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机器人来填补空巢老人的寂寞

等你老了,护工可能是一只机器熊的世界会是怎样?

众所周知,日本多年以来的出生率极低,年轻劳动力逐年减少,饱受少子化、老龄化的困扰。换言之,老人越来越多,而照料老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怎办?日本公司想到的解决办法是,机器人。

从陪你逗乐的电子宠物狗,到扶你起床的机器大力熊,这都被一一研发出来,不信可看youtube的这个视频

rebot

这是由理化以及住友理工的科学家研发的实验性护理机器人ROBEAR,他能够辅助老人或病人从床上站起,或者将目标举起,帮助其从床转移到轮椅上来。(像这样的机器人别说放在日本,就算放到中国,也一定大有市场。怎么说,碰到老人摔倒,派ROBEAR去扶呀。有效杜绝讹诈现象,人间仿佛又充满了爱。)

基于发达的工业与科研实力,日本在机器人领域的研究向来走在世界前列,ROBEAR只是毫不稀奇的发明之一。

自70年代经济腾飞以来,船舶、汽车等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促使日本的工业机器人崛起。以《超时空要塞》、《机动战士高达》为代表的Robot题材作品,也深受日本广大中青年的喜爱。如今,市面流行的消费级机器人更是层出不穷。可以说,日本是一个机器人产业及文化高度繁荣的国度。

本田,除了是著名的汽车制造商,也是全球领先的机器人制造商,旗下的迷你机器人Asimo有丰富的学习能力,甚至能掌握演奏乐器等高级技巧。其竞争对手丰田公司,不久前对外界发布外观仿似星战里的R2-D2,能够疾走和弯腰捡东西的机器人,旨在帮助那些年老、生病或者坐在轮椅上的人们。不仅如此,丰田上月刚宣布,将投资十亿美金,在硅谷成立一家专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科研公司。为了将开车这件事,变得更加智能。

而说起智能、无人驾驶汽车,大家第一时间可能会想起Google的那部“迷你甲壳虫”。很少人知道,位于东京的机器人公司Robot Taxi也有一款无人驾驶汽车。他们还不声不响,在东京附近的藤泽市开展路面实测(成为自愿者的当地居民,会从家出发,沿主要道路被护送到3公里外的超市)。他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完成测试,然后把Robot Taxi投入使用。

位于日本长崎的Henn-na Hotel,奉行极致的自动化原则,没有人工服务,一切住房全凭电脑处理,前台居然还有只戴着礼宾帽的机器恐龙。

这些例子说明,从过去到未来,日本人的生活处处离不开机器人。一些日本人连解决基本需求,也离不开机器人(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请自觉举手)。

在VICE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员指出,日本未来20年,高达50%的就业岗位可被机器人所取代。(这个数字,英国是35%,美国是47%)当然,富有创造力、同情心以及抽象思维的工作,是机器永运无法取得人类的。

就像抽象派会将印象派的暮色沉沉看成是理所当然,社会主义会将资本主义看成必然被推翻的罪恶,新事物的诞生总是伴随着颠覆或否定过去。《黑客帝国》、《机械姬》等电影的反思不是没有道理:机器人的普及,已是可预见的未来,可人们真的准备好去迎接它们吗?

得益于科技的推动,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在最近两百年内得以爆炸性增长。对机器人的依赖,便是推崇科技的结果。这无所谓好或坏,科技是文明的催化剂,它满足我们直接的功利需求(提高工作效率、解决生产问题),却容易让人忽略真正需要关心的问题,如定期给老妈打电话。

回到具体的场景,ROBEAR或许能为空巢老人提供基本照料,使老人得以方便活动。人与人的交互需求是无法被机器所取代,它只能按指令行事,不懂得嘘寒问暖,也很难随机应变,自然是无法填补老人心中的“寂寞空虚冷”。

你可能会说,万一机器人有了AI呢?那我们讨论的就不是机器人,而是如何面对新生命的问题了。

订阅更多文章