个世界的稀缺资源。对于选择忍受高物价搬来硅谷的人,资本市场是重要的原因,但有吸引力的绝不只是投资人口袋里的钱,而是钱背后带来的四通八达的社交网络、人才效应、经验教训。

“在创新的世界中,花费的多少通常并不是这些公司首要关注的。”Lilly Huang对PingWest说:“老实说,我真心地相信,公司有这个自由去选择任何他们喜欢的地方,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依然选择这里——旧金山湾区。在这里,他们可以容易地找到想找的人,他们到处飞行、回家都很方便,他们在这里轻易地就能发现人才和投资者。他们能在这里获得的优势远超过了他们的支出。”

而最终选择搬到这里的Claus说:“在这里,我要付给自己的工资得比在麦迪逊高三倍。这也许意味着,我们拿的资金正在以快三倍的速度被烧完。(如果没能在激烈竞争中活下去)也挺好的,如果我的点子不好,即使熬了三年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且,高昂的物价不正好说明了有多少科技公司在这里成功、这里有多有利于一家公司成功吗?”

在这里,人们也许不会轻易地拍着你的肩膀告诉别人“这小伙子在创业,真是酷”。但,一旦有人那么做了,比如某家公司的创始人向他们的投资人说,“嘿,你应该和那家公司聊聊,他们做的东西真的很酷。”如此简单的、一行不到的邮件能够带来的效用更有意义。比起麦迪逊、比起美国的别的地方,或是比起创业者们感到舒适的任何别的地方,在这,也许很少人会帮你,但是帮你的人一定很有价值。

在半个月前的Box开发者大会上,鉴于硅谷的高房价和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福布斯的记者向前PayPal著名的实习生、现在对冲基金的管理人Joe Lonsdale发问:“为什么旧金山的人现在对科技公司的所作所为如此愤怒? ”

Joe Lonsdale回答道,“科技,这是最有破坏力的东西。你看,硅谷正在变成世界的中心。未来十年这里将创造的财富,将会比过去十年所创造的更有吸引力。如果你变成了世界上最富裕的地方,这通常会让剩下的全世界都愤怒,不是吗?”

他随后解释说:“我们会变成世界的中心,是因为全世界最好的人都在这里,全世界最好的人都愿意来这里。是的,科技让生活更美好。我对此很乐观。”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